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雷音:书法要博观约取

2018-09-29 08:11 北京晨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写字一直到老,都会否定以前的东西。”活到老,学到老,写到老,也否定到老——一直到现在,刘雷音答应出版社的《千字文》字帖,还迟迟没有完成,“出字帖必须要慎重,我总觉得不满意,也许还需要几年的积淀和磨炼。”

2012年,刘雷音正式退休,“我退休了,突然发现我对这个社会更重要了,我仍然处在这个社会需要我的状态。”因为书法,刘雷音依然整日忙忙碌碌,却从来不觉辛苦,“这是我从小喜欢的东西,每天不写字我才难受,我不觉得坚持很难,就像呼吸和喝水一样,没有了你才会感到难受。”

个人小传

刘雷音,1952年2月生于北京,字方石,号天润斋主,中国书画艺术协会副主席,天润斋书画院院长。刘雷音自幼在祖父的影响下临习颜真卿、柳公权、赵孟頫等名家字帖,青年时期改习二王、智永,尤其沉醉于沈尹墨的墨迹,成年以后开始接触文徵明、孙过庭、怀素、张芝等碑帖。刘雷音擅长行草隶篆以及硬笔书法,其书法作品有法度而不泥古,端庄中透着豪放,传承中蕴藏着创新,扬抑顿挫、清俊飘逸,具有独特的韵味格调。

爷爷起名叫我方石

打从很小的时候起,刘雷音就知道,爷爷写得一手好字,“我家里贴了不少爷爷写的字,每逢春节,都有不少人来找爷爷写春联。”年幼的刘雷音很为爷爷感到骄傲,“爷爷是个军人,原来在杜聿明部下任军需官,是个文官。入伍以前,他在东北教私塾,就是个文化人。”因为这一辈排行是个“方”字,爷爷为刘雷音起了“方石”这个名字,虽然后来没能用上,刘雷音却把“方石”当成了自己的字,“我写字的时候喜欢用这个名字,方方正正一块石头,坚硬朴实,但对人有用。”

从自己记事起,爷爷就靠给人民出版社抄字稿养家,所谓抄字稿,就是将需要出版的图书底稿领回家,用蘸水笔誊抄清楚,再拿回出版社,以方便工人照稿捡字,“(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出版的很多小说他都抄过。”每次看到爷爷从出版社领回厚厚的一沓稿纸,刘雷音总是羡慕不已,“我也想学着爷爷拿稿纸抄书。”爷爷就找出自己抄坏的字纸,让刘雷音在背面练习。在爷爷的熏陶下,刘雷音对书法有了初步的了解。

参赛获得文房四宝

1967年,赶上上山下乡,刘雷音来到内蒙古草原,成了一名(知青)牧民,整日里与羊群相伴,写字也不得不一度中断。这样的遗憾一直延续到1975年回到北京,“回来以后搞地质,受到办公室一位同事老陈的帮助。”这位同事参加过抗美援朝,写得一笔好字,看到刘雷音对书法感兴趣,不仅经常赠送纸张和笔墨,还将自己珍藏的颜真卿、王羲之、沈尹默等名家的字帖赠送与他。在同事的鼓励之下,刘雷音一有时间就在废旧报纸上练字。

1988年,全国产业工会举办职工书法比赛,刘雷音在老陈的推荐下参赛,“当时参加比赛的人有资格领取一张宣纸,我在上面写下了‘龙腾神州’四个字。”这次比赛,刘雷音得了一等奖,也因此获得了他人生中第一套文房四宝。

好作品不机械模仿

临习过不少字帖,刘雷音最为欣赏的还是近代书家沈尹墨,“他的书法作品具有浓厚的书卷气,章法非常漂亮,字体也很飘逸。”受沈尹墨的影响,刘雷音同样喜欢行书,“行书在章法上非常具有张力,最能体现一个人的风格和技法,通过疏密、润枯、大小、方圆等变化达成一种和谐统一。这就好像一篇文章,没有对比就没有高潮,写行书也一样。”

在刘雷音看来,写好书法,博观约取最为重要,“对于书法来说,现在是一个很好的时代,我们可以轻易获知很多前人的东西,字帖一买可以买几百上千本,但我们不可以机械地模仿,博观约取是一种正确的方法。”

正确审美来自传统

“一幅好的作品,既要讲规则,又要有法度,同时还要融入自己的东西,结合自己的积淀对传统进行丰富。”刘雷音说,初学者建立正确的审美最为重要,而正确的审美,来源于遵循传统。“练字练的是什么?练形象,练神似,练用笔,练审美意识。只有有了正确的审美意识,才知道追求的目标是什么,而用笔则练习的是对笔的控制力,只有做到这两样,才具备了练习书法的基础。”

“我这一生,可以说的东西非常多。但我最大的心愿,就是让书法这门中国艺术,这个无法复制的传统,可以保持下去。”刘雷音如是说。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