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世界看中国

2018-09-16 08:35 北京晨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海外汉学始于利玛窦,至20世纪至于繁盛。

外国人看中国,如隔岸赏花,自然会有一些隔阂,很难达成理解之同情。但也正因为没有这种理解之同情,所以不被日常所遮蔽,常能生出独到的见解来。

对于汉学,中国学者初期是不屑的,但随着西学东渐,汉学对中国历史研究产生了深刻影响,如今许多在教材中被视为定论的观点,其源出自汉学。有了这份沉淀,在今天读者看汉学,反而容易产生一种亲近感,因为太多前提相近,更容易沟通。

这种过分亲近的汉学,其实倒让人警惕。学问应从陌生中来,太熟悉了,就容易僵化,而僵化了,就容易堕落。

所以,读汉学也有技巧,那就是不只读汉学中的经典,也要看看它的新发展,只有新旧参照,才能领略汉学思维的独特,而思维总比知识、观点更有价值。

我们生活在一个全球化时代,中国必须看世界,世界也在看中国。在超越了初期的新鲜感后,显然还需要更深的沟通。要想成为世界人,就不仅要知道世界怎么看中国,还要知道世界看中国的逻辑。

海外汉学丛书的辉煌,是不必多说的,它在读者中已建立了崇高的口碑。其实,此外仍有很多汉学新书,值得一读。陈辉/文

责任编辑:张静(QC0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