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磨七年 “我们的荆轲”已自在悠游

2018-11-30 09:32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千龙网讯 充满思辨与幽默的台词,极具东方审美的舞台表现,话剧《我们的荆轲》在北京人艺的古装戏中独具一格,也是莫言的大剧场处女作。11月29日起,《我们的荆轲》再度上演,观众可以跟着舞台上的大侠寻找台下的自己。

69
11月29日,由莫言编剧、北京人艺院长任鸣导演的话剧《我们的荆轲》再次登上首都剧场舞台。(北京人艺供图 李春光摄)

《我们的荆轲》是导演任鸣对于东方戏剧美学的一次探索,也是莫言对于历史人物的个性化解读,从形式到内涵,都是对传统历史剧目的一次创新。在莫言笔下,曾经的英雄与大侠也成了“会犯错误的普通人”。这让已经对“荆轲刺秦”这一故事了然于心的观众有了不小的惊喜。看似是古装戏,却有着现代精神的内核。正如编剧莫言所说,“这部戏里,其实没有一个坏人。这部戏里的人,其实都是生活在我们身边的人,或者就是我们自己。”

2013年,王斑凭借剧中荆轲一角,成为了中国戏剧梅花奖得主,如今,经过几年的不断打磨,他对于角色的诠释与理解又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从表现人物到掌控人物。”王斑在舞台上做到了张弛有度,收放自如。“这是一个要劲儿的戏。”王斑说。古装戏的大量修饰词语很考验演员的台词功力,同时又要求有外部的形体支撑,文武双管齐下,才能表达出中国古典的美。打磨了七年,王斑希望自己在舞台上能够自在悠游。“这个戏当中有很多不可说的东西,需要演员和观众去慢慢品。”

70
11月29日,由莫言编剧、北京人艺院长任鸣导演的话剧《我们的荆轲》再次登上首都剧场舞台。(北京人艺供图 李春光摄)

在围绕在荆轲身边的人之中,燕姬这一角色可谓是作者的神来之笔,如同镜子般的她映照出了荆轲的美好与丑陋,真实与虚伪。 “这个角色让我放不下。”扮演燕姬的李小萌说。去年首度出演这一角色的她,在演出结束后的一周里,仍然沉浸在角色之中,以至于每天晚上还在家里默词。等到了今年演出,她一边排着《名优之死》一边排着《我们的荆轲》,那边唱念做打天天都在下功夫,这边舞台上要挑起这样充满内在张力的角色,她不仅没有压力感,反而感受到了创作的兴奋。

据悉,本轮演出将持续至12月8日。

责任编辑:纪敬(QC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