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转型 报刊亭添彩城市文化风景

2018-09-28 11:14 中国文化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近些年,随着网络尤其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报刊亭发展遭遇困难,“关停”似乎成为其常态。很多人认为,随着报刊亭的日益减少甚至销声匿迹,城市中的一道文化风景线消逝了。

当下,人们的阅读习惯发生了巨大改变,到报刊亭买书买杂志的人越来越少。“最多的时候,光晚报,一天就能卖出400份到500份。现在不行了,卖得最好的一种,一天也就20多份。”在北京某地铁站附近经营报刊亭的老张说。据了解,老张和妻子25年前就开始经营报刊亭,现在在售的报纸杂志的种类较以往减少了很多。面对销售数量的下降,老张并不认为报刊亭还有重新火起来的可能。

专家指出,报刊亭出现至今,大概经历了从宣传信息发布窗口到具有商业功能的报刊发行终端,再到网络尤其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衰败阶段。近些年来,随着人们阅读习惯、文化消费方式的转变,纸媒的生存环境发生了深刻变化,作为报刊发行重要零售终端的报刊亭也随之陷入经营困境。中国传媒大学博士李凌达认为,报刊亭的式微和消费者及其文化消费方式的变化有很大关系。

为了缓解经营压力,很多报刊亭开始突破原有经营范围,销售矿泉水、饮料、玩具,甚至是食品等与报刊完全无关的商品。这也带来了相应的食品安全和消防安全隐患,致使行业经历整顿。例如,2014年,北京市72家报刊亭因为存在超范围经营而被拆除。“对报刊亭进行规范,让其回归报刊发行和零售的功能,服务群众需要,这是值得肯定的。但如果只限制经营范围,没有相应的补贴措施,那经营报刊亭的压力就更大。”中国传媒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齐勇峰说。

根据李凌达的研究,在报刊亭的发展过程中,一些城市的粗放式管理让报刊亭显得很尴尬,国内有些城市的报刊亭因为“占道经营”“阻碍交通”“影响市容”等而被管理部门拆除。“未来可能会更加坎坷,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我并不是很看好报刊亭未来的发展。”李凌达认为,面对生存和发展危机,报刊亭必须寻求转型。

如何转型?这是发展陷入困境的报刊亭必然面对的课题。专家认为,要转型就要实现报刊亭运营和管理的规范化。在齐勇峰看来,有关部门需要从群众文化需求出发,对报刊亭进行科学规划、合理布局,使其规范化、有序化,更好满足群众的需要。在规范发展的基础上,中央财经大学文化与传媒学院院长魏鹏举提出,未来报刊亭可以朝着三个方向转型:一是成为公共文化服务点,充分发挥自身的公共文化服务基础设施的作用;二是成为品牌化的阅读展示体验空间,和一些大型的文化传媒集团合作,走市场化道路;三是和数字化阅读结合在一起,打造迷你阅读亭,成为城市文化休憩的空间。“无论移动化、数字化发展到什么程度,人们对实体空间还是有需求的。对于文化业态来说,移动化、数字化、互联网化到一定程度后,一定会走向新的文化实体空间。”魏鹏举说。

有观点认为,在科技不断发展的智能时代,“智能+文化”或将成为报刊亭发展新的出路。而在智能化转型方面,国内很多城市也做了一些有益探索。今年8月,全国首座“智能报刊朗读亭”亮相广东广州南国书香节暨羊城书展。在“智能报刊朗读亭”中,人们既可以进行报刊阅览和购买,也可以进行朗读。2016年10月,可自动售卖报纸、杂志、饮料、零食,还能为手机充电的全自动无人售卖式智能报刊亭在浙江杭州亮相。早在2014年3月,北京市报刊零售公司陆续推出11个数字化智能报刊亭。智能报刊亭除了纸质报刊、充值卡零售外,还增加了自助缴费、小件商品自提、无线网免费阅读、文化商品展示、便民出行信息发布、外伤救助等新型服务。

“这些智能化的报刊亭代表一种先进理念,通过试点以后可以成为一种示范。”李凌达认为,当前条件下,智能报刊亭的大范围推广还存在难度,但代表了报刊亭发展转型的一种可能。“如果在规范、整合、转型方面做得更有序、更有效,未来报刊亭应该比现在更重要,功能也更显著。”魏鹏举说。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  作者:  唐志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