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的邮票之爱与邮票上的鲁迅

2018-09-28 08:31 文汇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中国发行纪念鲁迅的邮票,始于1946年。当年的东北解放区旅大邮电总局,于10月19日发行了一套3枚《鲁迅逝世十周年》纪念邮票,是在伪满四版、五版普通邮票上加盖“鲁迅逝世十周年”及“暂作壹圆”、“暂作伍圆”、“暂作拾伍圆”等字样形成的,是加盖邮票。

鲁迅的形象曾多次荣登“国家名片”:1951年发行的(纪11)《鲁迅逝世十五周年》一套两枚(新中国首次发行纪念鲁迅的专题邮票)、1961年发行的(纪91)《纪念鲁迅诞生八十周年》一套一枚、1966年发行的(纪122)《纪念我们的文化革命先驱鲁迅》一套三枚、1976年发行的(J11)《纪念中国文化革命的主将鲁迅》一套三枚和1981年发行的(J67)《纪念鲁迅诞辰一百周年》一套两枚等。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这些进入邮票画面的鲁迅形象,分别采用了雕塑、油画、木刻、浮雕、照片和宣传画等艺术形式,这是此类名人邮票中所不多见的邮票现象。

除了肖像,鲁迅的手迹墨宝也曾多次荣登“国家名片”:《鲁迅逝世十五周年》纪念邮票左侧的鲁迅《自嘲》诗中的“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两句手书,后来在《纪念我们的文化革命先驱鲁迅》这套纪念邮票中又一次出现此句。

据许广平生前回忆,鲁迅非常关注和支持集邮活动。一来对于他这个终身以写稿、寄稿为生之人来说,邮票不能或缺;二来国内外文朋诗友、社会各界联络联谊的书信往来,亦须过手大量的中外邮票;三来他还有个喜欢集邮的宝贝儿子周海婴。这就难怪在《鲁迅日记》中,他6次提到过邮票的事。

鲁迅对喜欢集邮的人曾给予热心帮助,他平时常常留心收集各类邮票,送给朋友、同事、学生中的集邮爱好者,季天复(江苏南通人,曾任袁世凯总统府侍从副官、参谋部参谋。1912年至1920年的《鲁迅日记》中曾经50多次提到过季天复)就是其中一位。一次,鲁迅到南通会馆去看望季天复,就给他带去了10多枚日本邮票。

对同乡加好友的许寿裳,鲁迅所赠的邮票更多,这在鲁迅的日记及书信中都有较为详细的记录。

如1932年9月28日致许寿裳信:

现将《淑姿的信》一本,另行寄上,内附邮票一批,日本居多,满邮只一枚……此外各国邮票当随时留心。

1932年10月25日致许寿裳信:

日尔曼邮票三枚,并附赠。

1932年11月3日致许寿裳信:

邮票已托内山夫人再存下,信中寄呈。顷得满邮一枚,便以附上。

1933年3月2日致许寿裳信:

集得旧邮票六枚,并附赠。

1933年5月27日鲁迅日记:

上午季市(即许寿裳)来,留之午餐,并赠以旧邮票十枚。

在半年左右的时间里,鲁迅先生5次给许寿裳送邮票。这些邮票不仅是鲁迅有意集得,而且邮票品种也比较丰富。

鲁迅在世的最后几年,由于受到儿子周海婴的影响,自己也喜欢上了集邮。他不但收集国内的邮票,也注意收集国外的邮票。他与外国友人来往较多,如美国的史沫特莱,日本的内山完造、增田涉等。他常常把国外友人来信信封上的邮票收集起来。他当时正提倡木刻运动,从寄木刻图片的包裹纸上,他也剪了不少英、法、德、日等西方国家的邮票。他对当时新生的苏维埃共和国充满热情,对苏联邮票特别喜爱,常常委托在苏联留学的作家萧三、曹靖华等代为收集。他把收集到的中外邮票都放在爱子海婴那本小小的集邮册里,供海婴欣赏。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  作者:江志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