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丑外扬》导演顾威:我是现实主义的坚守者

2018-08-29 11:45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家丑外扬》剧照 剧方供图 千龙网发

“北京故事”优秀小剧场剧目展演的压轴剧目《家丑外扬》将于8月31日至9月1日在北京人艺实验剧场上演。该剧是在2017年首演之后再次登上人艺舞台。近日,记者采访了该剧的导演顾威,了解这部剧在编排过程中遇到的故事。

一部人艺风格的外国戏

这部剧只有两个角色,丈夫是一个建筑公司管理处处长,升职在即。妻子在图书馆工作,两人收入可观,两人的独子也在大学即将毕业。一家三口,幸福美满。就在此时却飞来横祸——独子在父亲所属单位工地实习时因吊车撞高压线失去双臂住院。出院前的头天晚上,夫妻俩为独子致残事开始唇枪舌剑、互相揭短,将家中丑事全部外扬于公众。

该剧的编剧是前苏联剧作家A·盖利曼,他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崛起的一代“生产题材”作家中的佼佼者。《家丑外扬》是盖利曼的第四部作品,写于1980年。导演顾威认为,这部剧虽然描述的是苏联八十年代的事情,但是在现在中国的家庭同样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家丑外扬》全剧两幕,只有两位演员,如何不让观众觉得腻烦,是顾威在编排该剧时担心的问题。两个人的戏,大多数时间都是听两位演员对话,但这些对话中包含着纷繁复杂的人物性格和丰富的戏剧冲突。大量的台词、高频率的节奏,让只有两个人的舞台变成了一场人性的近身肉搏。“这样的戏剧从生活中来,到生活中去,处处都有生活中人性的缩影,观众的反映非常好。”实际的演出效果打消了导演顾威当初的担心。

导演顾威说,对于这部剧的排演,在表演上力求坚持北京人艺演外国戏的风格,不在“像不像外国人”上下功夫,而把精力放在人物及其相互关系上,放在通过深挖台词微言大义来展现人物上,这是戏剧艺术的根本所在。

《家丑外扬》剧照 剧方供图 千龙网发

把舞台变成镜子 反映真实生活

《家丑外扬》的导演顾威,虽然满头银发却是精神矍铄,走路步步生风,香烟不离手。顾威一直坚持自己对戏剧的初心:“戏剧的初心就是通过人物给观众以感染、启发和教育,一部戏就应该坚持演戏的传统状态,从现实中来到现实中去。”

顾威说:“我是现实主义的坚守者。”戏剧的现实主义,不仅在人物,也在戏剧的精神和内涵。直面人生和人性,需要勇气。《家丑外扬》就是一部现实的剧,这是一部80年代前苏联的剧本。顾威一看到剧本,就感觉到当今中国的家庭关系跟剧本中的描述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夫妻两人各怀心思的状态,为了儿子所做的打算,这部剧中有很多中国家庭相处方式的影子。”

过去常说的“在典型环境中创造典型人物”如今似乎不常听到了,《家丑外扬》就是“在典型环境中创造典型人物”的典型范例。忠实于生活,忠实于社会,忠实于人性,事实证明,历经岁月也不会过时,敢于直面社会生活现实,既要有勇气,也要有思考。

《家丑外扬》中的“丑”,不是指生理上丑,这里的丑,是精神层面的丑,这是艺术精神层面的“人间喜剧”。这部剧不是通过“爆笑”来抒发观众情感,而是将舞台打造成一面现实的镜子,让观众看到舞台上反映出的人性而会心一笑。

《家丑外扬》剧照 剧方供图 千龙网发

小剧场”值得工作者俯身探索

谈到小剧场戏剧的现状,顾威认为小剧场戏剧绝不是所谓“实验”“先锋”的代名词,更不是标榜“创新”者为所欲为的自留地,也不是对大剧场的“补充”。小剧场戏剧较之于大剧场戏剧,由于观演关系的变化、舞台空间的不同,在舞台呈现形式和演员表演方法上都是有着自己的特点,是值得戏剧工作者俯下身子认真实践、脚踏实地努力探索的,以“游戏”心态恐怕是排不出好的小剧场戏剧作品的。

曹禺曾提出的一位好的话剧演员要做到“四听”——听得见、听得清楚、听得明白、好听。顾威不无遗憾的说:“然而这早已不是话剧演出的底线标准,无论在大小剧场,佩戴胸麦、耳麦、头麦的演员比比皆是,甚至成了标配。我曾见过在一二百人座席的小剧场演出,台上的演员们还要戴麦,然而仍是听不清他们的台词。”

“话剧总得把话说好吧,如今似乎会说话的人就能演话剧,什么人都可到话剧来客串一把。”顾威认为,话剧首先是“话”,以对话冲突成塑造情境、人物和故事。没有话或不以语言为绝对主要手段的,可以是别的任何东西,但绝不是“话剧”。现在以“先锋”“创新”为幌子,五花八门不伦不类的剧目,混迹于各种舞台或非舞台上。长此以往,戏剧的创作就会脱离生活,这种状态让顾威十分忧心:“仿佛话剧是个筐,什么奇幻的都能往里面装。舞台上的创作还是要接地气。”

导演顾威 剧方供图 千龙网发

人物简介

顾威 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导演。1991年执导话剧《天下第一楼》获首届文华大奖,文华导演奖;1995年编导话剧《旯旮胡同》获第五届文华大奖、文华编剧奖;1996年执导北京曲剧《烟壶》获第六届文华新剧目奖、文华导演奖。

责任编辑:张静(QC0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