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家话剧院“78级”再聚首 人虽老但对话剧挚爱如初

2018-12-04 09:28 中国文化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怎么就40年了,太快了,我脑子里至今还是他们年少时的样子。”近日,北京中国国家话剧院西区第一排练厅里,80多岁的朱奇一进门,就被好几个冲上来的人抱住,耳边不断回荡着一句话,“老师,真想您!”虽然重逢的场景也曾预想了好多遍,但现实中这一刻来得有些突然,朱奇有些恍惚,好一会儿才定住神,把学生们好好认一认。40年前,他们都是20岁出头的小伙子、小姑娘,如今大部分已经退休,当年一块教学的同事很多已离世。朱奇一时难以把已经白头的学生和他们年少时的青涩联系到一起。

国话“78级”学员班是随着改革开放一起成长起来的,再聚首,教师代表朱奇、游本昌、黄小立与到场的24位学员代表深情回顾40年来中国戏剧事业取得的成就,并展望新时代的发展之路。

做人学艺

40年前的教诲至今受用

中国国家话剧院是由两个久负盛名的剧院——中国青年艺术剧院和中央实验话剧院于2001年合并组建而成。其中,中国青年艺术剧院的前身是1941年在延安成立的延安青年艺术剧院;中央实验话剧院成立于1956年,首任院长是中国话剧事业奠基人之一、戏剧家和教育家欧阳予倩。“78级”学员班学员是改革开放后,1978年两家剧院分别首次招收的学生,廖京生、张英、李羚、韩童生、盖克等活跃在舞台和银幕上的演员都是“78级”学员班的学生。

“当时的话剧舞台青黄不接,起初看不出学员班的作用,经过40年洗礼,才看清它在中国话剧史上的位置。同学们有的成为剧院管理者,有的是舞台上的顶梁柱,还有的成为实力派影视演员。这证明当时我们的教学方法是正确、科学的,成立学员班是有意义的。”游本昌说。82岁的黄小立表示:“再到剧院都是回忆,回忆起同大家在小平房排练场的朝夕相处。40年来,我亲眼见证了国话的发展,看到同学们从小角色到大角色,到有成就的艺术家,这都是他们各自努力的结果。”

韩童生以“三个致谢”致敬剧院、老师和同学们。他回忆起上课时的艰苦,每个学生拿8块砖分立两边,中间搭块木板做板凳,老师则用一把坏了的折叠椅,时刻摇摇欲坠。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老师们毫无保留地把戏剧表演的经验和理论传授给他们,至今仍然受用。后来进入剧组,韩童生还保留着年轻时的习惯,准时到场、坚持自己化装,良好的台词功底也让他比一般演员有优势。“很多年轻人对此不理解,但在我看来舞台就是圣殿,不容亵渎。正是那段时间的学习,奠定了我作为演员的基础。”韩童生说。

李羚满含热泪地总结自己40年来的成长。她自豪地说:“我始终没给国话丢人,无论在哪儿都发扬了国话的传统。在拍摄电视剧《宋庆龄和她的姐妹们》时,我拒绝配音,因为我是话剧演员,台词是我在剧院学到的本事。”

随时待命,退休不退岗

“不论国话需要我们做什么,随时待命!”学员们的这句话既是宣言也是行动口号,虽然他们中大部分已经退休,但从未退岗。

2015年,为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由田沁鑫编剧、导演的话剧《生死场》重排演出,韩童生、张英、谢琳等“78级”学员班学员踊跃参演,体现了作为国话一分子的文化担当。

“我心中这颗为中国话剧事业去奉献、奋斗的种子还在成长。”杜振清说,退休后他一直坚守国话舞台,陪伴着舞台剧《战马》走过了293场演出。他对国话将党支部建在剧组的做法表示赞赏:“国话的传承不能丢,只有这样,剧院才能蒸蒸日上。”陈强已经成为年轻演员口中的“前辈”,最忙的一年他在舞台上演了7部戏。他语重心长地告诫年青一代:“剧院的品质在于演员,要思考怎么把人物演得更有光彩、更符合生活、更能打动观众。”

定居日本的凌庆成在前一晚有演出的情况下仍然从日本赶回来参加这次聚会。2017年,凌庆成在东京成立东京话剧艺术协会并担任会长,协会成立后第一件事就是把话剧《雷雨》搬上日本舞台。凌庆成表示,他离开话剧舞台已有29年,但对话剧的挚爱如初。成立一年的东京话剧艺术协会目前已有百余名会员,他希望将来能有更多热情有为的年轻人加入进来,使协会成为中日文化爱好者相识相知、进行深度交流的平台。

寄语青年一代勇攀艺术高峰

“记住!你们演的是人物角色,而不是自己,要抛开自我,一切为了创作!”当天的聚会不仅是久别重逢,更是一次有教育意义的人生课堂。面对新一辈国话人,“78级”学员班学员语重心长地告诫他们要珍惜现在的条件,把握好机会,把国话精神发扬光大。

“国话创排的艺术精品启发了年轻戏剧人,老一辈艺术家的精湛表演深深镌刻在我们心里,如何传承他们爱国奋斗的优良作风,在新时代努力前行,勇攀创作高峰,是我们的使命和责任。”国话编剧袁丹璐说。“我与在座的部分老师有过合作,不断被前辈们吃苦耐劳、无私奉献的精神所感染。我们要虚心学习,将国话的优良传统发扬光大。”国话舞台监督谢可说。

作为“78级”学员班年龄最小的学员,中国国家话剧院院长周予援与剧院的渊源颇深,他曾先后在中央实验话剧院和国话工作25年,在中国儿童艺术剧院担任院长10年后,于2013年回到国话任职至今。“未来,国话在队伍建设、人才培养和剧目创作上还需要继续探索。现在,我们每部戏都会有几位老同志和青年演员一起表演,实现人才培养的传帮带。”周予援透露,“明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国话正在酝酿创排一部重点剧目,希望老同学们继续发挥退休不退岗的精神,为国话的艺术创作和发展提供良策,为国家话剧事业的繁荣作出积极贡献。”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  作者:李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