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电子国风音乐了解下

2018-09-04 09:01 中国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SING:电子国风音乐了解下

电子音乐不是新事物,古风也已成了00后的流行文化,那——电子国风,你听过吗?由赖美云(通过《创造101》节目出道现同为火箭少女101成员)、秦瑜、蒋申、许诗茵、林慧、吴瑶、陈丽、边丽这8个平均年龄20岁左右的女孩组成的电子国风音乐团体SING,被一位外国粉丝评价:“这只能在中国看到!这不是J-POP,不是K-POP,是C-POP啊!”

2016年,SING推出一首风格温柔清新的中国风歌曲《柒月》,当时收获不少好评。“突然发现,无论长相身材气质爱好经历,我们团的女孩都是典型的东方人。”秦瑜说。

秦瑜从5岁开始学民族舞和中国舞,一直到高中后因为课业压力才中止;蒋申小时候喜欢看古装剧,爸妈一出去上班,她就把家里门窗关起来,打开音响接上话筒,倾情演绎电视剧主题曲,唱得太投入以至引来邻居投诉;许诗茵的阿姨是做刺绣的,一到假期,她就去帮阿姨做绣花鞋的鞋面,先画出纹样再串上珠片,颇有古代女红的感觉;林慧是湖南人,在初中时参加了“常德丝弦”(流行于湖南常德沅江、澧水一带的传统地方曲种,2006年列入国家级非遗名录——记者注)的表演,获得第四届全国少儿曲艺大赛的第三名……

于是,在敲定团队风格时,中国风成为首选。不过,她们很快意识到,单纯将传统的东西原封不动地还原,在形式和创作上会受到很大限制。于是,转型之作《寄明月》融合了传统民乐元素,无论是歌词、配乐还是造型、舞蹈,都以中国传统元素为基调,在此基础上加入电子乐。这首歌曲的MV在海外视频网站上的播放量超过400万。

秦瑜有舞蹈基础,也担任团队的一些编舞工作,“编舞不可能只有表面的动作,还得结合这首歌的歌词和意蕴”。一首《倾杯》讲的是祝酒,秦瑜就去查资料,了解不同民族的祝酒习俗,把祝酒的动作和仪式加入到舞蹈中。很多观众看过以后,真的就记住了这些习俗。

“电子国风刚出来的时候我们很忐忑,不知道大家接不接受。结果慢慢发现,大家都特别喜欢,而且很惊讶觉得原来中国文化还可以这样来呈现,越来越多的人自发地帮我们传播。”秦瑜觉得,年轻人并非不愿意了解传统文化,只是需要一些新的形式。

比如,《寄明月》最初的走红就是凭借一支扇子舞;而《夜笙歌》将西南少数民族元素与嘻哈、EDM(电子舞曲)融合,编曲上加入了芦笙等民族乐器与民歌唱腔,服装上加入了西南拼布、苗银等细节。

8月12日至14日,由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等主办的第二届国际青年大会在深圳举办,SING以“青春大使”的身份在开幕式上表演了新曲《夜笙歌》。身穿苗家风格服饰的女孩们在台上跳着苗舞与街舞的混搭,唱着“跑出吊楼外,月光下一片斑驳竹海,芦笙响起来,人影排成排……”台下没见过“世面”的外国年轻人纷纷举起手机拍照。

在之后的主题论坛上,秦瑜代表SING作了题为“当代青年文化与传统文化的传承创新”的英文演讲。“年轻人喜欢新鲜事物,和传统文化并不是对立面。‘电子国风’最大限度地保留了中华传统文化的内核,同时融入现代的电子节拍,再通过年轻人的聚集平台,以他们所喜欢的方式进行传播。”

SING的主要阵地是互联网,作品多在网上发布。粉丝的年龄跨度从小学生到80后的“中年人”都有,也都在网上观看——当然偶尔也想见见这些女孩们。粉丝们爱之深责之切,还监督SING的作品,一旦没有达到期待水准,就和女孩们商量下次应该如何改进,这让她们又回到了上学时交作业的忐忑。

离开镜头,年轻人的生活也和传统文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秦瑜一度喜欢诗词类综艺,买了本诗词书天天背;许诗茵随身带小本本,看到听到的美丽诗句,赶紧记下来,回到家,还要在另一个小本本上誊抄一遍;林慧最近在学古筝,“我坐在古筝前就忘了时间,一坐最少两个小时”……

至于蒋申,她继承发扬了“国粹”,教会了全团的女孩打麻将。爱唱爱跳爱笑的年轻人,多副面孔下,都是青春。

责任编辑:纪敬(QC0003)  作者:蒋肖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