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级版“中国概念”华丽绽放

2018-10-30 08:03 北京晨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2018年,注定是北京国际音乐节历史极为不平凡的一年。

10月26日晚,伴随着大提琴家马友友、琵琶名家吴蛮与余隆执棒的杭州爱乐乐团奏响的赵麟新作《逍遥游》铿锵而绵延的旋律,以“乐汇中西,时代新声”为主题的第二十一届北京国际音乐节落下帷幕。本届音乐节主打中国概念,重推新锐剧目,盛邀众多世界顶级音乐大师、乐团来京献艺,同时推出全新票务政策,大幅提升公益活动的比例,并全面推出演出在线直播。一如本届音乐节第一次发布会上宣布由“80后”戏剧导演邹爽接替“60后”指挥家余隆时所称:“我们不一样”。本届音乐节的整体面貌和艺术风格在继承了前20届的基础上,发生了重大的转变,可以清晰地看到两任艺术总监的“不一样”的确是落在了实处。音乐节的崭新形象,在半个月匆匆忙忙的繁乱之后还将在人们的内心沉淀一段时间,对于“不一样”的判断和理解,将会影响到人们对明年十月下一届音乐节的期待值。

《赵氏孤儿》出彩

今年6月,著名指挥家余隆卸任了担任20年的音乐节艺术总监职务,邹爽成为新任艺术掌门人,北京国际音乐节实现了历史上首次艺术总监轮替,同时也迈向了新的历史阶段。

在10月12日至26日,以“乐汇中西,时代新声”为主题的本届音乐节为观众献上了21场精彩演出,不同于往年以西方经典作曲家或艺术流派为主题,今年北京国际音乐节主打“中国概念”,并史无前例地将这一艺术主题贯穿始终。其中,在以往以西方经典歌剧为主轴的音乐节歌剧舞台上,今年“中国概念”大放异彩,先声夺人,由旅美导演陈士争执导的“无问中西·姊妹篇”《霸王别姬》和《赵氏孤儿》先后上演。

两部作品都以现代舞台艺术的形式讲述中国故事,既超脱于传统窠臼的艺术语汇,又蕴含着深厚传统文化意境和精神,大胆探索了中国文化在全球艺术语境下独特魅力与价值,为音乐节始终秉承的“中国概念”注入全新的内涵元素。尤其是英文版的《赵氏孤儿》,无论从戏剧理念、戏剧结构还是舞台呈现上都大受业内人士和观众的一致好评,堪称是“中国文化走出去”和向西方讲述“中国故事”的范本。陈士争的新国剧《霸王别姬》虽然不如《赵氏孤儿》那么“完整”和“纯粹”,但在创作理念上其实更加激进,他将传统京剧与现代电影音乐式的重新提炼戏曲唱腔主题和多媒体视觉重新“拼贴”“交融”,在舞台上呈现出电影镜头化的视觉场景,弦乐五重奏描绘出的情景情境甚至戏剧化的音乐效果,都意味着陈士争把传统的中国戏曲以另一种“似曾相识”面貌“轻松”“通俗”地展示给了西方观众。

但是对于中国观众来讲,十把琵琶在舞台上演奏的《十面埋伏》形式大于内容,十位演奏者参差不齐的演奏能力,并不能将这首中国古曲的精髓和舞台现场的“杀气”淋漓尽致地展现。相信,这样的“拼贴”和“交融”在海外舞台上大受欢迎和在国内被“挑剔”均属正常现象,而这也正是陈士争在海内外颇享“争议导演”的原因所在。陈士争被授予第二十一届北京国际音乐节的年度艺术家奖项,如果是在音乐节传统的古典音乐为支柱的理念之下,实在是难称“实至名归”,但在今天“不一样”的语境下,他的获奖,更应该看作是未来北京国际音乐节艺术取向的“风向标”。

《逍遥游》惊艳

在传统的交响乐新作品推动上本届音乐节依旧是目标清晰、步伐坚定,在继去年小提琴大师文格洛夫演绎中国作曲家陈其钢新作《悲喜同源》后,十九次格莱美奖获得者,美籍华裔大提琴家马友友与华人琵琶演奏家吴蛮携手余隆执棒的杭州爱乐乐团,上演了由北京国际音乐节委约、中国青年作曲家赵麟创作的“琵琶、大提琴与管弦乐队协奏曲《逍遥游》”,再次延续了邀请世界级名家演绎“中国概念”的模式。意味深长的是,赵麟的上一部接受委约为马友友创作的作品“大提琴、笙与管弦乐队协奏曲《度》”,由马友友、笙演奏家吴彤与余隆执棒的中国爱乐乐团在2013年进行的北京首演,两部作品都是由马友友担纲大提琴,而中国民族乐器则由笙变成了琵琶,这其中所体现出的中西交融世界语汇的创作理念异常清晰,且有明确的延续概念和时间节奏。相信赵麟还很有可能会有为马友友创作下一部中西乐器的“双协奏曲”作品以成“‘中西双协’系列”,而作品中另一件担纲独奏的中国民族乐器将会是谁,就更加值得期待了。

可以说,从本届北京国际音乐节全面提升了“中国概念”艺术内涵,从以往单纯的中国作曲家写作品,由中国音乐家首演的格局,提升到携手世界各国艺术家一同传播中国价值、中国故事、中国声音的新层次。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