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隆:建立行业资源共享机制

2018-11-13 08:12 北京晨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探讨建立交响乐信息资源的共享机制,提升上演率;交响乐团与城市文化生态以及民营乐团的发展等问题,推动中国的交响乐走向世界,乐团几大交响乐团掌门人在分享经验的同事,对此展开热议。

交响乐团与城市文化生态

●余隆:如何建立行业资源和演出的分享机制,分享机制会降低各团的成本。中国现在目前有将近80个交响乐团,各团的情况也是不一样,资金的配置也不一样,乐手的质量也都不一样,但没有关系,我们在一个层面上来说从大陆到香港、到台湾、澳门都有互相分享平台的机制,对艺术的发展、艺术家的联合聘请,合作方式、分担成本,减轻经营压力是我们今天要探讨的。

今天更多的乐团参与到这个项目来,大家在互相尊重的情况下分享经验。一般人感觉交响乐团就是演出,演出是重要的,恰恰没有台后的高效的行政、职业的管理,台前是体现不出来,如何对乐器的维护、保管,保养,有效的使用,根据不同的作品在舞台上摆开都是非常重要分享的经验。还有如何和全球乐团,如何跟艺术家分享。

我们今天在这里要进行许多乐团之间的信息分享,对演奏员、管理、艺术家的分享,乐团之间相互配合协调,艺术家演奏协调借用的问题也是我们探讨的范畴。对教育、对演奏人才的培养,音乐普及向青年交响乐团的建立,对市场的拓展,套票、乐友会、信息的分享,运营机构管理层的探讨,比如演奏的工作量达到多大,我们的任务也多,有一些政府的项目也要我们来,到底演奏员的工作量,承受量是多少?演出人员的工作量应该是多少,怎么是合理的?

另外实体行业的标准体系,如何衡量一个乐团的标准,形成一个共识,便于乐团申请经费,乐团达到什么样的演出高度,需要多少的音乐家,多少场演出,多少巡演,多少经费保障支持乐团形式的发展,我们需要相应的行业标准来说明这一问题,经常我们去申请经费,跟赞助商沟通的时候很难以一个标准去说明我们需要这样的东西,所以本着大团大做,小团小做,职业、专业乐团的目标是我们这个论坛的目标。 

●余其铿(广交前任团长):因为发展时间不长,所以一直以来我想我们大多数的乐团都是把如何提升乐团的演奏技术水平作为我们主要的发展目标。谈到市场拓展和宣传推广的问题,我觉得一个乐团在注重自己业务、技术,艺术水平发展的同时,也应该注重跟你所在城市的关系,这个关系是你要建立紧密的关联,我最近看到一篇报道,前不久英国爱乐乐团在上海演出时新掌门人对记者说:“除了艺术追求以外,我特别要注重乐团跟这个城市的人建立一种密切的关系,认为这个乐团是属于这个城市的,属于这个城市的每一个人,不管他是否买票来看音乐,这个乐团是使这个城市更加美好,为这个城市市民创造更美好的生活,他希望爱乐和这个城市的市民建立一种密切的关系,因为这个乐团要担负起推广古典音乐,提升观众的音乐品位的责任。”实际上我们中国的乐团发展历史不长,我们在注重自己艺术水平提升的同时,我们应该花很大的力气在培育观众,拓展市场,提升观众的艺术欣赏水平和艺术品位,甚至是应该引领他们在改变文化消费习惯和方式,要争取通过和城市观众建立的关系来提升这个城市市民对乐团的认知和参与,使乐团成为这个城市的市民喜爱的、受欢迎的、最后能够成为这个城市引以为荣的乐团,我觉得这是我们乐团成功的一方面。

民营乐团从不送票开始培养观众

●贵阳交响乐团:我是一个办企业的,是私营企业,2009年我办了贵阳交响乐团,当时办这个乐团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让这个城市的小孩子不要去游戏机房,能到音乐厅去,希望家里的麻将声小一点,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想法创办了交响乐团,明年我们就是第10个年头。我们乐团成立以后没有观众来听音乐会,我们的音乐厅有600多个座位,但观众常常只有100多个人,而且都是熟人。第一场演出我就感觉卖票的情况不是很好,我就组织了我的集团的员工,每一场他们都去填补位置,我知道音乐要让贵阳那个城市去接受,去有一个习惯走进音乐厅,我觉得还是需要一些时间,我这样坚持了三年,到今天我们有了1000多个乐迷,只要音乐季一出来就会买套票,我觉得很欣慰。我们有学生票,刚开始严格的管控买学生票,后来家长也跟着买学生票,我们也就放票了,还是一个引导。

