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国博之殇

2018-10-10 15:48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3馆藏不少古埃及和地中海文物

经过两百多年的探险、挖掘、收集、整理分类和研究,并通过收购、接受馈赠与交换等方式增加收藏,巴西国家博物馆在失火前已经积累了两千多万件自然、人类历史和考古文物,另有150万件文物存放在其他建筑物里。其馆藏文物内容十分丰富,包括巴西和来自其他国家的动物、植物、矿物、昆虫、蝴蝶、贝壳、珊瑚的标本,也有木乃伊、陨石、化石、出土文物、印第安人的用物等等,主要涉及地质学、古生物学、植物学、动物学、生物人类学、考古学和人种学等七大门类。

巴西国家博物馆收藏的考古文物达十万多件,涵盖了自旧石器时代至19世纪在美洲、欧洲、非洲和中东地区出现的不同文明。考古文物分为四个主要部分陈列:古埃及、地中海古文明、哥伦布抵达美洲前的考古、葡萄牙航海家阿尔瓦雷斯·卡布拉尔1500年抵达巴西前的考古。有关埃及的考古收藏品超过700件,数量之多和文物年代之久远均名列拉美前茅,其中包括公元前13世纪的墓碑、公元前10世纪司祭霍里的石棺等。大部分藏品于1826年就被博物馆收藏。这批埃及文物原属著名的意大利探险家齐奥瓦尼·巴蒂斯塔所有,后被佩德罗一世以500万葡币买断,并将其捐赠给博物馆。

佩德罗二世是业余的埃及古物学家,也是文物收藏家。他捐赠给博物馆的藏品中,有一件是他1876年访问埃及时总督伊思马伊尔·帕夏送给他的稀世珍宝:公元前750年的埃及彩色木质化石棺,内含至今尚未打开过的木乃伊。这种未打开过的化石棺现今存世非常罕见。

馆藏中的地中海古文明部分汇集了750件文物,大部分来自古希腊、古罗马、伊特鲁里亚(意大利中西部古国)和意大利南部古希腊移民城邦,数量之多在拉美地区独占鳌头。这部分文物大多原是佩德罗二世的妻子特蕾萨·克丽丝蒂娜皇后的个人收藏。她来自意大利南部,年轻时就对考古很感兴趣。1843年她来里约热内卢与佩德罗皇帝完婚时,就带来了一批从公元79年被维苏威火山爆发所掩埋的罗马古城庞贝和赫库兰尼姆挖掘出来的文物,从中可以窥见古城被埋前的生活零星片段。

另一些藏品则原属那不勒斯国王乔阿钦·穆拉特的妻子(拿破伦·波那巴的妹妹)卡洛丽娜·穆拉特。克丽丝蒂娜皇后为扩大巴西博物馆的古希腊罗马文物馆藏,利用王朝间的联姻关系,与那不勒斯国建立正式的文物交换关系,以巴西的印第安人文物与之交换。克丽丝蒂娜本人也曾资助罗马北部维约斯地区的挖掘,从那里运来不少出土文物。所以在火灾之前,巴西国家博物馆收藏有大量来自庞贝古城的出土文物,其中最珍贵的是一套四幅描绘海龙、海马与海豚的壁画,用于装饰伊希斯神庙的墙体,制作于公元1世纪左右。

巴西国家博物馆收藏的前哥伦布时代美洲土著人的文物约1800件,向世人展现了拉美地区当时的日常生活、生产、宗教和丰富多彩的文化。在19世纪收集的这批文物,以巴西皇室的藏品为基础,其中有几件来自佩德罗二世皇帝的私人藏品。后来通过收购、接受捐赠、交流和挖掘进一步扩大规模,到19世纪末,巴西国家博物馆已成为南美考古收藏领域颇有声望的大家。

那里收藏的美洲土著人文物主要来自安第斯地区,小部分藏品来自亚马逊地区和中美洲地区。安第斯地区的文物涵盖秘鲁南部沿海的纳斯卡文化(公元前1世纪至公元8世纪),秘鲁北部沿海的莫切文化(公元初期至公元8世纪),秘鲁中部沿海的昌凯文化(约公元1000年至1470年),以及秘鲁印加帝国(公元1438至1533年,是哥伦布抵达美洲前最大的印第安人帝国)。藏品内容包括陶瓷品、石器、服装等日常用品,以及武器、乐器、雕塑等。

巴西国家博物馆收藏的安第斯木乃伊有的由特定的地理气候条件自然形成,有的则出于宗教仪式目的人为地制成。有一具三千多年前智利北部沙漠的男性木乃伊,保持坐姿,头戴羊毛帽。这是当地阿塔卡曼部族通常的睡姿,也是他们安葬时的姿势。还有一具经过厄瓜多尔——秘鲁边境的希瓦罗人缩头术处理的男童木乃伊。他们能用特殊的方式把头颅缩小,在移除头骨的同时,能保持皮肤和毛发完好无损。

既然称为巴西国家博物馆,馆内藏品最丰富的自然是来自巴西本土的文物。来自巴西全境的文物有9万多件,从1万多年前巴西最古老的居民用以生活、狩猎、采集和种植的燧石、石器、石斧、骨器、武器,到当代土著居民令人叹为观止的羽毛制品、陶瓷器皿、装饰品、乐器、人物和动物雕像、船只、礼仪用品和陪葬瓮等等,琳琅满目,应有尽有。

