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文学月 | 付秀莹:时代喧嚣难出经典 作家要“坐得住”

2018-10-15 09:21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十月》杂志已经40岁。众多知名作家齐聚一堂为《十月》庆生,或畅谈,或诵读,朴素又真诚。

80年代文学的黄金时期,各种文学杂志异彩纷呈,助推着文学创作的高潮迭起,而《十月》有着自己的精神气质。诗人欧阳江河说,《十月》是中国文学生态和文学记忆的一部分,在中国当代文学史上,留下不可替代的一笔。

35
10月8日下午,“《十月》创刊40周年座谈会”在北京师范大学京师大厦举行。图为作家付秀莹。(北京出版集团供图)

我和《十月》缘分很深

从《十月》杂志上发表的作品来看,《没有纽扣的红衬衫》和《北方的河》深深触动了付秀莹。她欣赏《没有纽扣的红衬衫》中,铁凝对人性内心世界的敏锐剖析,“笔触灵敏,又有艺术感,通过对平凡日常事物的描写,来揭示人物的心灵世界,成为经典之作。”张承志的《北方的河》也是当代文学史上的经典作品,“男性作家与女性作家的视野不同,更宽阔和深邃,关照时代和现实。”

在《十月》杂志的滋养中,付秀莹也成长为具有独特写作风格,而又广受关注的70后作家。2010年,付秀莹的作品《旧院》在《十月》发表,她对于《十月》有种知遇之恩。“我和编辑也成了很好的朋友,甚至非常有默契,在创作上写一句话,编辑就知道我要表达什么。”付秀莹觉得与《十月》缘分很深。

经典作品值得期待

“就在今天还有作者从外地带来长篇小说找我,看能不能上选刊。”现任《长篇小说选刊》执行主编的付秀莹每天要面对大量作者投稿,在编辑和作者之间转换身份。“根据不完全统计,一年公开出版的长篇小说有8千多部。在庞大的创作量中,我们会不满足。要想冒出经典作品还是很艰难,这个过程让人期待。”

回想起80、90年代,中国文学呈现了多色彩、多情调、多音响、多层次的样态,伤痕文学、寻根文学、现代派文学、先锋小说……集中爆发出一批优秀的文学作品。付秀莹也体会到现在的文学市场是特别繁荣,但经典之作还是少,“与时代氛围有关,面对新媒体的冲击,文学创作已经没有80年代的那么受人瞩目。作家很难集中精力,选择过多坐不住。年轻作家也可能写着写着,没有影响就干别的去了。”

新乡土写作更具辨识度

在故乡的生活,在北京的成熟,“70后”作家中不乏有着浓重的怀乡情结。付秀莹通过自己构建的一套审美话语,来探究人心的柔软,人性的幽深和人情的曲折,安放在新乡土的叙事中。

付秀莹以“芳村”为圆心的创作,在喧嚣的村落里,似乎没有“我”,但是“我”又无处不在,旧日时光也活了起来。有作家建议她在已有的辨识度上,把乡土经验投射到对城市的表达上,不要偏离基点。此时,付秀莹正在尝试城市写作,接通远方与故土。(记者:纪敬)

作家简介

付秀莹 著有长篇小说《陌上》,小说集《爱情到处流传》《朱颜记》《花好月圆》《锦绣》《无衣令》《夜妆》等。作品被收入多种选刊、选本、年鉴等。曾获国内多种文学奖项。长篇小说《陌上》入选多种排行榜。部分作品被译介到海外。现任《长篇小说选刊》执行主编。

责任编辑:张嘉玉(QC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