●沈阳交响乐团:辽宁省是一个文化大省,但只有一个乐团——辽宁交响乐团。沈阳建国以后没有交响乐团,是民营企业来填补这个空。我们从2015年开始做音乐季,培养了大批的观众。我们的经验是从不送票开始,一定要坚持住,因为一个城市有两个乐团,我们在培养观众在卖票,他们在送票,一点点从不送票开始滚雪球,越滚越大,我们建立了俱乐部。我们卖出两成票也坚持演出,尤其是不要送政府票,我也是给政府送过票,但很多人不来,让想进来的真正乐迷进不来。

套票难做

●上海交响乐团:观众提前购买你下一年音乐剧的音乐会是大的套票,不是某一个小的,大家都知道乐团比较困难的是怎么卖套票,我们从2007年开始的探索,最大的困难是观众为什么要提前买你的票。观众没有提前定下来自己后一年音乐会的习惯,也没有一定要承诺到那个程度,更何况还要他花钱的。最早的时候我们为了做套票,我们专门印了一本像本票,每一张票上是一场音乐会的信息。从慢慢最早第一年推出来的时候只有个位数人购买,2009年以后开始达到10%的比例,到了2014年进入新音乐厅以后场地也固定了。根据我们早年的经验,场地固然是很重要的,但其实最重要的还是节目本身。

●广州交响乐团:套票第一是要有精彩的内容,第二买套票的人其实也跨越了普及的阶段,他是相信你这个乐团的实力跟品位,包括帮他设计的节目。套票观众对票价的敏感度没有这么大,广交有一个系列叫周日音乐下午茶,这个票最开始是50块钱,现在涨到100块钱一张,每年开票就卖光,我们还有一个套票是音乐季的套票,这个套票卖到6000-7000块钱,有20场音乐会在套票里面,一样有人买,这个人群不是太多,对钱不是太大的敏感,只要有精彩的演出。伴随着普及和教育的提升套票是可以实施的。

●宁波交响乐团:我们乐团刚刚诞生不久,现在也推音乐季,我们有一个比较做得好的,比较规范化的是我们自己有一个微信公众号,每两天会发布消息,除了介绍乐团,完全是围绕着音乐剧来做,比如对一场音乐季的演出,我们会有五篇的宣传报告,比如第一篇曲目、第二篇独奏家、第三篇指挥等。我们微信的阅读量在几千以上,宁波这座城市原来是没有人主动去掏钱买票,到了我们成立以后我们觉得再走这条路就把这条路堵死了。

●兰州交响乐团:我们一年大概有十场演出,卖十场演出的套票,45套,看演出的是铁杆乐迷场场来。

青少年交响乐团目标各不相同

●聂冰(深圳交响乐团团长):我听说广州乐团搞了青少年交响乐团,我觉得非常好,我们也搞了青少年交响乐团,不但对小孩的艺术教育,培养青少年从小就热爱音乐、热爱合作,因为这一两代人独生子女比较多,怎么样合作比较重要,孩子从小热爱音乐,家长陪着孩子看,也热爱上音乐,我办了这个团以后受教程度大大提高了,现在做的还很粗浅,我今后还要做,要做一个类似教育指南,这方面我们还在进一步探索。

●余其铿:组建广州交响乐团附属青少年交响乐团,当时是作为一个乐团青年教育项目推广。达到了两个效果,在青少年的艺术教育方面,政府对广青交是很重视,但是从另一方面广青交的成立对广州交响乐团的市场推广和品牌推广又起了很大的作用。

●中国爱乐乐团:我做青年乐团不是为了上座率,我也不是为了让中国爱乐乐团再有知名度,我们就想做教育,因为我觉得第一教育是一个音乐工作者所赋予的社会责任,这是必须的,第二,交响乐团是塔尖上的明珠,但是我们怎么能够让我们的边界效益越来越大,我们只能去办教育,因为教育是没有边界的。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