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被修饰过的历史胎记

2018-08-27 10:32 人民日报海外版

打印 放大 缩小

“故事是人生必需的设备。”肯尼斯·伯克对故事的概括真是生动精妙,耐人寻味。

那么,传说呢?我不揣简陋,尝试对留传在人类各个民族、各个地区、各个部落的铺天盖地的民间传说,也用一句话来作概括:“传说是修饰过的历史胎记。”

简言之,设备是外在的,即靠外部力量制作。换成创作术语来说,是可以虚构的。而胎记则是与生俱来的,虽然也可以修饰,即也可以有一定的虚构,却无法脱离母体的基因。传说也好,故事也好,作为民间文学最重要的载体,几乎对每个人的成长都起到过潜移默化的影响作用。从涉世不深的孩童到经历丰富的成人,都或多或少地接触到过神话传说、民间故事、童话寓言,并从中分辨真善美,懂得世界运行的基本准则,学会处世之道。可以说,民间文学是人类最早的启蒙教材,也是一代代人生产生活经验的生动总结,更是历史赋予人类的最原始、最宝贵的精神财富。

民间传说带有浓郁的地方色彩,这和当时创作者所处的地理环境和人文环境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几乎每一部作品都沉淀着不同时代的思想、文化、道德因素,反映着不同地区民俗文化的基本特性。几乎每一部作品的诞生,都经历了千百年的口口相传、修改补充、反复锤炼。这些来自社会底层的民间叙事,充斥着传奇色彩和本土气息,经历过无数次社会动荡和体制转型,却依旧带着强大的生命力沿袭至今,其中所蕴含的文化内涵与精神密码,足以激发一代代人孜孜不倦的探索情怀。我想这也是民间传说让人着迷的重要原因之一。

我的故乡枫泾,天泽地润,有着1500多年的历史,是蜚声中外的江南名镇。在这方天、这方地里,大自然惠泽给它得天独厚的条件,不同的时代境遇又构成了它别具一格的个性。先民们胼手胝足开拓了这片物华天宝之地,又用慧性灵心创造了人文荟萃的显赫声誉。在美丽的古镇,难以尽述的迷人传说与故事启迪着人们的想象,悦耳动人的民歌又陶冶着人们的情操,含蓄蕴藉的民谣民谚扩充着人们的处世智慧。虽然风卷云涌的历史总是稍纵即逝,但这些贮存于民间的瑰宝,却像洁白的乳汁绵绵流淌,哺育着一代又一代的子民。

在这块宝地上,有太多值得记下来的民间传说,而且,虽然许多作品情节相同,但由于传承人的叙事方法与立场态度不同,竟会呈现出千差万别的气象。如何精准地描述人物之间的微妙关系,如何抓住矛盾让情节发展层层推进,如何把传说的来龙去脉讲得惊心动魄,如何用个人辨识度很高的语言风格抓住读者,如何又在故事中提炼出生活的本质和作家的识见,这对传承民间传说的创作与整理者来说,都是非常有难度的考验。

著名故事家郁林兴的《枫泾民间传说拾遗》可以给予我们满足与惊喜。从上世纪90年代初起,林兴就潜心研究古镇枫泾的历史文化。他花了大量心血去挖掘口口相传的民间传说,将不同版本加以梳理,从繁杂纷乱中甄别出璞玉浑金,最后以郁氏独特风格重述民间传说。《海瑞罢官事起枫泾》《徐阶梦断徐角佬》《伍子胥遇难千金塘》等故事,讲述了中外著名历史人物和古镇枫泾的密切联系,为枫泾增添了浓厚的人文色彩。《离奇面杖港》《打不牢的桥桩》《天香豆腐干》等故事,从多方面切入,还原枫泾当地的历史建筑、文化古迹、民间美食,让人耳目一新。《白龟神医》《神鸟相助破龙脉》《五个泥墩救新义》分别从不同的角度,运用不同的叙事手段,反映出枫泾丰富多彩、趣味横生的民间生活。

写完这些字,我想,今晚我可以烫上半壶枫泾老黄酒,就着三两枫泾豆腐干,去品鉴一个微醺的梦回枫泾的夜晚了!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