4镇馆之宝件件有大来历

在巴西国家博物馆收藏的文物中,有几件堪称镇馆之宝。比如马萨卡利神龙、本德戈陨石、人类骸骨化石卢茜娅。

马萨卡利神龙(马萨卡利是部落名)是在巴西境内发现的最大的蜥蜴类恐龙。马萨卡利神龙是一种已灭绝的白垩纪晚期蜥蜴类恐龙,生活在约8000万年前。马萨卡利神龙的化石是由古生物学家亚历山大·克尔纳等人于1998年至2002年间的四次挖掘中发现的。

陈列在国家博物馆的马萨卡利神龙标本长约13米(更大的个体可长达约20米),估计重9吨。它有一个长长的脖子和尾巴,外廓有骨板,沿脊柱有垂直板,具有明显的防御性状。牙齿呈脊状,这在蜥蜴类恐龙中并不常见。可能是由于蜥蜴类恐龙在南美洲地区的生存条件不同,遭遇的竞争较少,它们在此演化得更具多样性,其进化有别于世界其他地区。目前尚不清楚这条马萨卡利神龙的标本是否已被9月2日的火灾损毁。

幸运的是,本德戈陨石在火灾中安然无恙。想想也是,像陨石和彗星这种从太空坠落至地球的石头大都是地外天体的一部分,它们在进入地球大气层的过程中从摩擦产生的高温中幸存下来,对火灾自然有免疫力。

本德戈陨石重达5.36吨,它是1784年由一个名叫多明戈斯的男孩在巴伊亚州圣托斯山镇附近放羊时发现的,当时是全世界第二大陨石。发现大陨石的消息传开后,当地州长曾想用马车把它运到州府,但因陨石太重,搬运困难,马车失控,本德戈陨石重新滚落到离发现原址180米处一条干涸的河床上。直到1888年,才由佩德罗二世下令将其运送到国家博物馆陈列。

本德戈陨石是一块金属陨石,主要成分是铁,含镍6.6%,含钴0.47%,磷0.22%,以及微量的硫和碳。陨石的表面有多个圆孔,这是它从太空坠落至地球穿过大气层时摩擦产生高温,硫化物的燃烧熔点低于陨石其他部分的缘故。从陨石表面4英寸厚的氧化层及其下部深陷地面的程度来看,估计它已经坠落在地球数千年了。截至目前,它是我们唯一已经确知博物馆火灾后幸存的镇馆之宝。

另一件镇馆之宝卢茜娅则没有这种幸运。卢茜娅是美洲大陆迄今出土的最古老的人类骸骨化石,1975年由法国女考古学家安内特在巴西米纳斯吉拉斯州贝洛奥里藏特市东北37公里处的圣湖地区4号赤色洞穴中发现。它是旧石器时代晚期年龄20至25岁的女性遗骸,距今约11500年。

若问“卢茜娅”火灾后的命运如何, 现在还不好说。巴西国家历史和艺术遗产研究所负责人卡蒂娅·博热亚说,卢茜娅已经葬身火海之中。不过,据现场消防队员说,在博物馆废墟中发现了一个头颅的碎片,是否是卢茜娅的一部分还不得而知。

在等待卢茜娅的命运揭晓之际,不妨再补充一点情况,可能有助于大家理解卢茜娅骸骨化石的重要性。当年发现卢茜娅后,曾再次引发学术界关于美洲土著人起源的激烈争论。不少人类学专家学者认为,古代人类是从东北亚越过白令海峡来到北美洲,然后又从北向南迁移的。而另一批考古学家,包括卢茜娅的发现者安内特的丈夫约瑟夫·昂珀雷尔在内,认为古代人类在抵达北美洲之前,先从南亚抵达南美洲。他们提出的新论据是,卢茜娅狭窄的椭圆形颅骨和突出的颏骨与大多数印第安人和他们的土著西伯利亚祖先截然不同,而更类似于土著澳大利亚人、美拉尼西亚人和东南亚人,因此她的祖先应该是从东南亚来到美洲大陆的。

一场大火,把这么多珍贵文物付之一炬,举世震惊。根据笔者了解,巴西警方仍在调查失火原因。不过,从巴西报刊披露的情况看,不难揣测个中缘由。由于经济增长乏力,巴西政府财政捉襟见肘,连年削减维护博物馆的拨款。2013年巴西国家博物馆的预算为53.1万雷亚尔,2017年降到34.6万雷亚尔,今年至4月份仅收到5.4万雷亚尔,按目前比价,约相当于8.9万元人民币!

博物馆人员经常抱怨经费不足,以致设备年久失修,“墙壁剥落,电线外露”,建筑物“多处出现漏雨和渗水现象”,有时甚至连日常保洁费用也没有保证。所以有些人认为这场大火其实是一场“必然的悲剧”。

历史悠久的巴西国家博物馆建筑内部多为木质结构,又有大量的文件档案等纸质易燃物,存在较大火灾隐患,但消防措施不到位。据当地消防人员介绍,大火是在闭馆后当地时间晚七点半左右从博物馆一层开始烧起来的。馆内的烟雾探测器当时没有处于工作状态。由于馆内易燃物品多,火势迅猛蔓延。当消防队员赶到现场救火时,却发现离博物馆最近的两个消防栓竟然都不能用,不得不去附近的湖里取水,耽误了宝贵的灭火时间。大火足足烧了5个小时,到次日凌晨才全部扑灭。

巴西国家博物馆被毁不仅是巴西文化事业难以估量的灾难,也是人类文化遗产无法弥补的损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此深表关切,并表示将提供资金和技术支援,尽力减轻火灾带来的后果。博物馆中原有不少古埃及文物,埃及外交和文物部门对这部分藏品情况表达关切。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希望这场人类文化的灾难永不再现!

(作者为中国前驻巴西大使)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