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平凹:了解中国审美趣味最重要

2018-08-28 08:23 北京晨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8月25日,人民文学出版社在北京图博会暨北京图书节上举办了人文社贾平凹海外版权成果分享会。作家贾平凹亲临现场。此外,来自墨西哥、意大利、英国、哥伦比亚和黎巴嫩的五位出版人和译者也参加了此次活动,并向中外读者分享翻译在海外出版贾平凹等中国作家作品的感受,及海外推广成果。

译者眼中的贾平凹作品

贾平凹是我国当代文坛富有创造精神和广泛影响的作家,也是最先走上国际舞台的中国作家之一。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臧永清介绍,贾平凹的作品已被翻译成英、法、德、俄、日、韩、越南语等30多个语种,并进入多国市场。据了解,在众多贾平凹作品的翻译版本中,意大利汉学家乐洋和卡特琳娜合作翻译的意大利语版《带灯》于今年7月获得了意大利克拉里丝·阿皮亚尼(Claris Appiani)翻译大奖。

活动中,作品《老生》的意大利语译者李莎和英语译者克里斯托夫最先发言。李莎称,此前自己就参与了人文社海外“8+8互译”项目,特别提到了如何在翻译中处理贾平凹极富地域特色的语言。而该作品的英国译者克里斯托夫·佩内博士也提到了《老生》故事中的《山海经》片段,通过此片段他对中国传统文化进行了深刻研究。他称,除了《老生》以外,《极花》《秦腔》等作品的英语版也正在翻译中。

墨西哥二十一世纪出版社刚刚出版了《极花》,这是贾平凹第一部被翻译成西班牙语的作品。《极花》的西班牙语版编辑艾莲娜·巴赞说:“二十一世纪出版社图书发行遍布整个拉美地区的大型出版社。2017年我们启动了‘中之国’书系,专门与资深汉学家合作,出版中国当代文学作品。”翻译过贾平凹短篇小说《制造声音》西班牙语版的青年译者罗豹鹿从译者的角度讲述了向拉美出版社和读者推荐中国文学的经验,他说:“共同的情感是人类交流之本,文字文学的魅力在专业翻译家和出版机构的共同合作下,能够打破地域阻隔,传递到更多角落。”据悉,除以上几个语种,法语版《带灯》也将于今年10月在法国面世,俄语版的《秦腔》也通过“中俄互译项目”于活动当日首发。

贾平凹提倡翻译出中国味道

贾平凹的作品极具地方特色,不少译者反映在翻译中其富有地域特色的语言都成为了需下工夫克服的重点。对此,贾平凹表示,其实翻译方言特别简单,稍加注意即可。但他最担心和最需要注意的是,把中国作品里的味道翻译出来。他认为,中国的作品基本上分为两个大类:其一是故事创奇色彩较强的作品,如《水浒传》、《三国演义》;而另一种则是故事性不强,要靠别的东西来推动的动品。贾平凹举例称,这类最著名的就是《红楼梦》,“《红楼梦》是中国最伟大的一部小说,但是《红楼梦》翻译出去后,在海外没有产生特别大的反响,我估计是翻译方面有难度。”他说,中国人讲究语言的节奏、色彩、空白和象征,而且文字背后还有很多意向。

贾平凹强调,中国文字特别讲究,一句话不仅把现在情绪真实表达,还蕴含着好多东西,所以他在参加第二次翻译大会提出:翻译中国作品,起码要了解中国,了解中国文化,了解作家深度趣味的东西。他坦言,几十年来,中国没有任何一个作家不受西方思想文化的影响,虽然在作品的价值、思想,对人性态度等方面都有所触动,但创作时好多作家更是追求写出有中国味道的作品。“翻译的工作确实非常难,因为他付出的工作量比原创者还要大。但我想说,在翻译作品时,对中国的历史、文化、审美,尤其是审美趣味上要了解,这是最重要的。”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