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艺60年 朱绍玉创作剧目“好戏连台”

2018-09-21 08:10 北京晨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朱绍玉,著名戏曲音乐家,国家一级作曲,中国戏曲学院客座教授,北京京剧院艺术委员会主任,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京剧代表性传承人,享受国务院专家特殊津贴。从艺50多年来,创作了戏曲音乐作品170余部。在创作中,他大胆尝试、不断创新,为戏曲音乐改革做出了突出贡献。曾担任“2017新年戏曲晚会”“梅花奖二十周年”“梅花奖三十周年”等多部晚会的作曲、音乐总监。其作品分别荣获“文华大奖”“文华作曲奖”“五个一工程奖”“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奖”和“中国艺术节”“中国京剧节”“中国戏剧节”等多项国家级大奖。

■剧目安排

“好戏连台——著名戏曲音乐家朱绍玉创作作品剧目展演”由北京京剧院主办,北京市戏曲艺术发展基金会等单位主办。北京京剧院市场开发部主任朱甲代表剧院重点发布了剧目展演的具体安排:

●京剧《大宅门》

演出时间:11月14日、15日

主要演员:马博通、窦晓璇、翟墨、郑潇等

●新编京剧现代戏《狼牙山》

演出时间:11月17日、18日

主要演员:张建峰、王雪清、孟宪腾、王宁、毕佳旺、方旭等

●新编历史剧《下鲁城》

演出时间:11月21日、22日

主要演员:杜镇杰、张慧芳、方旭、张建峰、韩巨明、翟墨、常秋月等

●新编现代京剧《宋家姐妹》

演出时间:11月24日、25日

主要演员:迟小秋、王怡、张建峰、谭正岩、沈文莉、张馨月、朱强等

●大型现代京剧《党的女儿》

演出时间:11月27日、28日

主要演员:王蓉蓉、宋昊宇、陈俊杰、方旭、鲁彤等

●京剧演唱会

演出时间:11月30日

主要演员:谭元寿、尚长荣、叶少兰、李鸣岩、李崇善、陈少云、赵葆秀、杨乃彭、朱世慧、陈霖苍、孟广禄、安平、谭孝曾、王蓉蓉、杜镇杰、李宏图、迟小秋、董圆圆、史依弘、班典旺久、王艳、黄炳强、魏积军、张建峰、杨少彭、姜亦珊、包飞、方旭、谭正岩等

“好戏连台——著名戏曲音乐家朱绍玉创作作品剧目展演新闻发布会”近日在京报集团新闻大厦举行。戏曲,戏曲,无曲不成戏,但多年来戏曲唱腔设计都是幕后工作,很少走到台前,此次朱绍玉作品展演也是一次开先河的运作。

北京京剧院党委书记刘胜利首先致辞说:“朱绍玉先生是北京京剧院著名作曲家,也是当今杰出的戏曲音乐家。他不仅为京剧院创作了多部优秀剧目,还在全国戏曲界享有盛誉,为多个地区多个剧种创作了许多优秀剧目,并多次荣获国家级大奖。此次展演活动,是从艺术的角度举办,并带有学术色彩的活动。希望通过这次展演及相关活动,使朱绍玉先生的京剧作品产生更大的影响力,让更多的观众关注朱绍玉先生的音乐成就、关注京剧中的音乐创作、关注新创京剧作品。”

