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吧,让舞蹈“占据”美术馆

2018-08-09 08:22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来吧,让舞蹈“占据”美术馆

如同刚会发声的婴孩希望用声音占据自己去过的每一个房间,在自己喜爱的空间里起舞,“占据”这个空间,是舞者刷存在感的一种方式。看过北京现代舞团在红砖美术馆埃利亚松展览上的互映活动《形隐·不离》后,这种感觉就更为强烈。

北京现代舞团艺术总监高艳津子第一次走进红砖,看到那些大型装置艺术,就爱上了这里。毛遂自荐提出要在这里跳舞。其结果,是让舞者、观众、环境之间产生一种妙不可言的化学反应,也让自3月就已开展的冰岛艺术家埃利亚松作品展在临近尾声时成了网红。

这样的尝试,并非首创。这样的舞蹈,被称作环境舞蹈。它脱离传统剧场,将客观环境与舞蹈融为一体,产生新的视觉效果。舞者与观众之间的界限也变得模糊起来。不过,选择什么样的环境,表达什么样的心情,却依据艺术家的能力而产生迥异的效果。显然,这一次,很成功。

互映活动《形隐·不离》以4支舞配合埃利亚松的4件装置作品,在4个完全不同的展厅内起舞。虽然有3支舞时长仅5分钟,但这丝毫不影响其震撼力。

舞蹈《光》给人的印象最深刻。它为配合装置作品《道隐无名》而创作。巨大的展厅里,天花板镜面与半圆形发光装置,共同营造出一种日出纪念碑的视觉感。在国外,类似作品展出时总会有观众平躺在地面,端详天花板镜面里的自己;或者拉起手来组成各种图案,仰头看其映射在天花板镜面里的效果。在国内,勇于这么观展的参观者还是少数。可有了舞蹈,事情就不一样了。一开始,近百名观众都席地而坐。后来,舞者对每一位观众耳语“躺下来看”。当大家纷纷躺倒,镜子里的自己,也成了表演的一部分。舞者在观众身边爬行、翻滚、托举,不同躺姿的观众,就成了舞者最好的“舞台”。此时,埃利亚松用作品表达出的光的存在,成了舞者的存在,也是现场每一个人的存在。

这次表演被称作“互映”,非常准确。因为舞者并没有打算带领观众去膜拜、致敬埃利亚松。在舞蹈《影》与装置作品《未思之思图志》的互映里,所有观众面对一面弧形墙壁,既欣赏埃利亚松装置营造出的剪影,也欣赏舞者舞动身体的剪影。黑暗中,观众正打算正襟危坐,观摩一次严肃的“对话”时,就看见每一位舞者甩动一把扇子,在节奏感很强的音乐中耍起了酷。耍够了,舞者们嬉笑着彼此簇拥着离开,留下观众哑然失笑。

责任编辑:纪敬(QC0003)  作者:李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