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字号荣宝斋如何把昆剧唱出新味道

2018-12-14 08:58 北京商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一场“百戏之祖”昆曲与京城“百年老店”荣宝斋的邂逅,引发了剧迷的关注。日前,由北方昆曲剧院与荣宝斋联合出品的昆剧《荣宝斋》在天桥艺术中心首次亮相。对于创排方来说,以昆曲形式演绎近现代题材、人物,讲述北京往事,是一次具有创造性的探索。北曲腔调的舒朗劲切,新老搭配的演员阵容,都给观众耳目一新的感受。对于荣宝斋来说,昆曲化的荣宝斋故事,是当下语境中活化老字号宣传的新尝试。

剧情再现旧艺传承

早在2008年,由北京电视台和北京松雷文化传媒公司出品的《百年荣宝斋》就曾以电视剧的形式讲述过荣宝斋品牌的发展。荣宝斋前身“松竹斋”,始建于清康熙十一年1672年。经过300余年的发展,现已成为一家综合性文化企业,拥有“木版水印”和“装裱修复”两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技艺。

12月10日首映的昆剧《荣宝斋》就以一项非遗技艺的传承为切口,讲述了清朝末年荣宝斋掌柜殷杰为保护国宝,在挖掘重兴木版水印技术过程中所经历的坎坷多艰的故事。全剧以殷杰与吴婉秋的爱情故事为主脉,再现了国运盛衰与个体命运、文化荣辱的关联。

故事发生在八国联军攻占北京,琉璃厂惨遭劫掠的历史时刻。众店家在枪声中争相逃亡,荣宝斋掌柜殷杰携下人守护老店,凭机智支走了石捕头领来的洋兵。虽然身处羸弱的晚清,但殷杰依旧期盼为未来的安然盛世“藏珍”,决意重兴几近失传的木版水印绝技。然而事情却并非一帆风顺。太监刘公公将趁乱窃得的宫中字画带来兜售,殷杰迫于其威无奈收购,却遭到人暗中觊觎,布局谋阵之下殷杰锒铛入狱。殷杰有位义妹叫吴婉秋,二人情投意合。刘公公却荒唐地有意与婉秋“成家”。为了拯救殷杰与陷入绝境的荣宝斋,吴婉秋忍痛含悲向刘公公求助,与殷杰诀别。殷杰得知实情,痛不欲生。十余年后,大清朝轰然崩溃,木版水印技术却在洪流之中重兴成功,荣宝斋生生不息。

新阵容诠释新题材

跌宕起伏的剧情中,如何在昆曲的舞台上演绎具有浓郁京城特色的荣宝斋,是剧目创排的一大难点。

北方昆曲剧院院长杨凤一面对媒体时表示,“以近现代题材为素材,创作昆曲新剧目是剧院在昆曲传承与创新中的坚守。《荣宝斋》力求在昆曲特有的语境中,较为贴切地讲好荣宝斋的历史故事,在昆曲化与生活化的碰撞中寻求探索”。

处理近现代题材方面,是北昆剧院自带的基因。据《荣宝斋》总导演凌金玉介绍,近年来,北昆创排了《飞夺泸定桥》、《陶然情》等剧目,在近现代戏创作上一直处于全国昆曲院团的前列。

曾在多部近现代剧目中担纲主演的北昆国家一级演员杨帆携手北昆闺门旦翘楚朱冰贞分别饰演剧中的殷杰和吴婉秋。谈及演员阵容,北昆相关负责人表示,主创名单中囊括众多戏剧界名家,并有年轻、新鲜的血液注入其中。在前期筹备中,主创人员与剧组演职人员,曾多次到荣宝斋实地参观采风。多元的演员组合,深入的体验,旨在呈现“别样韵味”的昆剧。

北曲演绎京味儿故事

演出结束后,有观众表示:“昆曲我只听过《牡丹亭》。印象中都是唯美的记忆,咿咿呀呀吴侬软语,缠绵婉转。今天这几折听下来,算是颠覆了我对昆曲的印象,原来昆曲也有跌宕豪爽,也有铿锵玫瑰。”

在视听艺术性上,将浓郁的京城特色与昆曲的唯美婉转有机结合,也成为昆剧《荣宝斋》的一大亮点。昆曲素有南北之分,相较于以绵长见长的南昆来说,作为北方唯一的专业昆曲艺术表演团体北昆剧院,则有着豪放而不乏细腻的艺术风格。

据了解,《荣宝斋》唱腔全部选用昆曲中的北曲,旋律激越、舒朗。在音乐创作上注重人物性格情绪的细腻传递,兼具传统与创新,满足了当今戏曲观众的听觉审美需求。演员们在角色塑造上,深入探讨人物的精神世界,为观众呈现了“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创新表达。

十年时间,荣宝斋从2008年的银屏故事走上新的昆曲舞台。在荣宝斋党委书记朱涛看来,这都是宣传路数的活化:“在新的时期,我们要通过各种形式、渠道宣传荣宝斋,使荣宝斋这块传统的金字招牌更光更亮。荣宝斋故事首次搬上舞台,昆剧《荣宝斋》就是一次有益的尝试,也是一次积极的创新。”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  作者:卢扬 胡晓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