发布会现场,朱绍玉先生在感言中表达了对“戏曲音乐的现状及发展”“戏曲音乐家的重要作用”等问题的思考。他说:“这次展演活动完成了我从艺60年的夙愿,将是我创作的一个阶段性回顾和总结。我想举办这样一个活动主要有两方面的意义:一是让我有机会对以往的创作和戏曲音乐如何与时俱进进行深入分析和思考。在总结以往创作心得和经验教训的同时,为更多的创作者提供参考和线索。这次活动过后,我将从零开始,在艺术创作的道路上继续跋涉前行;二是举办这次活动也是希望能够再次唤起业内外对戏曲音乐的关注和重视,从而加大对戏曲音乐人才的挖掘和培养。戏曲音乐是中国戏曲剧种最重要的元素,‘无曲不成戏’‘戏以曲兴,戏以曲传’,戏曲音乐的丰富多彩带来了戏曲剧种的百花齐放,音乐也是区分剧种的重要标志。近年来,有些地方剧种在逐渐萎缩和消失,就是因为它的音乐创作人才断流,音乐几近失传。据统计,原来有360多个剧种,现在仅剩160个左右了。所以,戏曲音乐的抢救与发展刻不容缓、亟待解决,因此,我特别希望通过这次活动为戏曲音乐呼喊,为戏曲音乐人才呼喊,希望能够得到社会各界更多的重视和机会,为戏曲的继承和发展多做贡献!”

■众人评说朱绍玉

王蓉蓉:20年合作组成黄金搭档

从1994年,我有幸和朱绍玉老师合作,第一部戏就是现代戏《黄荆树》,从此开启了我们长达二十多年的合作。我主演了朱绍玉老师担任作曲的新创作剧目《党的女儿》《黄荆树》《蔡文姬》《宰相刘罗锅》《连升三级》《武则天》《下鲁城》《裘盛戎》等十部新剧目。有人说,我和朱绍玉老师的合作是“黄金搭档”,我对此感到十分荣幸,在这里,我更要向朱老师表示深深的感谢。

朱老师对每一部戏的音乐唱腔创作都十分认真,人物音乐形象准确、新颖又不失京剧的规律和特色,剧目创作特别是音乐唱腔创作的成功,为我们演员的表演打下坚实的基础,才有我们表演的成功。虽然演唱他创作的唱腔难度很大,但是通过和朱老师的合作,极大提高了我驾驭新唱腔的能力和信心;同时,朱老师在新剧目创作中,结合我个人演唱特点进行创作,《党的女儿》《黄荆树》等几部戏的合作,对我个人演唱风格的形成起到重要作用。

朱老师的创作风格和特色我有三点体会:一是他总能够将剧中人物所在地方的民族民间音乐元素与京剧音乐巧妙融合起来,就像京剧这棵大树上长出的新芽,比如《党的女儿》中的“小小杜鹃花”、《黄荆树》中的“月亮粑粑”,都很好听,受到观众的欢迎;二是他的新戏唱腔创作是有传统唱腔和流派演唱特色根基的,比如《党的女儿》唱段有裘派的唱腔、有程派的唱腔,还有根据“四平调”变化的新腔,让观众听了,既“新”又“老”;三是他的作品在乐队编制上,是在京剧传统乐队的基础上加民乐,能起到大乐队的效果,对于我们的新剧目演出推广,能够立得住、传得开、留得下,太重要了。

陈霖苍:把西北文化谱成音符

我和朱绍玉情同手足、亲如兄弟,他在青藏高原30多年,我在西部的黄土高坡45年,我们从小就认识,青少年在那儿一起学戏。绍玉是学文武老生出身,我学花脸,我们很早就结识了。

我想说朱绍玉的成功是大西北的苦,黄河水、西北风造就的。我跟绍玉走出西部后,到哪儿我们都以做西北人为自豪,因为在我们身上总有一股西北汉子的那种豪爽、诚挚和质朴。大草原、大漠和西部那种神秘文化哺育了他,他身上永远永远会流淌出这样一些让我们感觉既神奇又微妙的旋律和音符。很早很早的时候,我的老父亲有一部他的代表作《小上坟》。大家都知道里面有“柳子腔”,可谁知道这出《小上坟》的开幕曲是绍玉创作的,音符很简单,却铺设全剧、烘托全剧。当然,绍玉没有提出版权,我父亲那时候也很穷,没有他,我父亲的三部作品的影视资料留不下。

不管是西部的秦腔,还是甘肃的道情,宁夏的花儿,青海的平弦,朱绍玉都能把它和京剧有机地组合在一起,这个本事就是融会贯通。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