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春节档电影:狭路求胜,涤故纳新

2019-02-15 07:50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2019春节档电影:狭路求胜,涤故纳新

2019年的春节档被称作是近年来的“最强春节档”。即便《情圣2》《日不落酒店》等影片因各种原因临时缺席,今年春节仍旧有《疯狂的外星人》《飞驰人生》《流浪地球》《新喜剧之王》《廉政风云》《神探蒲松龄》《熊出没·原始时代》《小猪佩奇过大年》8部电影同时上映。这些影片类型各异,IP价值和演员阵容都不容小觑,兼之中国电影市场在票房体量和银幕数量两个维度的持续增长态势,故而亦不乏声音预测这个春节档的总票房将突破60亿元甚至可能达到70亿元。

然而实际的情况并不如想象中那么乐观。今年年初一(2月5日)至年初六(2月10日)6日的全国总票房58.3亿,与去年同时段的57.7亿相较涨幅不大,只能算是“原地踏步”;再考虑到今年平均票价的升高,观影人次较去年春节档实际呈下降趋势。单日票房上,除了大年初一全国票房14.4亿创造了新的单日纪录外,其他几日均表现平平,还有大半日期较去年有所下滑。于是,我们似乎也品味出了“最强春节档”的另外一重涵义——最“拥挤”的春节档:在大盘整体规模停步不前的情况下,却有更多的竞品进入市场来分切蛋糕,狭路相逢,想要得胜更加艰难。

新生代

春节档一向不缺少大腕儿。今年,这一档期的常客周星驰带着《新喜剧之王》又一次卷土而来。电影脱胎于周星驰1999年的作品《喜剧之王》,讲述了“女版尹天仇”如梦从路人甲一步步实现演员梦的故事。特有的无厘头幽默中带着对小人物生活的关注,又有对经典旧作的怀念致敬,《新喜剧之王》基本做到了故事完整且有笑有泪有感动,可算是一部水准之上的周氏喜剧。但仅凭导演周星驰的光环和对老版《喜剧之王》的情结并不足以赢得人心,观众在这个春节档里显然偏爱更年轻、更具锐气的作品。今年春节票房三甲均出自新生代导演之手。其中一马当先的便是《流浪地球》的导演郭帆(此前他仅有《李献计历险记》和《同桌的你》两部差强人意的作品)。此片不仅足以让郭帆一战成名,对于中国电影中科幻电影类型的开拓也极具意义,这一点将在下一部分中再述。

春节档票房亚军的《疯狂的外星人》,来自于素有新生代“鬼才导演”之誉的宁浩。此片将宇宙中两种文明生物对话的宏大科幻题材,与导演以往“疯狂的”系列最擅长的对小人物故事的喜剧性反讽相结合,小中见大、中西合璧,密集热闹的笑料也很贴合春节档追求合家欢的市场氛围,是科幻与喜剧结合的一次有益尝试。而票房排名第三的《飞驰人生》,则是导演韩寒对自己所热爱的赛车与电影的初心回归。无论《后会无期》还是《乘风破浪》,其实在韩寒的电影中一直少不了赛车元素的存在,《飞驰人生》更是直接将镜头对准了赛车拉力赛——在保持自身“寒式冷幽默”风格的同时,返璞归真,不刻意强调对立冲突、不刻意制造反转笑点,而是始终认认真真、原原本本地围绕着剧情核心,讲述赛车手张驰复出过程中的坎坷和辛酸。结局更是反高潮地以貌似开放实则悲剧的方式收尾,燃情之中带着一丝悲壮,既证明了韩寒导演风格的进一步成熟,又完成了一次个人的超越。

相比于守成的老牌明星大导,新生代导演们更开放、更锐意、更新巧的创作构思已经逐渐占据电影市场的主流,成为中国电影的新鲜血液和未来中坚。

新类型

《流浪地球》的出现,当属今年春节档最大的惊喜,且它的意义远超出春节档票房冠军的头衔。作为填补类型空白的作品,“国产科幻”约等于烂片标签的历史,在《流浪地球》之后将画上句号。《流浪地球》是一部将工业化的制作放在首要位置的作品。电影里没有炙手可热的顶级流量明星,取而代之的是恢宏震撼的视觉效果和基本自洽的故事情节。虽然相较刘慈欣原著小说更宏大冷峻的宇宙观还略显稚嫩,但细节丰富、精益求精的特效奇观,很大程度上弥补了这一短板。难能可贵的是,整部作品中不但能窥见经典科幻电影的影子,亦具有显著的本土特点。

相比热诚投入不计回报的《流浪地球》,单纯寄望套用以往成功经验的类型片,在这个春节档里先后折戟沉沙。《神探蒲松龄》是过往几年春节档曾经一度流行的标准的特效大片,注重美轮美奂的视觉呈现,可剧情的逻辑架构漏洞频出,杂糅的多条线索索然无味,其票房成绩甚至不如发挥稳定的动画电影《熊出没·原始时代》。而比《神探蒲松龄》更早遭到淘汰的则是讲述香港廉政公署查办香烟走私大案的《廉政风云》。作为类型特质已经较为成熟的香港警匪片,《廉政风云》的整体质量其实不算差。之所以会在春节档中率先“阵亡”,除了影片后半部分的故事展开过于复杂且缺少爆点,更关键的因素也许在于片方大意地认为既是与《无双》类型相近,《廉政风云》便有机会复制《无双》的成功路径。可实际上两部影片各有各的节奏和调性,春节档与十一档的市场格局也殊为不同,大盘虽整体走高,竞品的实力却也更强大,若另择一时段上映,《廉政风云》未必不会有更好的票房表现。

