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空 一窥大唐之美——读《花舞大唐春:解读何家村遗宝》

2018-09-03 08:33 新民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花舞大唐春》,一个来自大唐的时间胶囊。

到底,大唐是什么样子?是电影《聂隐娘》里的奇幻场面,还是典籍里那耳熟能详的诗句?1970年10月,一个普通的建筑工地上,意外出土的两瓮一罐,满载着来自大唐巧夺天工的器物,带领着人们穿越时空,揭开了大唐最雍容的一面。

何家村遗宝是一个传奇,它揭开了不少历史谜团,“原来如此”!然而它又带来更多的疑问和迷茫,更不用说发掘48年来因它而起的那些旧闻与轶事。《花舞大唐春》的作者齐东方先生就是一位致力于此的学者,由他撰写本书,解读何家村遗宝和它背后的故事,诚如齐教授所言“每件器物都暗藏着一个‘按钮’,按下所有按钮,它们就会‘孔雀开屏’似的,展示唐代历史的复杂、优美和离奇”。

如果你只有一丁点时间来了解中国的金银器,那不妨先看一眼何家村窖藏,只要一幅像素够高的彩图,便足以震惊读者。人类本能地对闪烁着亮丽金属光泽的物品有着难以言表的占有欲,而造型优雅、装饰华丽的做工又勾起了对美本身无限的怜惜。更何况每件文物有着标致的正面照、侧面照,如此诚实收录数百幅“写真”的图文书,令人赞叹。

不仅是美图,内文也是满满的干货。遥想当年,唐明皇在承天门上陈乐设宴招待臣属,其间向楼下抛撒金钱作赏赐,诸司官员争抢金币。贵妇们用着“动如丸走,止与轮停”的小巧金属香囊,周身围绕着沁人的芬香,手腕上戴着一对白玉臂环,黄金打造的铰链相连、机关紧扣。丝绸古道上驼铃阵阵,粟特人的商队满载大量货品,富有西方色彩的罕见的异宝来到长安,迎合了开放的唐人对异域情调的审美追求。宫禁的丹房内,各地进贡而来的珍贵药材被小心登记管理,再加工研磨炼制,满足了帝王对延年益寿的渴望。大量史料、诗文的记载,参考现存的壁画、雕刻,结合何家村遗宝提供的实物信息,读者们将领略一番不同于以往的大唐生活。

在历史的长河中,盛宴戛然而止,几铲黄土下,掩盖了一个最大的谜团:“何家村遗宝究竟属于谁?它什么时候被埋入地下?”以这一谜团为线,始终贯穿全书。

为解开谜团,作者分析了早期研究者的认识:如邠王李守礼家藏、钱币收藏家说等论点,通过梳理文物特性、出土地点、史实逸闻等蛛丝马迹,剥茧抽丝,本书最后抛出了租庸使刘震可能是这批宝藏的埋藏者这一研究成果,环环相扣,给本书增添了宛如推理小说的趣味,又留有足够的空间供读者自己思考,构思巧妙,令人拍案叫绝。

作为奢华大唐的一个缩影,何家村遗宝展示了盛世年代的雍容华贵;通过《花舞大唐春》一书,读者得以一窥未经修饰的大唐之美;阅读本书,品味文化,体味唐人那令人惊叹的智慧与才华。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  作者:李晓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