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走出去要靠“鲜活中国人”

2018-08-21 08:15 北京晨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近日,第三届全球华人国学大典系列高端沙龙之“壁垒与对话:中国文化如何走出去”在北京船山书院举行,成中英、洪汉鼎、阿克曼、沈清松等中外专家学者在跨文明对话的语境下,探讨中国文化打破壁垒实现真正走出去需要“知己”和“知彼”。

活动当天,著名古筝演奏家常静来到现场,她作为一名中国文化走出实践者,参与了很多与世界各地艺术家的交流活动。结合近些年传播中国文化的经历,她表示,真正跟各国各地的音乐家有了深度的接触后会发现,其实大家在文化上的隔阂没那么多。“‘壁垒’这两个字我从来没有感受到过,人和人之间的交流只要你用心、用真诚的笑容去面对,就是很容易的事情,尤其是我们还有音乐这个桥梁。”她认为,一个艺术家身上有沉淀下来的多年的东西,自己也正是以一个中国音乐家现有的样子,一个鲜活的人与世界各地的音乐家交流。

对此,多位专家表示了赞同。凤凰网总编辑邹明称,中华文化走出去,首先要解决自己的问题,不要背负太过沉重的包袱,也不能只有大熊猫、中国菜、功夫等。“文化自信首先是个人的自信,要特别注重人。中国文化要得到外面世界的认可,得靠一个个鲜活的中国人”。

知己:要知道我们能够做什么

歌德学院中国区前总院长阿克曼是一位著名的汉学家,他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翻译过莫言、张洁、王朔等作家的作品。但对于“中国文化如何走出去?”的问题,他仍坦言一时回答不了,“什么叫中国文化,什么叫西方文化?文化是一个丰富、复杂和多元的体系,包含了多种内涵。当我们在谈论文化走出去的时候,必须要更加聚焦,更加清楚自身的文化到底是什么。”而美国夏威夷大学哲学系终身教授成中英同样表示,中国文化走出去,首先需要知道自己是什么。“应该要有清楚的认识,同时还要建立在对他人认识的基础上,这是一个循环的过程。我们要走出一条自己的路,对西方来说,我们要跳出汉学时代的轨迹,从一个后汉学时代建立一个新哲学的自我认识。”他说,还要了解西方的整个脉络,才能知道我们能够做什么,在这种交往中,人类可以共同做什么。

此外,国学大典主要发起人朱汉民认为,一个优秀文化,首先就应该有利于自己,要自己认同。“文化的生命力,来源于它能解决自己的问题,解决现代生活的困境。而走出去,就像中餐馆,因为我喜欢,对我有用,所以自然而然希望对别人有用。首先利己,而后利人。”

知彼:要用对方的语境来诠释

洪汉鼎为我国当代德国哲学和诠释学专家,其直接推动了西方诠释学在中国的研究与传播。结合自己从事领域的多年经验,他认为在中外文化交流中,无论是“西学东渐”还是“中学西用”,都是自然而然的历史必然。文化交流要看对方有没有需求,用对方的语境来诠释,而且主动去“送”。在阿克曼看来,中国学者和汉学家们首先要清楚,文化要走向哪里去?要讲给谁听?他说:“文化的传播不在于是不是传统,而在于其是否能给今天的社会问题提供一些思考和解决方案”。倪培民同样表示,佛、儒、道等东方哲学能够帮助西方哲学看到他们的不足,这种交流才更加有价值。

对于文化传播的表达方式,加拿大多伦多大学中华思想与文化讲座教授沈清松称,要以己心推之,要讲别人能听懂的话。“走向陌生人的心灵包含三个层次:首先是语言外推,如果你的话语、观点正确,那别人是听得懂的;听不懂,你需要反思;然后是实践外推,如果把自己的东西抽出来放到别人的脉络里,同样有效,证明你的主张有效;最后是本体外推,不同学科有很大差异,需要面对实际的人和社会,去交流和思考。”对此,当天对谈的主持人、一点资讯CEO李亚也提到,为什么让中国文化走出去?如何用对方的语境来诠释我们的中国文化?可能归根到底在于中国文化能不能解决我们自身在现代化转型过程中所遇到的挑战以及世界各国在一个变革进程中所遇到的挑战,“这种现实性、当代性、实用性,是我们能不能走出去的一个重要方面”。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