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验室考古:引入新技术 墓葬“露真容”

2019-01-24 08:45 中国文化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大墓内的随葬品

1月17日,在河南省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考古实验室内,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史家珍带领考古人员,再次查看洛阳西汉大墓的保护状况,并与考古人员讨论对其开展实验室考古的可行方案。这座等级高、出土文物丰富、某些发现填补中原考古空白的墓葬,在20多天前,被整体搬迁至室内实验室,有待更加科学、精细的发掘使其“显露真容”。

填补中原考古发现空白

2018年5月,为配合洛阳都利置业有限公司保利大都会(西区)建设项目,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对项目所在地进行了考古发掘。通过系统勘探调查显示,该区域共有古代墓葬300余座,其中汉代墓葬200余座。

在这些墓葬中,最让考古队员惊喜的,是在考古工地北部发现的一座西汉空心砖券大墓。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员潘付生介绍,大墓由墓道、主墓室、侧室、廊道、耳室、坠室组成,主墓室保存较好,目前清理出一具墓主人骨架,葬式为仰身直肢葬,墓道与主墓室之间用墓门隔开,墓门由4块空心砖竖立排列,两边用特制的带直角凹槽的空心砖作为门框。“大墓总面积约210平方米,规模之大在以往洛阳地区的西汉考古中很少发现,而且墓葬的形制独特,在同时期考古中也很少见。”潘付生说。

潘付生表示,该墓葬出土遗物数量多、种类丰富、级别高。主墓室前部出土的彩绘铜大雁灯在河南属于首次发现;耳室内发现的青铜大盘,其器型在洛阳同时期西汉墓葬中也属首次发现;耳室内出土的一件青铜壶内还保存有近3500毫升液体,考古人员推测这些液体极有可能为西汉时期的美酒;坠室内发现的两件青铜手炉形制大小一致,皆由炉体、炉盖、托盘3部分组成,在以往西汉考古中没有发现。“主墓室棺内随葬了大量玉器,包括玉璧、玉圭、玉玦、玉衣片、龙形玉饰、玉板等。这些玉器材质好、数量多、纹饰精美,为研究西汉时期贵族墓葬的葬玉文化提供了非常重要的实物资料。墓主人头部由3块大玉璧、铜镜、玉饰组成的器物很可能是古代的一种葬器‘温明’,填补了中原考古发现的空白。”潘付生说。

整体搬迁技术复杂

为了更好保护和发掘主墓室,在组织专家进行多次论证之后,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决定对主墓室实施整体搬迁,待搬到实验室后进行科学保护和清理。“我们根据墓葬现状制定了详细的搬迁方案。保证墓葬的完整性,不能开裂、移位、变形,同时确保施工中文物安全无损,是此次搬迁最重要的原则。”负责墓葬整体搬迁工作的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工作人员赵俊卷表示。

赵俊卷介绍,大墓所处的位置地质复杂,墓葬底部为细沙土层,比较松软,在搬迁过程中可能会坍塌。为此,工作人员采取了措施,在墓室东侧扩展了3.5米,南、北、西侧各扩展2米,棺木周围向下深挖了80厘米,搬迁的工作场地得到扩大。

在保障墓葬安全的基础上,考古人员对发掘暴露出来的文物四周坑洼部分用筛过的细土回填,然后把经过消毒的柔软棉布覆盖在器物上面,再用筛过的细土回填平整。3次细土回填之后,用木板将其完整覆盖。“这种操作保证了文物安全,也便于到实验室开展清理工作,回填的细土用刷子轻轻扫去即可。”赵俊卷表示。

制作箱体是主墓室整体搬迁工作的第三步。赵俊卷介绍,在主墓室四周拉上线绳确保其方正,按照墓室外围尺寸,用木板将其围堵起来,之后在木板外围用钢材焊接制作框架,形成保护箱体。全面加固之后,在箱体四周和木板之间填满聚氨酯发泡材料,再在空隙处把筛过的细土填进去,就形成一个完整坚固的箱体。

主墓室“打包”之后,考古人员从墓葬底部插入多根钢管,形成非常坚固的底托,然后把主墓室完全置于底托上。把四周重新加固一遍后,再安装吊柱、加上绳索,便可起吊。“整体加固包装的箱体总长4.1米、宽2.8米、高1.3米,重16吨。通过100吨的吊车把箱体抬升20厘米,与土层完全分离后放置在板车上固定,运送到实验室,主墓室的现场搬迁工作顺利结束。”赵俊卷说。

用科技手段进行精细发掘令人期待

史家珍表示,田野考古发掘非常容易受到天气状况、发掘条件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任何一种不良因素都可能导致遗址仓促发掘,资料收集粗疏,许多细微的遗迹被忽略甚至舍弃。“开展实验室考古的最大优势是可以人为控制考古环境,更精细地完成发掘清理工作,同时也可以利用现代科技手段提取更多更完整的有效考古信息,对墓葬本体及文物保护更加有利。”史家珍说。

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商周研究室主任薛方表示,目前实验室考古前期准备工作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当中。原来考古实验室面积近400平方米,如此大的空间不利于温湿度控制,因此在大墓整体搬进实验室后,工作人员将对考古实验室进行改造升级,使其更适合墓葬考古工作的开展。“我们还要增加一批温度、湿度控制硬件设备以及墓葬清理需要的设备,比如延时摄影设备、扫描仪等。此外,主墓室的实验室考古还注重多学科参与,与北京科技大学、西北大学等进行合作,对墓葬进行更加科学和细致的发掘,以期能提取更多的墓葬遗存信息。”薛方说。

墓葬整体搬迁后,利用先进技术手段考古不可或缺。工作人员透露,比如,主墓室为重棺,目前发现一名疑似女性的墓主人,另外一半还未打开,是否有男主人遗骸尚不确定。随着考古工作的进一步开展,还会出土哪些珍贵文物?在下一步的实验室精细发掘中,洛阳西汉大墓主墓室的神秘面纱将进一步揭开。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  作者:李佳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