另眼看 | 老舍捧逗哏说相声 也要“反三俗”

2019-03-07 14:21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如果您是个相声迷,自然熟悉那些传统相声《八扇屏》《黄鹤楼》《卖估衣》……同样的语言结构,经过不同风格的演员表演呈现不用的风味。

普通观众把听相声当做娱乐消遣,那创作者和表演者则要脑洞大开进行创新,才会有舞台上历久弥新的“笑”果。否则观众以为是在看“重播”,肯定不买账。这种艺术形式由来已久,总有其因势而为的道理。

西汉的东方朔学识渊博,谈吐幽默。有不少学者认为“东方朔”早期创作的“参军戏”就是相声的雏形。因他号“曼倩”,过去有人称相声是“曼倩艺术”,相声的起源由此追溯到西汉时期。

有些相声演员团体会在后台桌上供着“祖师爷”照片或牌位,而相声界公认的祖师爷是朱绍文。中国近代艺人,相声创始人,艺名“穷不怕”。祖籍浙江绍兴,世居北京,艺术活动主要在清同治、光绪年间。与醋溺膏、韩麻子、盆秃子、田瘸子、丑孙子、鼻嗡子、常傻子等七位艺人称为第一波“天桥八大怪”。

JPEG
老舍(图片来自互联网)

在不同时代,相声满足的群体层次不尽相同,说相声的代表人物也就处于不同的地位,拥有不同的身份,从官位太中大夫的东方朔,到天桥撂地的“穷不怕”朱绍文,他们都以滑稽多智把这门技艺传承下去。还有一位文学家也助推了相声的发展,那就是老舍。

抗战期间,老舍曾经尝试着创作了相声《中秋月饼》。老舍说,“费了不少的力气,我只写成了一段,而且是很坏的一段。”可见创作相声也是需要摸索规律的,起码得有舞台经验,知道观众的“笑点”在哪。

后来,老舍还经常亲自登台表演相声。20世纪五、六十年代,老舍又创作了10余段相声,也在相声的发展和继承方面发表了不少见解,他认为“一篇好的相声就是一篇好的文学”。在《作诗》中,“远看城墙锯锯齿,近看城墙齿锯锯;要把城墙掉个个,上头不锯底下锯”,画面感油然而生。老舍以此讽刺了空洞无物的诗歌创作风气,这个相声有两个版本分别是刘宝瑞、郭全宝两位先生和赵振铎、赵世忠两位先生演绎的,也有了不同的效果。

老舍对于传统的相声段子也十分熟悉,抗战后他还与梁实秋上台说相声老段子《新洪羊洞》《一家六口》。两个文学家上台说相声,就相当于今天的莫言和贾平凹捧逗哏吧。梁实秋曾回忆,老舍对相声特别有研究。在北平长大的,谁没有听过焦德海、草上飞?但是能把相声全本大套的背诵下来,则并非易事。

老舍认为,旧相声段子缺欠的不是资料,而是思想的方向。“解放前通行的相声段子,有许多打趣逗哏的滑稽,语言很庸俗,内容很空洞,只图招人一笑,没有多少教育意义和文艺味道。解放后新编的段子就不同了,它在语言上有了含蓄,在思想上多少尽到了讽刺的责任,使人听了要发笑,也要去反省。”打老舍那会儿就开始“反三俗”了。

在文学史上,老舍以京味语言叙写老北京普通市民的生活。在相声创作中,老舍也以熟悉北京生活与语言的特长,使创作的相声段子在含蓄生动中洋溢着幽默与诙谐。不过智者见智,在不同时期艺术承担不同的功能,扮演不同的角色。1950年1月,在老舍等人的促进下,孙玉奎、侯宝林等人建立北京相声改进小组,使相声同行能够进行作品和表演经验的交流。当年,从某种角度来说相声也是一种宣教工具,老舍对于新时期相声的改革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老舍相声《八九十枝花》(节选)

乙:我舅舅当初就在天桥变过戏法!

甲:我不知道他老人家的这段儿历史!

乙:我舅舅最信阴阳五行,金木水火土!

甲:他信他的,我没干涉他!

乙:夫五行者,见于《尚书》,分行四时,各有其德!《左传》有云:天生五材。五材者金木水火土也。天有五星:金星、木星、水星、火星、土星。神仙会五遁:金遁、木遁、水遁、火遁、土遁。天子有五德:少昊以金德,伏羲以木德,颛顼以水德,尧以火德,黄帝以土德。人有五常:仁义礼智信。五常者五行也。上下五千载,天地人三才,都有阴阳五行,你什么东西,敢说没有?

甲:怎见得我说没有呢?

乙:你看你那个劲儿呀!(故作轻佻地说)一二三四五,(我就)金木水火土,戏法要变成,还得(那么)抓把土!贫嘴恶舌,嬉皮笑脸,分明是否定五行,攻击我舅舅!

载1961年《曲艺》第六期

责任编辑:纪敬(QC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