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盛中国 优雅一辈子

2018-09-13 08:21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9月7日晚间,一个噩耗突如其来——我的哥哥盛中国不幸因心脏病去世。对于他的亲人们来说,这是多大的打击,多么大的痛苦!难以言表。

应北京晚报记者之邀,我特别写下这篇短文,以表达对哥哥的回忆与怀念,也让那些爱戴他的人对他有更多的了解。

对生活很“讲究”,品味高

盛中国,哥哥的名字中饱含着“盛世中国”的意蕴,他是一位多年活跃在艺术舞台上,极受欢迎,始终焕发着青春活力的小提琴家。他那一贯的、执著的对艺术的热爱以及对美感的追求,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任何时候去哥哥家,从来见不到凌乱不堪。尽管家里的东西很多,有乐谱,有字画,有多把小提琴,有琴盒,有古董,有书刊,有吃食……但是都分门别类,收拾得井井有条,布局得富有艺术感。

至于他自己的服饰穿戴,那就更是讲究、毫不马虎了。

哥哥经常买衣服,而且很会买,会还价,会挑选。有时他也送衣服给我。他不知道我的尺寸,可是总是买得很合适,品位也好。素有素的美;艳有艳的贵气。他太太称赞他只要看过这个人,不知道尺寸也会买来合适的衣服,这是他的一绝。哈哈!哥哥有时总对我说:“注意个人仪表不仅是自己的享受、自爱,也是对他人的尊重。”他说得很对!为什么他这么受人欢迎和爱戴呢?这除了他的小提琴拉得好不能说与他对穿戴的重视无关,我认为正是由于他用心打造自己,才会给人与众不同之感。总会令人眼前一亮,从而有一种愉悦感,一种艺术感,也是一种品位展示。自然而然会令人折服。

哥哥这种爱美和讲究并不是后天养成的,而是他与生俱来的,可能是天性吧,因为在童年时期他就是如此这般的。记得我们七八岁时,我总是披散着头发不去梳理,天热还喜欢赤脚到处乱跑,可是他从不。他总是衣服穿得整整齐齐,头发梳得好好的,从不光脚到处乱跑。与他对比,我觉得我倒是像个男孩子,而他像个女孩子。

担起长兄责任,照顾弟弟妹妹

我们出生在音乐之家,盛中国是长子,我是大女儿,在家排行老二,下面还有一串弟弟妹妹……“儿多母苦”,这是我母亲常感叹的一句话,做父母是辛苦,可是孩子们在一起生活很热闹啊。大的也会带小的。

哥哥是老大,当然就是孩子们的头了,他也的确像个头儿的样儿,很有范儿,有领导能力。凡是到外面玩,他都领着我们,或是放风筝,或是打弹子,拍洋片,打克朗棋,玩官兵捉强盗,爬墙头,下池塘,粘知了……凡是孩子们喜欢玩的玩意儿他都会带着我们玩。他虽然是“领导”,但是由于天性温顺,作风文雅,又长得白白净净穿戴整洁,从小就受到一些女孩子的喜欢。长大了当然就更是受欢迎。

我家有七个男孩子时只有我一个女孩,所以“物以稀为贵”效应,我就特别受到父母的宠爱,(加上我也的确很乖懂事又长得可爱)。凡是我和哥哥发生矛盾和冲突,不问青红皂白,肯定挨骂的是他,如果我哭诉告状,他有时还要挨打。现在想想真是不公平!对哥哥更怀有深深的歉意。据我母亲说,如果我跌跤了,那是哥哥没有照看好我,他也会挨骂……唉!

我们自幼生活在一起,后来由于父亲工作调动,我在13岁上转学去了上海,哥哥则留在了北京,父亲工作到了南京。我们就此分开了。最初几年我很不习惯,离开亲人,一个人在上海住读非常想家,想念哥哥弟弟妹妹们,但是没有办法啊,只有忍受痛苦。每年只有暑假可以回去团聚一下。

哥哥不仅是位出色的小提琴家,还是一位社会活动家,一个心地善良有博爱之心的人(这是受我母亲的影响)。他孝敬父母,爱护弟妹。父亲65岁就因病离世了,哥哥更是长子代父,担当起了全家的责任。事无巨细,他都尽可能担当。正因为他处处起到表率作用,我们这个人口众多的大家庭才能够凝聚和睦。记得他到苏联留学,在莫斯科音乐学院学习时,师从顶级小提琴家柯岗教授,参加柴可夫斯基小提琴国际比赛获得特别奖。那个年代正值我国处于全民饥荒时期,弟弟妹妹们吃不饱营养不良,有的染上肺病,有的鸡胸,个子矮小,有的频发哮喘……我和哥哥为此都非常心焦。我在上海,条件好些。只要有可能,我和他都会想方设法给父母给弟妹们弄些吃的穿的。记得他从苏联回来时还送过一条方形围巾给我,那是人造棉的料子,是灰色的底子上面印有一些小花纹,很雅致。我用了许多年。每当用到它时我就想到是哥哥给予我的温暖。其实他在苏联学习时期生活费很少,他也是省吃俭用攒下点钱买这些的。

艺多不压身 厨艺木活样样精

我和他一直分住在不同城市。我在上海他在北京,我们见面机会不多。只要他一回到南京家,就会与父亲切磋琴艺。可是我不,因为我耿耿于怀父亲教我们拉琴时太过严厉,挨打受骂是经常的。

与哥哥相比,他才算是一位真正的音乐家。因为他是那样热爱小提琴,整天琴不离手。有钱就买小提琴,像爱孩子不嫌多那般!我与他不一样。在我看来练多了琴灵感就消失了。我为自己的懒惰找到很多理由,甚至还练就了一种少练琴,或者几乎不练琴拿起琴来就能拉的本事,而且音准、技术都还到位。如果有人问我窍门在哪里?我的回答就是:好方法加上好脑子。

上些年纪后,我只要有机会与哥哥接触,都会用心地观察他,力求从他那里学习到一些精湛的技艺,或者听到他讲一些金玉良言,每次总能收获满满。

哥哥是一个精致的人!他的琴总是擦拭得干干净净。我不是,比较马虎。他性格温和,很少对人生气发火,也从不说他人的短处。可是我不是,我经常会发些牢骚,耿耿于怀,还会忍不住评述他人的短处,有时几乎达到“牢骚满腹肠要断”的地步。他总是劝说我不要和他人闹矛盾,不要吵,可我就是很难做到。直到最近才有所改善,到了这般年纪,我终于明智地学会了释怀。

除了拉琴以外,哥哥还是一个美食家,不仅会吃还会掌厨,烧出的菜不比厨师差,绝对是色香味俱全。

他的木匠活也是自学成才的。在经济拮据的那些困难年代,他会改装和油漆旧家具,看得我眼热,也学会了他这一套。

亲爱的哥哥盛中国在三天前与世长辞!我的悲痛是永不会消失的。他是真的逝去了吗?不会的。他留下了那么多的演奏录音和视频,怎么会消失呢?他没有消失,消失的只是躯体,他的灵魂,他的气场将伴随着小提琴的旋律永远萦绕在人间,永远存活在我们的心里……

关于我的哥哥盛中国,要写的太多,泪湿衣襟,就此打住吧!

2018年9月10日,于挪威奥斯陆。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