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文学月 | 周晓枫:睡美人一觉醒来 北京城成了另一个世界

2018-10-15 14:04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40年前,改革开放为文学打开了新的大门,随着文学黄金时代的到来,《十月》杂志应运而生。2018年,回望40年来北京文学的发展变化,作家、编辑、学者们共聚一堂,还原着、讲述着曾经亲历过的文学时代与浪潮。

3

10月12日,“改革开放40年——北京文学的变化与发展”第三届北京文学高峰论坛在北京出版集团举办。图为作家周晓枫发言。千龙网记者万小军摄

与《十月》分享十年时光

2000年,周晓枫来到《十月》,由此开启这里的十年编辑生涯,曾任《十月》杂志副主编,她的《血童话》《独唱》《剪刀、石头、布》等文章也发表在《十月》的杂志上。“我对《十月》杂志当然非常有感情,创刊四十年分享了其中的十年。”

如果一个人,走入人生的第四十个年头,人们会说他步入“不惑之年”。周晓枫认为,神之所以成为神,是因为有着无穷无尽的经验,以及无穷无尽的精力。孩子有充沛的精力却没有经验,老人有丰富的经验却丧失体力,“40岁是精力和经验很好的平衡点,这个时候,你会觉得过去非常温暖,未来很明亮。我肯定《十月》也会有这样一个明亮的明天。”

“《十月》不仅对北京文学,可能对中国文学都有独特而且非常重要的意义。”周晓枫在十月的工作,造就了她的文学审美,“开阔我对中国文学的了解和阅读的眼界,以及对编辑素养的理解。”

豆汁儿变成咖啡 四合院变成大厦

不仅分享《十月》的成长,出生于北京的周晓枫也看到了北京城的剧变。十几岁的她喜欢这样一句话,“走异地,到异处,感受与众不同的人生。”周晓枫憧憬候鸟与流浪的感觉,想去远方看一看。

“现在哪里有真正的远方,千山万水,咫尺天涯。其实很多时候变化速度可能会超出我们的认识和理解能力。”周晓枫设想,如果一个人像童话中的睡美人一样沉睡,几十年后醒来,“即使他从来没有离开过北京,他会发现豆汁儿变成了咖啡,提笼架鸟变成手机游戏,青砖四合院也变成玻璃幕墙的摩天大厦了……成了根本就不一样的世界,即使他从来没有离开过的北京。”

“北京是拥有多元文化、开放性、包容性的城市,写作和生活之间有着动态的、密切的衔接关系,北京文学一直伴随着生活的变化呈现各样的样貌。”周晓枫相信北京文学在未来会把动态当中人的丰富性更加地展现出来。

周晓枫的作品《离歌》便是讲述了一个来到北京闯荡却“爱拼未必赢”的故事。主人公是一名进入北京机关中心的“北漂”,然而这条别人眼中的光辉成功之路,却戛然而止,从县城到省城,从省城到首都,随着“爱拼”过程中将维护简单生活的体能都消耗殆尽,主人公就像一个破行李最终从传送带上被甩了下去。

珍惜自己的隐秘时间

“我喜欢诚恳、有力量、有个性的表达。”周晓枫直言,保持诚恳、保持锐气,对写作者来说是最珍贵的。

“生活在一个时代,作为一个写作者,无法不受熏陶地去写作,这未必是一件好的事情。”周晓枫将时代与个人的关系比作公历和农历,“公历是共享的,农历时间看起来是隐蔽的,但是和你内心有着丰富的联系。任何时候你都生活在双重的时间,你永远要珍惜自己隐秘的农历时间,表达出来的东西才有可能达到诚恳。这种良性的关系才能保持内心的丰盈和强劲。”

今年,周晓枫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儿童文学作品《小翅膀》,“希望让孩子们不再怕黑,不仅是写给孩子,也写给帮助孩子培养勇气的家长,也是写给成长中的我自己,献给所有怕黑和曾经怕黑的童年。”

责任编辑:邱伟  作者:张嘉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