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器,管窥古代文明

2018-10-10 08:31 南方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2015年8月,岳麓书社出版了我的两本新书。《老庄之道》是我第二个写作十年“庄子工程”的收官之作,《伏羲之道》是我第三个写作十年“道术工程”的第一本书。《伏羲之道》是“伏羲学”的开山之作,而“伏羲学”是我先秦研究的分水岭。此前我主要研究先秦道术,宗旨是复原战国秦汉“道术灭裂”以前的中古两千年“天地之纯,古人之大体”(《庄子·天下》)。“伏羲学”则是研究先秦道术的上古源头,宗旨是复原夏代以前的上古四千年“天地之纯,古人之大体”。

“伏羲学”是我意外发现的上古宝藏,我完全没想到研究先秦的一切积累都是在为“伏羲学”做知识准备,而华夏祖先的卓绝智慧又远远超出了任何知识准备。所以我的“伏羲学”研究,与其说是研究,不如说是学习,与其说是学习,不如说是从零开始求道。于是华夏文化的开天辟地者,引领我穿越历史风沙,回到上古现场,窥见了中华道术的“天地之纯,古人之大体”。

《伏羲之道》被《南方都市报》评选为2015年“社科十大好书”第一名,认为“对中华文明的起源、中华上古价值体系做出了重新论断”。著名作家兼学者李劼先生撰写了长篇书评《全息思维的文化源起》,认为“《伏羲之道》之于上古文化和上古历史研究的开拓性,可谓前无古人”。《伏羲之道》出版以后,我着手准备撰写《玉器之道》,系统考察了上古玉器三族的大量遗址。

我首先前往山东泰安市,登临了泰山绝顶,考察了大汶口文化遗址,受到了大汶口博物馆馆长卢继超先生的热情接待。又顺道路过北京,与《伏羲之道》的读者朋友一起参观了中国国家博物馆的陶器馆、玉器馆、青铜馆。随后前往内蒙古赤峰市敖汉旗,考察了兴隆洼文化、赵宝沟文化、红山文化、小河沿文化、夏家店下层文化的多处遗址,受到了新州博物馆馆长杨晓明先生的热情接待。敖汉旗博物馆前馆长、红山文化专家邵国田先生不仅亲自担任导游,而且热心赠送了红山文化的很多研究资料。

我又分别考察、参观了安徽含山凌家滩遗址及其博物馆,浙江余姚河姆渡遗址及其博物馆,浙江余杭良渚遗址及其博物馆,上海青浦崧泽遗址及其博物馆,参观了江苏省博物馆、南京博物院、浙江省博物馆、上海博物馆、震旦博物馆等等。实地考察得到了书本上难以觅得的第一手资料,获得了书斋中难以想象的丰富感受,对于《玉器之道》的写作帮助极大。

经由李劼先生介绍,我结识了纽约以及上海的玉器收藏家。两位先生慷慨提供了他们多年收藏的上古玉器、上古陶器以及其他藏品的实物、图片,允许我在书中自由选用。

“伏羲学”目前处于开荒拓地的起步阶段,我牙牙学语的有限成绩,只能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期待有识者批评,更期待有志者加入。“伏羲学”的未来发展,需要各门学科的大量优秀学者和无数新生力量加入研究行列,通力合作,共同探索,辨疑驳难,继长增高,不断廓清“东方神秘主义”的重重迷雾,逐渐揭开“中国之谜”的神秘面纱,最终找到中华文明的知识总根,贯通华夏文化的八千年史,完成炎黄子孙的认祖归宗,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  作者:张远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