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文学月 | “刊登不温不火的文章就是自寻绝路”

2018-11-02 10:55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日前,由《十月》杂志主办的“北京·国际文学期刊高峰论坛”在京举行。本次论坛是国内文学期刊与世界其他国家、语种的主要文学期刊首次集中交流,中外文学期刊的主编们介绍了各自文学期刊的历史与现状,及在本国文学史上所发挥的独特作用。

62
10月30日,由《十月》杂志主办的“北京·国际文学期刊高峰论坛”在京举行。(北京出版集团供图)

63
10月30日,由《十月》杂志主办的“北京·国际文学期刊高峰论坛”在京举行。图为法国《现在》杂志主编雷吉尔·加亚尔(北京出版集团供图)

主编要有个性 文学期刊就有魅力

“文学期刊的读者虽然不多,但是能持续发出声音,能够不断刷新自己的立场,是对文学本身的一种更新。”法国《现在》杂志主编雷吉尔·加亚尔以多年办杂志的经验认为,“文学杂志最重要的是关切语言,允许作家与各种对损毁、漠视的情景做斗争。”

西班牙《客迈拉》杂志主编费尔南多·克莱默特一直坚持本杂志的文学属性,“《客迈拉》不是文化作者的期刊,也不是新闻杂志,而是作家的期刊,有文化底蕴的杂志。我们不追求短平快的主题,而是致力于优质文学的传播与普及。”

“刘文飞教授曾详细介绍过文学期刊在俄罗斯文学发展过程中的重要作用,并指出一部俄国文学的期刊史等同于一部俄罗斯文学史,近似等同于一部俄国思想史。”首师大外国语学院院长王宗琥说,“我们研究世界文学大多是以文本和作家为中心,很少去关注期刊在文学生产中的作用,但这恰是一个全新而重要的视角。”

中国社科院外国文学研究所研究员树才认为,无论在法国还是中国,一个文学刊物的品质、影响力经常跟主编的个性和能量联系在一起。如果一个文学刊物的主编有个性和吸引力,就找到了突破口。

64
10月30日,由《十月》杂志主办的“北京·国际文学期刊高峰论坛”在京举行。图为西班牙《客迈拉》杂志主编费尔南多·克莱默特(北京出版集团供图)

65
10月30日,由《十月》杂志主办的“北京·国际文学期刊高峰论坛”在京举行。图为日本《昴》杂志主编羽喰涼子(北京出版集团供图)

区别网络读物  要展示优质文学

《人民文学》杂志主编施战军认为,现代办刊人如何面对新时代,甄别、选择、开发作品?一代又一代新的年轻作者能够接续,如何成为创作的主力,这是非常严峻的问题。”

面对网络时代的冲击,文学出版物该如何应对,西班牙《客迈拉》杂志主编费尔南多·克莱默特谈到,《客迈拉》杂志销量已经减少到80年代的十分之一,挑战在于如何把优秀的文学区别于目前充斥在社交网络上的低质量的读物,以及如何保持对读者的初心。“做好筛选工作,展示优质文学,让我们与网络刊物有所区别。”

“读者通过手机可以免费读到很多内容。而出版物编辑让读者花时间又花金钱去读书,如果只是刊登一些不温不火的文章,这无疑是自寻绝路。”日本《昴》杂志主编羽喰涼子说。

据悉,为探索中国文学“走出去”的新方式和新途径,了解世界各大语种文学期刊的现状和发展脉络,加强中国文学期刊与其他主要文学国家文学期刊的相互交流,《十月》杂志2018年推出“世界文学期刊概览”栏目,邀请外国文学研究和翻译领域有代表性的专家撰稿,介绍俄语、法语、日语等语种代表性文学期刊历史和现状。(记者:纪敬)

责任编辑:张嘉玉(QC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