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宝藏》是怎样做到“曲高和众”的

2018-11-30 08:52 解放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不久前,央视大型文博探索节目《国家宝藏》制片人、总导演于蕾来到“造就”演讲,讲述了这档“爆款”综艺节目背后的文化追求。

历史是一串激动人心的故事

普通观众在看到一件文物时下意识的反应是什么?几年前,马未都先生问过我这个问题,我当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他告诉我,普通人一般会问三个问题:“这是真的还是假的?”“多少钱啊?”“怎么不是我的呢?”

当然这是一个玩笑。但是它也许从一个侧面,解释了之前一些文博类节目之所以能够获得成功的原因——从收藏层面,展现文物的真假与贵贱。

而《国家宝藏》是一档什么样的节目呢?它是一档关于历史文化的节目。

历史是什么?历史是一串激动人心的故事,我们试图把中华民族的历史用故事的方式轻松地呈现出来,讲给大家听。我们的出发点是想告诉观众,我们所有的文物都蕴含着祖先的血脉、祖先的价值观、祖先的审美。

我们这个节目的主题是围绕博物馆和博物馆里的文物,但是这些内容,从来都不是综艺节目的选材。选择这个主题,意味着你不用担心文物的真假,否则它也不会被摆进博物馆;你不用考虑其价值,它永远不可能被出售;而且,不管值多少钱,它也都不可能是你的,而是我们中国人民的共同财富。那么既然如此,观众为什么要看这档节目呢?大家为什么会觉得你讲的这个事跟自己有关系呢?我们到底要讲什么?我们怎样才能激发起大家对文物文化历史价值的强烈兴趣?

为了这个全新的节目,我们用了两年半时间去探索,就像取经一样,是一个万难之旅。

一开始,我们并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不知道要干的这件事情到底对不对、会不会有结果。所以,我请教了非常多的人。我们找了冯骥才先生这样的文化大家,找了巫鸿先生这样的国际艺术史界的泰斗,还问了国际上专门研发节目模式的同行,还找了王晓鹰这样的话剧界大导演,一起来讨论节目不同的呈现方式。

然而,没人能给我们一个完整的答案。

但是,大家都不约而同地给了我们一个反馈、一个信念——这件事是对的。

这非常重要,因为我们之前吃不准。现在,我们有了坚持下去的信心。

把神坛上的东西拉到身边

很多同行觉得,博物馆虽然很有意思,但把博物馆变成节目会不会很无趣?

于是我们反复思考:这究竟是我们的问题,还是博物馆的问题?是不是因为我们没能找到一个最好的表达方式?没能以有趣的方式把它蕴含的文化历史价值呈现给观众?

我们在节目的表达上希望它更能贴近当下,要接地气,把大家觉得在神坛上的东西拉到身边。

《国家宝藏》应该是一个充满现代感的节目,虽然话题古老,但可以力求从各个角度让它和时代接轨。比如舞美效果,我们之前也想过是不是要加斗拱、柱子、石狮子等中国元素,但是兜了一大圈之后,呈现的是一个视觉上很现代的空间,简单到只有方、圆、大屏。当我们把文物的前世今生等内容植入这个空间时,竟然发现毫无违和感。原来,一个具有现代感的空间,也可以有如此的中国范儿。

《国家宝藏》还应该是一个有趣的节目,特别是在国宝“前世传奇”的演绎部分。其实所有参与这个节目的嘉宾最初都曾有过担心,比如梁家辉、段奕宏,他们担心自己一个演员,去讲文物这个完全陌生未知的话题,会不会讲不好?会不会影响自己的形象?我们解释说,明星嘉宾的作用,是带着观众的眼睛走进一个之前他们毫无了解、也没什么兴趣的领域,能让那些对文博、对历史毫不在意的人也走进博物馆,爱上我们的历史和文化。对于明星嘉宾来说,这是一个公众人物正向价值的最大化。

我们是用以史鉴今的方式,把祖先最灿烂的东西呈现给大家,让大家知道中国人过去创造的辉煌,然后知道未来我们还要创造什么样的文化和文明。

国宝才是真正的主角

刘涛是第一个答应担任嘉宾的明星,她兴致勃勃地就来了,结果在录制当天,她的经纪人给我打电话说:你快到化妆间去看一下刘涛吧,她已经紧张得不行了。

她为什么紧张?因为她得穿上商代王后的服装,背一段祭祀大词。这段台词不仅长,而且字还很生僻,一般人能认全字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刘涛的紧张,来自于她对国宝的敬畏。其实她最后演得非常好,她自己也非常满意,高兴地在台上唱歌,她觉得能与“妇好”鸮尊同台结合,是三生有幸的缘分。

