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京城 | 珠市口:道不尽的胡同故事 看不够的戏园折子

2019-01-16 16:21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wwzjy2019011601

珠市口东大街路标。千龙网记者 张嘉玉摄

“猪”年将至,猪年邮票、金猪福字、小猪剪纸开始涌现装点人们的生活。

一些老北京的胡同和街道曾经以“猪”命名,只是随着雅化和改名渐渐被人们淡忘。朱苇箔胡同由于短小弯曲曾被形象地叫做“猪尾巴胡同”。东四西大街由于过去猪店林立被称为“猪市大街”。珠市口并非拥有珠光宝气的商场,原是一条“猪市口大街”,因猪市贸易得名。由于清朝皇帝出巡途经这里气味难闻,才下旨搬走了猪市。

wwzjy2019011604

珠市口西大街的德寿堂药店。千龙网记者 张嘉玉摄

老字号云集的“金十字”

珠市口地处前门外,毗邻前门大栅栏,清朝时期是外城热闹的“金十字”。作家肖复兴在《北京珠市口:中轴线上的“金十字”》中,曾经将前门与珠市口形容成礼帽和帽檐儿,“一些有钱却在前门找不到地盘的商家,一些缺钱想找便宜一些地方的商家,便把目光投射到这里。前门如果像是一顶大礼帽,珠市口就是那帽檐儿。”

如今,珠市口依然老字号云集,以晋阳饭庄、丰泽园、东方饭店等最为出名。丰泽园创办于1930年,是老北京“八大楼”之一新丰楼“堂头”栾学堂在同德银号经理姚泽圣资助下创建的。东方饭店建于1918年,是中国最早的饭店之一,梅兰芳、陈独秀、鲁迅、巴金、老舍、林语堂等都曾在此下榻。晋阳饭庄自1959年开业,堪称“京城晋味第一家”,最负盛名的是五滋汤和香酥鸭。

珠市口西大街还坐落着一座德寿堂药店,是目前北京唯一完整保留店堂历史原貌的老字号中药店,门前长幅砖雕“本堂采办川广云贵地道生熟药材精洁饮片、遵古炮制丸散膏丹零整批发”,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德寿堂以康氏牛黄解毒丸享誉京城。

珠市口基督教堂始建于晚清末年,也已历尽百年沧桑。

wwzjy2019011602

珠市口基督教堂。千龙网记者 张嘉玉摄

逐渐褪色的剧场风云

老北京,统治者为了防止内城旗民沉迷丧志,戏园子都是建在外城。当时剧场集中在前门地区,珠市口也建立了不少戏园戏楼,甚至珠市口还成为了一道雅俗的分界线,区分“道儿北”的大戏楼与“道儿南的”撂地演出和落子馆。

清末,西珠市口路北建造了一座文明茶园,清代不允许女人入园听戏,文明茶园却是首座允许女宾看戏的茶园,连戏台抱柱的对联也是宣传爱国维新、倡导文明。后改名华北戏院,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座剧场就渐渐消失了。

1912年,随着新式剧院的涌现,杨小楼联合名旦姚佩秋、商人殿阆仙在珠市口大街路北筹建第一舞台,并于1914年开业。区别于清式旧茶园里的听戏,第一舞台给观众带来的是更加现代化的观感体验,并配备了聚光照明的设备。四大名旦、四大须生都曾登台献艺。第一舞台存在二十余年,最终在1937年因建筑起火烧毁了。

1922年,珠市口大街路南建立了第一家有售票处,开始对外预售戏票的新式剧院——开明戏院。京剧名伶梅兰芳、杨小楼、孟小冬等都曾在这里演出。开明戏院也是“道儿南”天桥艺人的一座跳板,是登上上层舞台的标志。侯宝林、白玉霜等都是从天桥登开明而声名大噪。开明戏院后改建为珠市口电影院,后拆除不存。随着这些建筑的消逝,珠市口的戏剧记忆也渐渐地褪色了。

wwzjy2019011605

纪晓岚故居。千龙网记者 张嘉玉摄

科班富连成造就“科里红”

老字号晋阳饭庄还以纪晓岚故居而闻名。纪晓岚故居凭票参观,可以参观故居装潢的大厅、书房等,还有一些书籍和文创产品在此售卖。

故居最有意趣的恐怕还是门前的紫藤萝,为纪晓岚亲手所植。纪晓岚曾在《阅微草堂笔记》描述其盛放时节:“其荫覆院,其蔓旁引,紫云垂地,香气袭人。”

这处纪晓岚故居还曾是戏曲科班富连成的旧址。富连成创办于1904年,位于珠市口西大街241号。富连成是京剧史上历史最长、规模最大、造就人才最多的京剧科班,走出马连良、筱翠花、谭富英、裘盛戎、叶盛兰、谭元寿等京剧名家。

当时,很多观众捧场来看富连成的没有出科的学生演出,陈喜兴、侯喜瑞、雷喜福、马连良、谭富英、裘盛戎、叶盛兰都是还未毕业已率先“科里红”。44年来,富连成培养了“喜”“连”“富”“盛”“世”“元”“韵”科的学生,1948年第八科庆字辈学生刚刚入科,即告停办。

wwzjy2019011603

陕西巷52号院曾为小凤仙所在云吉班旧址。千龙网记者 张嘉玉摄

陕西巷里的云吉班

珠市口西大街德寿堂药店向北,是一道狭长的胡同陕西巷。陕西巷全长近400米,当年四大徽班进京的四喜班最初就是住在这里。孔元福、白云生等十余位京剧演员都曾寓居于此。这条陕西巷还是有名的“八大胡同”花街柳巷。

八大胡同包括百顺胡同、胭脂胡同、韩家胡同、陕西巷、石头胡同、棕树斜街、朱家胡同、小力胡同。当时的“红灯区”不仅仅局限在这八条胡同,但这八大胡同名气更为响亮,甚至官员也流连于此。

沿着陕西巷穿行,扑面而来的是胡同居民生活浓厚的烟火气息,曾经小凤仙所在的云吉班旧址52号院,也成为了一处寻常院落,不见往日的影子。

小凤仙与蔡锷的故事已经成为了舞台上的爱情传奇,“侠妓”小凤仙助蔡锷将军离京回滇、率兵讨袁,为人津津乐道。不过这一历史事件的回忆众说纷纭,真正帮助蔡锷逃脱的恐怕不是小凤仙,这不过是为了洗脱袁世凯怀疑的一道“障眼法”。

胡同里的是说不完的故事,戏园里有看不够的折子,一草一木是道不尽的过往,这些历史风云欲说还休,等待着人们去发现。(张嘉玉/文)

责任编辑:闫莉青  作者:张嘉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