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班主任王占黑为何独得30万元文学大奖?

2018-09-22 09:29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阎连科、金宇澄、唐诺、许子东、高晓松 五位评委共同选出 90后班主任为何独得30万元文学大奖? 或许疼痛,但他们的青春不悲伤

首届“宝珀·理想国文学奖”近日在京揭晓,最终大奖颁给了90后新锐青年作家王占黑,获奖作品为她的处女作——短篇小说集《空响炮》。该奖项由阎连科、金宇澄、唐诺、许子东、高晓松五位评委共同选出,颁奖词中写道:“90后年轻作家努力衔接和延续自契诃夫、沈从文以来的写实主义传统,朴实、自然,方言入文,依靠细节推进小说,写城市平民的现状,但不哀其不幸,也不怒其不争。”此外,文学奖委员会还授予王占黑30万元人民币的奖励金。

高三班主任 请假来领奖

王占黑生于1991年,浙江嘉兴人,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其处女作《空响炮》一共收录八个短篇小说,小说主人公都是上一辈“半新不旧”的边缘人,按她的话说,是“上世纪90年代的昨日遗民”。与许多同龄作家专注于个人情感体验不同,王占黑的创作格局更大,她着眼于更广阔的社会空间和普罗大众。在人物表面的调侃、诙谐之下,传递出岁月的沉淀与思考。目前王占黑是一位高三年级的班主任,此次是特意请了两天假来京参加颁奖礼。她表示:“《空响炮》或许还有些单薄,尚未形成体系。但在这条为‘街道英雄’搭建的时光隧道中,我走得很开心,而且觉得越写越有意思。”

王占黑还介绍说,这个短篇集源自一个叫“街道英雄”的写作计划,已经持续了四五年,该计划的第二本《街道江湖》也已于近期出版。“这个写作计划从我上高中的时候就有了,那时觉得小区里很多叔叔阿姨都很厉害、有本事,我是说在平常社交、生活技能和精神面貌上。当时写了第一篇《小区看门人》,后来上大学就搁浅了,直到研究生才拾起来,重写了最初那一篇。发现不该美化、传奇化、英雄化,现在他们老了,大半辈子也并不称心如意,于是想要更真实、细致地去写。不过我仍然保留了‘英雄’这个称呼,觉得这个词也可以是平民的甚至反英雄的,然后不知不觉就写了很多人。在写的过程中我一直努力避免重复,希望能做到什么样的人都有。”

中国缺少针对青年作家的奖项

“宝珀·理想国文学奖”的评选对象为作者在45周岁以下、此前一年在中国大陆地区出版的中文简体版小说。自3月启动以来历时半年,吸引了近百部小说参评。文学奖委员会表示,该奖设立的目的乃是发掘富有潜力的、有长期创作的自我预期与动力的文坛新锐,支持有才华的青年作家,推广兼具文学性与可读性的中国当代文学。

评委阎连科说:“中国比较缺少这样针对青年作家的、这么隆重正式的奖项,我想它对于整个中国文学的创作,一定会起到长远意义。”评委唐诺谈到对文学奖的寄望时说:“文学可能越来越需要市场之外的奖励系统,因为文学往深层的方向走时,往往会跟市场性格背道而驰。这时候我们就需要另外一种补充的方式,把一些书从越来越强大的市场的决定性力量里头拯救出来。”

评委评奖 没有共识

首届文学奖参评的近百部作品展现出多元的创作面貌,其中包括都市青年的侧写、乡村中魔幻与现实的交叠、80后一代的青春漫游、边缘人的困顿、新军旅文学,还有大开脑洞的推理和科幻。入围决选名单的五位作家在某种程度上也可视为当下青年作家的代表,如双雪涛的《飞行家》为那些被侮辱和被损害的故乡人留下记录,阿乙的《早上九点叫醒我》写出中国乡土沉重的力量感,沈大成的《屡次想起的人》借助魔幻的想象描摹现实的故事。这些精彩各异的作品让评委们也难以定夺,评委高晓松就在颁奖礼现场爆料,当天上午的评奖会议中,评委们“完全没有共识,甚至可以说是背道而驰。同一个作品,有人给9分,有人给1分”,后来经过多轮投票才得出最终结果。在颁奖礼上,每位评委都对五部入围作品一一作出了精彩的点评。

责任编辑:张嘉玉(QC0006)  作者:崔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