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祭春苦行致远 杨丽萍《春之祭》上海完美谢幕

2018-10-22 13:42 新民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昨晚,在第十九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上,杨丽萍编导创作的现代舞剧《春之祭》在上海国际舞蹈中心举行了最后一场演出。

依然是杨丽萍招牌式的民族服装,灵动的手指,婀娜的身姿,神秘的苍穹……昨晚,拄着双拐的杨丽萍直把上海作洱海,一场《春之祭》让都市里的芸芸众生静默安谧,惊叹自己思考的竟已不止是自己的人生。

拄着拐的杨丽萍,为了这出《春之祭》煞费苦心,千里迢迢从云南赶赴上海,按理说,这已不是首演,前几次的演出相当顺遂,可是她不停脚步,即使是最后一场演出前的一个下午,她也依然在为一个动作和两位演员沟通。为什么说是沟通,因为大师也并非居功自傲,年轻的演员们说一个动作不如把她抱在肩上更好,她也欣然同意。然后,离开上海,踏上下一段征程。

秋夜渐寒,对春天的渴望,令人不禁心旌摇曳,思绪绵长。可是,春夏秋冬,四季难逃轮回。只有如杨丽萍一样,苦行方能致远,坐看潮起潮落,云卷云舒。

开场,早在允许观众进场时——或者更早一点——就已经开始了。她们端坐在舞台中央,闭目禅坐,面相庄严纹丝不动,任台下的世间来来往往,起起落落……台上铺满了字,据说是玄之又玄的宇宙真言。一个人,将那些散落的字,归拢捡起来,四处搬运,整理……

伴着何训田的音乐,从低声的轰鸣到高亢的释放,在舞台上,可以看到人本真的欲望,由心而生难以自持,恍惚间,灯红酒绿的都市里,声色犬马竟然也是美的,只是短如一夜;也可以看到死亡,每个人面对死亡的态度,还有,每个人面对别人死亡的态度,挣扎是必然的,但真有人视死如归,也真有人翩翩起舞,谁知道他们这一生究竟经历了些什么,才能如此洒脱;还可以看到挣扎,大千世界,人不过沧海一粟,欲望的克制总是常态,舞台上,有人从心所欲无所顾忌,有人被所谓的真理束缚压垮了自己,瘫倒在地捧着散落一地的真理,怀疑的究竟是自己还是真理;最后,一定是光明的,如同幽暗的隧道的出口,光有些刺眼,可是无论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华服霓裳,再也没有比那光亮更美的景了。台上的那个人,知道希望光亮,他才片刻停下,不再将那些散落的字,归拢捡起来,四处搬运,整理……

不过,那光亮终究不是彼岸,好似暗中求光,秋夜望春,没有终点。台上的那个人,只是片刻停留,继续自己的执着。

那个人,无论面对台上的男欢女爱还是你死我活,哪怕谢幕时分,观众用掌声送上一段舞蹈“旅程”的休止符,他依然步履不紊,专注着自己的事业,繁华与落寞,与他并无干系。他在苦行,一过此关,便不足观,他也像极了杨丽萍。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