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铁智:做风筝以天为纸

2018-09-29 08:09 北京晨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提起京派风筝,金马派在京城里可谓独树一帜,只因为他们的风筝从宫廷流入民间,是备受玩家追捧的精品。

作为金马派风筝的第三代传人,吕铁智打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起开始跟着风筝大师关宝翔学做风筝,如今已有三十多年历史,“我师傅说,放风筝就是以天为纸,就好像在天上画画一样。北京人要的就是这种宁静,那种潜移默化的影响。”

吕铁智,1956年4月生于北京,东城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金马派风筝代表性传承人,风筝艺术大师。吕铁智自幼喜爱风筝,1984年拜金马派风筝大师关宝翔为师,从选竹劈料开始,系统学习扎、糊、绘、放技艺,掌握了凤蝶、沙燕、鹞鹰、蟠龙等三十多种风筝的制作技艺。同时,吕铁智还受到孔祥泽、毓继明、哈亦崎、费宝龄、刘汉祥等诸位风筝行家指点,在继承传统风筝制作精华的基础上,大胆创新,由其设计的金马派风筝融合了传统风筝工艺及工笔画工艺,在具有实用价值的同时,还具备很强的观赏性。迄今为止,吕铁智的风筝作品先后收藏于多国风筝艺术博物馆,已被数个国家授予“中国风筝艺术大师”荣誉称号。

马晋画马做风筝一绝

提起金马派风筝的历史,吕铁智张口即来,“我有两位师爷,一位叫金福忠,一位叫马晋,两位师爷里,金师爷做架子,马师爷做画片儿、放飞。”金福忠和马晋,是金马派风筝的两位始创者,也是吕铁智口中的“师爷”,可以说,没有金马两位师爷,就没有今天的金马派风筝。

吕铁智说:“北京城曾传诵‘南城瘦沙燕儿,北城黑锅底’,北城指的就是金家。金福忠祖孙几代在宫里给皇上做风筝,现在故宫里还保留有他做的三只绢制风筝——一只龙,一只鲇鱼,还有一只蝴蝶。天安门边上有一个南池子大街,过去他就在灯笼库供职,皇上倒了以后,他出了灯笼库,在地安门火神庙摆摊卖风筝。金福忠是穷旗兵,没有钱,就将烧饭用锅的锅底灰,再加上桃胶调在一起,做出黑颜色,自己创了一个黑锅底图案。这是一个倒图图案,燕子白的地方,他都给做成黑色的。”

“另外一位师爷是近代工笔画家马晋,他是金北楼的学生,和金福忠是好朋友,他画的马有郎世宁的风格。过去在鼓楼这一代,老百姓就说‘马晋画马做风筝是北京一绝’。以前在鼓楼大殿里,经常展览他的画,同时展览他做的风筝。(上个世纪)五几年全国美展的时候,头几名奖品就是马晋先生做的风筝。这二位教了我的老师关宝翔。”

机缘巧合拜师关宝翔

吕铁智说,恩师关宝翔的故事同样传奇,“关宝翔是满族正白旗瓜尔佳氏,他的祖父是内务府大臣奎俊,也就是荣禄的亲叔叔,我师傅管荣禄叫二爷,他们家住在沙井胡同13号,一出西口正对着地安门火神庙。我师傅的父亲爱唱京剧,是当时特别有名一个票友,叫关醉蝉,他在自家院子里开了一个非常有名的票房叫‘燕居雅集’。他和金福忠、马晋等都是朋友,我师傅从小就跟着他们二位玩风筝,学风筝,做风筝。”

金福忠的风筝骨架合理,起飞性能好,马晋的画片画得非常精美、真实,吕铁智说,“过去的艺人不太懂绘画,觉得哪里好看就画在哪里。而马晋的画片画工细腻,比如花鸟,里边的绒毛都栩栩如生。我师傅很好地结合了两位师爷的风筝技艺,逐渐形成了自己的风格。”

1984年,吕铁智在机缘巧合之下拜关宝翔为师,也自此把这门风筝手艺给传承下来,“师傅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在北京风筝研究所工作,咱们社会上看到的很多风筝,都是我师傅设计研究的。他的风筝做出来有自己的独特风格,既有民间味儿,又有一种淡雅的风格,中国美术馆收藏了二十多件他的作品。”

传统文化是一座桥梁

“那会儿太着迷了,师傅给捆竹子,拿回家劈竹子、烤弯儿……做完了就拿去给师傅看。一开始我想拜师,他不收我,说这东西就是一个玩意儿,不收徒弟。但我们爷俩儿有点儿缘分,他住西直门外的净土寺,我住在北锣鼓巷净土胡同(过去叫净土寺),每个礼拜天我就奔师傅家去,听他讲老北京这些事儿,讲风筝,我也讲我小时候怎么喜欢做风筝,连来带去有一年时间,师傅看我真喜欢风筝,才收我为徒。”

“金马派风筝最大的特点,就是取长补短,看哪家有什么地方好,就借鉴过来。”吕铁智说,技艺不光得有传承,还得有发展。自1995年辞职下海后,吕铁智就一门心思以风筝为生。因为风筝,吕铁智走遍了全球25个国家和地区,走进了大中小学校园和孔子学院,将小小的风筝带给了更多的人:“以前我觉得风筝就是一个玩意儿,后来我感到这是一种责任,特别是我师傅去世以后,我更加深刻地体会到,传统文化就是一座桥梁。”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