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武术于《舞术》 彰显中国特色、民族韵味

2018-10-24 09:24 中国文化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我非常喜欢由武术动势及其意象引申而成的舞蹈作品《舞术》。这部由青年舞蹈家赵梁创作的作品,以中华武术的基本动态和套路为基本表现语言,经过编导富有创意的编排,将一股浓郁的中华舞动之风呈现在我们眼前,那份浑然天成的练达与刚毅,既显示出中华武术的豪迈和悠远,也将创作者的艺术眼光和浩然之气展露得淋漓尽致。

一直以来,有感于中国当代舞蹈界集体无意识的西化倾向,我始终在思忖:中华舞蹈应该以怎样的方式伫立于世界舞坛?在中国舞的成长和建设过程中,外来的影响也是相当显著的,我们不自觉地经受无处不在的外来渗透,导致我们今天的民族舞蹈存有极大的“非我性”。因此,当下中国舞蹈如何“反正”,成为业界的当务之急。

显然,业界许多有识之士已经开始了自己的行动,教学中有之,舞台上亦有之。而青年舞蹈家赵梁就是一位在舞台上用自己的思考和行动进行“反正”的重要代表人物。本次登上舞台的《舞术》亦是其践行自身理念的诚意之作。

中华武术是我国特有的一种动态肢体言说方式,积淀着厚重的中华意蕴,以独特的动作风格和完整的动态体系让中国人的精神世界得以完美展现。舞蹈界对于中华武术的吸收从来都是不遗余力的。然而,赵梁的《舞术》甫一问世,其对于武术元素的借鉴处理让人大感意外,惊喜连连。

《舞术》是一部“武术”舞蹈,完全不掩饰、不修改、不变味的动作方式成为该作品旗帜鲜明的美学特征。按说,赵梁直接将武术“搬”上舞台的做法,或许会让人生疑:这不是武术吗?怎么会是舞蹈呢?但是,作品显然是从“艺术”的角度展开的,赵梁凭借其编导能力和艺术趣味,忠实而完整地化用了武术动作乃至部分套路,让整部作品妙趣横生、气象万千。

《舞术》是从两个角度打动我的,一是武术,二是幽默。而将这两点融入到一个舞蹈作品之中绝非易事。

武术方面的动人之处在于,赵梁在《舞术》中绝不仅是调动武术行为,而是借助武术之表行艺术之实。其中,各种舞段的设计十分用心而富于机巧,各种道具的处理既彰显艺术效用,又揭示艺术内涵,极耐琢磨。那些武术动作的运用和展开,配以意味无穷的编排手段,看上去丰富而抓人,让人既叹服中国武术的至高境界,又感受到创作者不竭的艺术心泉。

《舞术》中无处不在的幽默感也引起了观众的观感反应,但这种艺术表达方式在我国的舞蹈舞台上是十分稀缺的。诚然,在舞蹈中表现幽默是非常难的,无论是作品还是表演者,都不太善于走这条路,同时观众也很不习惯于类似的表达。《舞术》中对于幽默的探索和把控却是十分明显而有效的,让观众在忍俊不禁中会心一笑。当然,幽默表达不是滑稽搞怪,它更需要智慧。谢幕时,赵梁捷步登台,利索地举起手枪把7位舞者一一“击毙”,一时间,现场观者的情绪再次成功被调动起来。

《舞术》的演员只有7位,且除了两位有极高舞蹈天赋的武术表演者之外,其余都是纯粹的舞者。他们的表演准确而尽兴,将《舞术》舞入人心,让艺术的馨香沁入观者的心脾。

通过《舞术》,我们可以感知创作者内心有着深深的精神感悟和满满的艺术创想。他虽常常在艺术创作资金方面捉襟见肘,但却从没退缩过,总是以无穷的艺术张力和旺盛的创作力不断给舞台带来惊喜。这样的人才需要整个社会的“呵护”,尽可能地为其提供支持和保障,让舞蹈艺术走得更好、更远。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  作者:江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