黄渤是我们努力了3个月才凑上了档期。看到国宝皿方罍之后,他被震撼了,所以顺理成章地来当了“国宝守护人”。

到录制前世传奇的时候,他给我发微信,半开玩笑地说自己非常害怕。问他为什么,他说自己从没演过古装戏,因为他觉得自己扮古装不好看。我向黄渤郑重承诺,一定会把他打造得非常帅气。最后的舞台效果非常成功,我们上上下下所有人,包括观众,都觉得黄渤的古装扮相很好看。

这一期播出后,“国宝皿方罍”这五个字冲上了微博热搜榜的前三名。这说明我们所有的努力、嘉宾们所有的呈现,都是为国宝服务的,最后深植到观众内心的,是国宝荡气回肠的故事,国宝才是真正的主角。

解答“我们是谁”的核心问题

我特别想讲一讲大克鼎的故事。

上海博物馆大克鼎的今生故事讲述人,是克鼎的捐赠者潘达于先生的长孙潘裕翼先生。他是用长孙的口吻来讲述奶奶守鼎护鼎的故事。

在节目播完的那天晚上,潘先生给我发了这样一段微信:“于导,其实在一开始接受你们的邀请时我是很担忧的,因为我奶奶和克鼎的故事已经被无数人讲过无数遍,我很担心这锅冷饭很难被炒热。但是今晚节目播完之后,这个故事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克鼎也从没这么热过,我和我老伴代表潘氏家族感谢你们!奶奶和克鼎的故事,我们潘家人还要一代一代地讲下去。”

很多嘉宾也有同样的感受。我们曾经邀请台北故宫博物院的原指导委员、书画鉴定大家傅申先生作为节目嘉宾。他专程从台北飞过来参加第十集的录制。他的夫人陆蓉之后来告诉我们,为什么他们会那么痛快地答应这件事情,因为他们在台北、洛杉矶时,有很多华人朋友跟他们谈起《国家宝藏》,都觉得这个节目特别适合傅申先生,所以他们一接到邀请,就直接飞了过来。陆女士说,老爷子其实已经被确诊患了阿尔茨海默病,但他还是选择站在这个舞台上。

老爷子最后站在舞台上,举起双手的大拇指,说:“我们是中国人,21世纪是中国的世纪。”我相信现场所有的人都激情满怀。他用四个字称赞这个节目:“曲高和众”。

我觉得当一个节目能够有如此核裂变式的影响时,肯定不是主观的原因,而是由天时、地利、人和共同带来的。天时之一,就是这个节目解答了人类存在的核心问题:我们这个民族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要到哪里去?到底什么才是中国?我们所有的文物,讲述的所有故事,都是中华文明发展到今天的见证,是我们中国人的性格维度,是我们所有的审美、价值观、生活方式。

让知识快乐地传播

为了这个节目,我们经历了非常复杂的历程。外拍、现场录制、和博物馆之间的磨合,特别繁复。

前段时间,我们和专家组开会的时候,专家们表扬说,我们是他们这些年来“接触过的所有电视工作者中临时读书读得最多的”。确实如此,我们都是文博小白出身,一路走来一直在不停地吸收和学习。就像开播手札里说的:我们已经尽了全力,注定不能尽善,希望大家能海涵。但是无论如何,让这样一个尘封的、几乎无人关注的领域引起那么多人的兴趣,真是一件有价值的事。

我们虽然是一个在电视端制作的节目,却在互联网端引爆了非常大的点击量,成了当之无愧的现象级节目。

当你真的做得足够好的时候,一个节目不仅仅会被观众喜爱、点评、收看,他们还会参与进来,进行二次创造和传播,比如弹幕、MV、展览、B站评论。

还有一个非常意外的收获,那就是在节目播出后,我们的节目内容走进了全国大中小学的试卷。其中,有上海虹口区的高三历史,有武汉一个小学三年级的语文,还有高二的政治、英语阅读,最意外的竟然还有化学题……这至少说明学生们爱我们,老师们也爱我们。大家并没有因为考试考到这些国宝的内容而记恨我们,反而非常开心,奔走相告。

这,大概是一个多赢的节目,才会让知识如此快乐地传播。能够影响下一代,让他们爱上历史,这是非常荣幸的事情。

我们走到现在,终于初心得偿,我们确实让博物馆“火”了起来,让文物“活”了起来。

历史是什么?历史是一串激动人心的故事,我们试图把中华民族的历史用故事的方式轻松地呈现出来,讲给大家听。我们的出发点是想告诉观众,我们所有的文物都蕴含着祖先的血脉、祖先的价值观、祖先的审美。

——于蕾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  作者:徐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