新IP

谁都没想到,贡献了年度第一个事件性营销案例的,竟是电影《小猪佩奇过大年》的宣传短片《啥是佩奇》。《啥是佩奇》一出即在社交媒体上成功出圈,引发了一些本不是电影目标受众的群体的广泛关注。不过,《小猪佩奇过大年》在前期收获的声势却在电影公映后消失殆尽。究其原因,或许是片方在市场层面太过聪明,却忽视了作品本体的真诚性。《小猪佩奇过大年》以真人电影嵌套动画为表现形式,虽然真人表演部分融入了一个家庭祖孙三代人一起过年的剧情,但却没有像其宣传片《啥是佩奇》那样,真正抓住春节这一特殊节日能够引发观众共鸣的情感价值所在,动画的部分也是简单的取用,与真人剧情部分的关联不够紧密。

《熊出没·原始时代》倒是延续系列以往稳扎稳打的风格,力图在电视动画剧集既定的对立冲突中加入新的人物、矛盾和情节要素。尽管仍旧难免有些低幼,但至少故事相对完整、言之有物,动画技术也在进步。《熊出没·原始时代》完胜《小猪佩奇过大年》也再次证明,仅有一个好的IP,并不足以成为票房的有力保证。IP价值基础上的不断探索与创新,才是长立于竞争激烈的春节档期的基本前提。

新隐忧

颇多惊喜与意外的同时,2019年的春节电影市场也暴露出不少行业隐忧。由于有8部作品同期竞争,影厅少于8个的影院都无法做到每部影片单独安排一个影厅放映,兼之春节档几部电影各有优势、没有十足的烂片,因此影院经理如何排片也成了春节档电影决一胜负的关键因素之一。必争之地定埋有重利,于是某些监管不力的影院疑似出现了索要高额“排场费”以换取电影场次的潜规则。《新喜剧之王》上映前发行方申请停止涉及76家影院多达527个影厅密钥的举动,或就与此相关。春节档分秒必争,停密钥对片方和影院都不利,《新喜剧之王》此举颇有些壮士断腕的无奈。

市场乱象以外,盗版的猖獗也为这个春节档期蒙上了一层阴影。从初一开始,就有春节档电影的盗版资源在网络上流传;及至初三,票房前四名的影片资源全部出现。更令人发指的是,今年流出的盗版资源疑似盗取拷贝的高清资源。仅以《流浪地球》为例,盗版资源的播放量已经超过2000万次,以40元一张票的金额核算,即便减去一半的重复观看,也相当于单部电影凭空蒸发了4亿元票房,这还是保守估计。更不用说其他没有列入统计的影片的整体损失,及其对春节档总票房和整个电影行业的巨大打击。

直观看起来,高票价恐是催生盗版的一大原因。较诸去年,今年春节档的平均票价高出近6元,达到45元,好一点的三四线城市影院,甚至出现有票价高达近百元的情况。春节档期多为家庭观影、朋友结伴观影,一个三口之家一场电影的花费可能超过200元,如果是三代一齐观影则可能逼近400元。高票价产生的结果是,虽然春节档观影的选择很多,但观众最终可能被高票价拦住,只会权衡后选择其中一部观看,更甚者也有可能一部都不看。

再深究,盗版和高价票的表象下更加值得思考的,或许还有观众对春节观影行为价值评估的改变。春节从最冷清的档期一跃成为最热闹的档期,实际也不过是近十几年才开始出现的现象。电影曾经是稀缺品,看电影还算是一种带有仪式感的行为,是春节中不太多的消遣方式之一,所以早年那些重特效弱情节的“视效大片”还有生存空间。可随着行业不断发展,电影产品日益丰富,全国银幕数已超过6万块,观众的观影习惯逐渐形成、观影品位和要求日益提高,春节档的准入门槛和预期评价自然也随之调高,如果达不到相应的标准,观影便不再是必须的选择。再进一步说,如果有朝一日经济或技术迎来又一次飞跃,看电影不再是主流的娱乐行为之时,今时今日如火如荼的春节档期是否还能够存续尚是未知数。

新愿景

在电影仍然占据着大众娱乐生活重要地位的今天,当务之急还是要立足电影本体,优化市场环境,让整个行业拥有更多好的作品,也有更好的氛围去运转得更健康、更可持续。好的作品是否仍旧需要扎堆挤在春节,才能获取好的市场条件?或者说,春节档以外是否很难形成好的市场条件,抑或我们是否把所有好的作品都供给给了春节档而此外几无珠玉?尤需要业内费心思量。

或许我们可以开个不大不小的脑洞,期待另一种全新的愿景,即,有一日,在全年的各个档期节点,电影行业都能输出与之匹配得宜的优质作品,观众也可以用合理的价格通过正当途径观看到这些影片,大众观影的频次以及票房在全年的分布都趋向均匀。那时的春节档将只是一个相对重要、但绝不再是重要到与十一档并列为唯二能急剧拉动票房的档期。也许,那是中国电影更好的春天。

责任编辑:纪敬(QC0003)  作者:阿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