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遗衍生品被带火 这些热播剧道具你入手没?

2018-09-13 11:57 扬子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最近,你入手了绒花、富察皇后十八子手串和夜神人鱼泪手串没?清宫题材剧带火了被戏称为“多肉”的南京绒花,南京绒花非遗传承人赵树宪在南京民俗馆的工作室,常迎来追剧慕名前来的游客,还上了《快乐大本营》等综艺节目,也有不少媒体追访。清宫剧非遗热后,到底给非遗衍生品开发带来了怎样的钱景呢?扬子晚报记者就此做了一番采访。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张楠

绒花热访客多,老赵订单来不及做

对于这一波绒花热,正在工作室忙活的赵树宪表示完全出乎意料之外,至今还觉得有点蒙,备受各种来访“打扰”。但最真切的感受是,订单多了,手头的活儿靠他一个人,还有5个年轻弟子,根本来不及做。

而且因为南京绒花红火,许多人也知道了扬州绒花。历史记载,绒花分为南方和北方两个制作流派,其中,南派以扬州和南京为代表,最早在唐朝就直供宫廷。而以北京为代表的北派,与南派有很多相似之处,但在外观上还是有很明显的区别:南派绒花细腻、造型生动,北派绒花造型夸张、粗犷。《延禧攻略》中,秦岚饰演的皇后为反奢靡,以绒花作为头饰。历史上,绒花生来就“低调而不失奢华”,还很“百搭”。细腻生动的南京绒花为“白月光”富察的温婉形象添色不少。

过去绒花习惯了做绒鸡用于出口,或者是戏剧头饰,但老赵并不满足于这些。“过去绒花只能做头饰,大多大红大绿。而这些年,绒花饰品不仅门类多了,也蜕变得色调更为雅致,也更符合当代人审美。甚至用途创新,已经跳出原本行当,变成了一种装置艺术。”他早在2009年就开始帮剧组做影视道具。这源于2008年关注到李少红将重拍电视剧《红楼梦》,旧时南京“一事三节”(婚嫁喜事和春节、端午、中秋),妇女孩子们都会在发簪、发辫或两鬓插绒花作为装饰。但绒花最早其实就是“宫花”,是专供宫廷享用的,后来才慢慢流入民间。《红楼梦》里,周瑞家的去梨香院,薛姨妈让她将新得的十二只宫花带去分给王熙凤、贾家三位小姐和林黛玉。这“宫花”就是“绒花”。但是当赵树宪辗转联系上《红楼梦》剧组时却被告知,剧组已经开机,所有的饰品都早已准备好了。但后来老赵的朋友圈紧跟影视制作,接触到更多的舞美造型、汉服爱好者。与劳伦斯·许合作为女星打造红毯礼服,还有电影版《三生三世》上映时镜头只是一闪而过,传播都没有这次来得迅猛。

绒花衍生品不受剧方青睐,市场仍待发展

记者也注意到,其实不止绒花,“延禧”系列IP衍生品都蹭了一波热度,手机壳、帆布包、抱枕等,富察皇后同款佛珠手串也颇受欢迎。

另外,其他热剧中也有大热延伸品,比如《香蜜沉沉烬如霜》的追剧粉丝就热衷于买小鱼仙倌戴的夜神人鱼泪手串。

但《延禧攻略》剧方也表示,对这个戏来说,不是所有的道具都适合做衍生品。比如绒花的出现,主要是针对富察皇后“不喜奢华、提倡节俭”的还原,所以不论主角或者配角,都有用到绒花。我们做过市场调查,当下女性的社交环境对绒花做配饰的适应性不高,所以这部分没有做更多的开发。

近几年来,随着影视行业快速发展,不少热门剧都推出了衍生品,并得到市场认可。2017年古装剧《楚乔传》《九州·海上牧云记》《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相关衍生品都随着剧集同步上市。在行业发展初期,衍生品的形式多以影视元素的实物为主,如使用剧中人物形象,对文具、服饰等实物进行贴片而成的衍生品是最常见的,这类衍生品成本低,但也很容易出现粗制滥造现象。面对不同消费群体,电视剧衍生品开始进行精细划分,除了贴片形式外,手办、玩偶等针对中高端用户的衍生品也在批量推出。

记者也注意到,从部分电商平台上来看,销量比较好的依然是胶带、手机壳这类看起来小利润产品,比如《九州·海上牧云记》卖的最好的就是28元一个的胶带。很多衍生品处于无人问津的状态,看似是个赔本赚吆喝的市场,但有业内人士认为,国内衍生品都还是盈利的,从版权角度来看,赚取的是版权费和利润抽成费。

有专家表示,在国内动漫市场中,《熊出没》和《喜羊羊与灰太狼》的衍生品开发就非常成功,但真人影视IP可供系列开发的内容依然缺失。中国电视剧衍生品市场,甚至影视衍生品市场仍处于发展初期阶段,目前行业发展的最大掣肘源自国内IP粉丝基础不够强大,能够有效支撑起市场的IP数量不够多。另外还存在正版一经推出,市场就跟着出现了盗版产品,虽然国家近几年来加大了版权保护力度,但还需进一步增加盗版产品的违法违规成本。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