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妖推出自传体小说 怀念北漂文青生活

2019-01-08 07:56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时代再喧闹,也无法遮蔽蓬勃心跳

“年轻时来到北京——绿妖《世界尽头是北京》签售会”1月6日在西西弗书店蓝色港湾店举行,作家绿妖和她的好友们一起,谈起了曾经的北漂岁月,而她们的经历如同很多人生活的样本一样,因此引发了现场读者共鸣。

《世界尽头是北京》是绿妖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前后花费五年时间写成,讲述一群异乡人的北京故事,或者说是“一代文青成长/北漂史”。有的从小镇来到北京,经过一番打拼进入时尚圈;有的浪迹已久,终于在京城找到自己的位置,跻身金牌编剧之列。他们的故事实际上蕴含着作者深刻的自我生命体验,其中有参透,有愤怒,有怜悯,有谅解。小说讲述的外省青年离开家乡以后的故事也可看作是当下中国、时代的一个缩影。绿妖好友、编剧柏邦妮说,这本小说是在写北京,但是没有一个人物是生于北京。这些异乡人,他们改变了样貌、口音,改变了习俗和人际,但是却改变不了故乡。每个人的头顶都悬浮着一个故乡,在这座光鲜亮丽的大城上方,悬浮着无数个县城、农村、荒废的工业老城,无数个“一眼就能看到未来”的地方。

绿妖说,自己刚来北京的时候人很内向,字也写得很小,后来才在人多的场合慢慢放开,字也越写越大。“北京是个更能找到同类的地方,我对这个城市感情特别深,从来没有想过真正离开这个城市。”对于绿妖来说,北京的胡同、北京的银杏道都对她有特别的吸引力。

绿妖回忆说,她来到北京后,逐渐有了现实压力,她曾经一度放弃了文学,直到2006年在状态低迷的情况下,又重拾写作,曾经一度关闭的频道也瞬间打开。关于这部《世界尽头是北京》,她说,自己写的是十几年前的北京,但那个时候的生活方式、价值观、物价与现在相比,都发生了很大变化。她自嘲说,那个时候出租车有1.2元起步的夏利,也有1.6元起步的富康,每次打车看见富康,手就无耻地放下,“那个时候和现在不同,人们不羞于让别人知道自己的局促。”

对于绿妖的这部作品,作家张悦然评价说,绿妖写出了年轻人一头扎入都市,对自我成就的渴望,对精致物质的向往,对美好爱情的贪恋。重要的是,她笔下的主人公并未被这一切所驯服,她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遵循自己的法则。她认为,这本具有自传性的小说,收存着绿妖的“初心”,她曾经历的也是无数年轻都市女性正在经历的,纵使时代再喧闹,也无法遮蔽那些小兽的蓬勃心跳。

责任编辑:纪敬(QC0003)  作者:路艳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