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骥才 纵身跃入“非虚构”

2018-10-29 10:03 羊城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这两年,冯骥才在《收获》发了一系列被他自己称为“非虚构、自传体、心灵史式”的长篇非虚构,《冰河》(无路可逃)《凌汛》《激流中》,第四部《漩涡里》也将在下个月出版的《收获》第6期问世。这些可以说是冯骥才对自己的文学人生的描摹和梳理,而其中折射出的是时代巨大变迁里个人的选择和记录,可以视为当代文学史的一种个人视角。

在《漩涡里》中冯骥才讲述,1990年他从写作返回他出身的丹青创作,却因为遭遇了天津的“旧城改造”,从此“纵身跃入”文化遗产的抢救工程的20多年的经历。以前,也编过冯骥才在《收获》上的“田野档案”专栏,对他在泥泞中奔走去抢救藏在屋顶的古雕版,抢救民间剪纸年画萨满遗存等事情,留下深刻印象,但此次再读《漩涡里》,却有了更为真切的系统感受:他带着他的团队,编印科学的工作手册,进行整理和影像文字记录研究,处处与时间进行赛跑,与在建设的名义下的遗存进行毁灭的行为赛跑。在没有经费的情况下,冯骥才靠卖自家的画筹款,甚至患了腱鞘炎;他出国时惊悉签的合约被废弃,倾力保护的老街被拆毁,所谓落地重建,正是拆了原来建筑却重建一个假古董,而背后涌动各方利益;上海周庄的一座迷楼被卖时他试图买下,房主一再提价,不过最终房主意识到它的价值,并没有卖了搞开发……从1990年到2013年,他身不由己地被时代的漩涡卷入,但这也是他义无反顾的,自己甘愿为之奉献的奋斗,犹如一种责任,诚如冯骥才自己所说:“首先这是一本生命的书,也是一本个人极其艰辛的思想历程的书。”

钟红明 上海《收获》杂志副主编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