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艺演员台词训练班结业 冯式台词课逼“疯”老演员

2018-07-31 08:04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冯式台词课逼“疯”老演员

“八百标兵奔北坡,炮兵并排北边跑……”舞台上一群黑衣人站着围成一圈,大声地念着绕口令,语速越来越快,声音越来越大,周围的观众都感觉快要喘不过气了,但同时又觉得眼前这一幕格外热血。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北京人艺青年演员训练班的台词培训班在人艺实验剧场,以两场面向观众的汇报表演作为结业典礼,同时展示十余位北京人艺演员经过集中台词训练获得的成长。

台词一样感受不一样

与人艺实验剧场其他演出不同,这两场演出免费预约观看,站在台上的演员都是一身黑色服装,力求降低个人形象的干扰,仅仅通过台词来打动观众。

表演片段都来自北京人艺经典剧目,有濮存昕的《李白》、徐帆的《阮玲玉》、林连昆的《狗儿爷涅槃》、于震的《骆驼祥子》,还有《哈姆雷特》《闻香识女人》等经典之作。可以说每一个作品背后都有一个观众熟悉的、难以超越的形象,但他们的演绎没有过多雕饰,也没有刻意模仿或摒弃什么,更多是通过自己的理解,用台词去诠释角色。

台上有几组演员都选择了相同片段,比如《哈姆雷特》中哈姆雷特最经典的独白“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以及奥菲利亚的经典独白,或是《阮玲玉》中阮玲玉自杀前的那段独白。

同一个角色、同一段话,不同的演员演绎就有不尽相同的意味。这个哈姆雷特显得痛苦、纠结,那个哈姆雷特就显得思虑缜密;这个奥菲利亚天真烂漫,那个却显得有点沉稳;这个阮玲玉有看透人生的沧桑感,那个则显示出25岁青春的迷茫与困惑……这种集中的台词呈现让台下的观众感觉十分过瘾,对戏剧表演中台词的魅力感受更深。

十几年老演员也来学

“台词课”是表演中最基本的功课,站在台上的都是北京人艺从中戏、上戏、北京电影学院招进来的专业演员,有的进入剧院已经十几年了,他们为什么还要参加台词训练?

北京人艺演员队队长冯远征解释说,以前北京人艺都有自己的演员训练班,按照北京人艺所需要的风格来培养演员,但后来训练班停办,都是从各个高校招收演员,进入剧院后也缺乏系统的再培训,缺少了一个“合槽”的过程,因此许多演员即使在人艺工作,但其实并不符合人艺风格的需要。去年开始担任北京人艺演员队队长以来,冯远征启动了一系列有针对性的演员训练。他先是邀请剧院老演员,蓝天野、濮存昕、何冰、梁冠华、杨立新等来给年轻演员上课,随后又陆续开展了十几期剧本朗读。

冯远征正是在剧本朗读中发现了许多演员的台词问题,“虽然进剧院不少年头了,但很多人的台词还说不清楚,有声音的问题,也有对角色诠释的问题。”为此,做完白内障手术没多久的冯远征,顾不上要休息两个月的医嘱就启动了时长十天的台词训练班。

不同于学院派的训练方法,冯远征的台词训练法更具实践性。他从北京人艺的台词要求出发,加上自己在德国学习的格洛托夫斯基表演流派,以及三十多年的舞台经验,对年轻演员们倾囊相授。身体不太方便,他就叫来一直与他一起在电影学院授课的朋友原维和妻子梁丹妮做助教。

表演是饭碗还是事业?

让冯远征感觉欣慰的是,台词训练班都是自愿报名,报名的十几个演员都能够坚持训练,“只要参加了训练班的人就知道它的好处,所以才能坚持下去。”毕业十几年又重新开始练台词,让几位老演员都受益匪浅,一些从不把剧本带回家的演员也开始在开车路上、在家里练习台词。演员魏小军在朋友圈里说:“这个台词训练班再不结束,我就要‘疯’了!”因为她现在几乎时时刻刻都在想着自己的台词,都有些“魔怔”了。

冯远征认为,这次训练还有一个重点就是演员的自我认知,让他们知道自己到底有什么问题。演员周帅坦言,来剧院已经十年了,在表演上也慢慢地形成了自己的一套方法,“这些方法,能让我在舒适区里塑造一个比较鲜活的角色,要是放在以前,我会觉得很满足。但远征老师把我从舒适区拉出来,让我向着更好的方向前进。”

在冯远征看来,从这些演员的学习态度中可以看出来他们是把表演当作饭碗还是当作事业来做,“在北京人艺正能量还是比较强的,还是有许多演员愿意积极学习。”他也承认现在中青年演员的表演确实与上一辈之间形成了“断层”,“虽然现在的《雷雨》《茶馆》还有我们这些人在演,但我们终究是要把它们交给年青一辈,这也是我们越来越重视演员培养训练的原因。”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