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雨变成了雷管 周萍得上了“当代都市病”

2018-07-31 08:00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今叶

王子川导演的新作《雷管》取材自《雷雨》,提取了周萍与四凤两个角色,以两人在原作中的关系、对话为基础,重新创作了一出作品。除了将时间设定在当代,《雷管》将两人的年纪也增加了几岁,由此,两人关于恋爱婚姻的讨论,也变得更加成熟合理。

100分钟的剧情全部发生在四凤家中,时间限定在太阳升起前的几个小时。人近中年的周萍喝醉了酒,夜宿在28岁的四凤家中,两人一觉醒来,围绕着两人的关系、未来的生活计划,一路吵到了成功私奔。对话间交待了与《雷雨》基本一致的剧情,但始终没有捅破周萍与四凤的乱伦关系,这或许可以为两人最终得以私奔添加几分合理性。

真正让这部新作剧情成立的,是所有的对话、情节设计都紧紧围绕着周萍与四凤之间的恋爱“拉锯战”展开:周萍弟弟对四凤的追求、孩子是谁的、周萍与他的前女友们……每一句争吵听起来都像是今天的情侣或夫妻对嘴舌。同时,所有争吵的原因都没有离开《雷雨》的人物关系与性格,曹禺笔下的四幕悲剧与今天观众所关心的“原生家庭”“两性战争”形成对话。

《雷管》的创作,算不上是排演经典,却让我们对经典排演容易出现的问题形成了反思。近年来提到《雷雨》总难回避“笑场”事件,我们不应该把“观众的笑”理解成一种对经典作品的否认,而是应该追问“我们如何理解经典”。一出被公认为悲剧的作品,当创作者试图极力按照其原貌演出时,观众却笑了场,不是创作者排出了喜剧效果,而是因为观众不理解舞台上的情节、角色为什么要这么说话、如此行动。我们不断重新排演经典,不是为了搞装修,做教科书的“舞台化”,装饰再华丽,布景再符合时代,如果人物说话、行动的逻辑与当下的观众心理出现了落差,就会显得尴尬,令人无所适从。

《雷管》创作者聪明地找到《雷雨》可以与当下观众分享的视点,并以此捋出一条故事线,通过喜剧表演,向观众讲述自己对《雷雨》的态度,同时也带着观众重新阅读《雷雨》。

《雷管》的创作方式,极易让人联想到英国编剧汤姆·斯托帕德取材自《哈姆雷特》的《罗森克兰茨和吉尔德斯特恩已死》。该剧选取莎翁原作中最没有存在感的两个小角色,成功创作了一出充满荒诞色彩的喜剧,既让观众感受到戏剧的魅力,更能由此对《哈姆雷特》形成新知,这大概是从古至今所有站在大师肩膀上的创作者与改编者希望达到的剧场效果。

王子川饰演的周萍,促成了《雷管》演出成功的根基。他时刻保持“表演”的状态,加上即兴元素,将周萍从《雷雨》中的悲剧性格定位中拉扯出来,同时保留了周萍所有的性格缺陷。在曹禺笔下,周萍是一个性格矛盾体,他一方面是个“美丽的空形”“空虚脆弱”,同时又保留着一种原始人的蛮力。曹禺所定位的“蛮力”,最明显地表现在他对于繁漪、四凤的恋爱动机上,他从爱繁漪到爱四凤,完全是出于对自己私欲的满足。他摆脱繁漪,是因为繁漪成了他生活中的麻烦;他想要追求四凤,无非是把四凤看成了自己摆脱原有生活状态的新希望。

王子川扮演的周萍不再忧郁,不再隐瞒,而是肆无忌惮地将自己的所想所做向四凤坦白。他保留了周萍所有的性格缺陷,同时将它们夸张地表演给观众看。他夸赞四凤的美丽,同时毫不掩饰自己是因为四凤像自己的妈而更爱她。他油嘴滑舌,看似毫无上进心,却时刻怀有摆脱父亲的权力、摆脱弟弟的存在、想要全方位占有四凤的欲望。在《雷管》中,周萍依旧是一个毫无责任感,会因为感情潮涌贸然行动,做出让自己后悔事情的男人。然而王子川同时赋予了这个角色以当代都市“空心人”的色彩,他拖延、懦弱,同时会因为自己的私欲没有满足,做出冲动、甚至犯罪的决定,这也是为何他最终选择与四凤私奔的真正动机。今天,这样的人就生活在我们身边。

《雷管》完全抛弃了曹禺笔下的家庭悲剧逻辑,而选择朝着两性喜剧的方向进击。曹禺笔下那个念经吃素、讨厌女人的周朴园,在这部作品中,他的家庭权力,与在两性关系上的权力和能力,合而为一。由此周萍所受到的压抑,以及他对待四凤、婚姻、孩子的态度,得到了更加直白的解释,而多次出现的猪鞭、虎鞭、药酒,成了这些解释在舞台上最直观的呈现。

将原作中的两性与欲望在舞台上直观呈现,是《雷管》的合理与聪明之处,但同时也形成了这部作品的短板,一切好像又回到了弗洛伊德精神分析的万能理论,它可以解释问题,却不够彻底与特别。

回到上面提到的《罗森克兰茨和吉尔德斯特恩已死》,它通过戏中戏、角色扮演以及游戏的方式,构成了多层次的戏剧结构,让剧情与《哈姆雷特》形成呼应,加上以喜剧的方式演出,作品就很容易让观众体味到戏剧作为一种讲故事的方式,作为一种有关扮演的艺术的魅力所在。

而在《雷管》中,我们欣赏了很多精彩的表演瞬间,看到了主创对《雷雨》许多有趣的解释与改编,剧中有不少有意思的线头与元素,但它们终究没有按照戏剧的方式结构汇聚在一起。比如提及矿场的污染与老百姓咳黑痰问题,让人一度以为会向环保题材发展下去;开场从窗外传来的野猪叫声,让人猜测起这是角色命运或是欲望心魔的象征……观众把这些都当作暗示继续联想下去,很可惜这些联想都落了空。全剧看完,留下的只有不断出现的“抖机灵”式的台词,缺少了真正属于戏剧形式自身的完整感,难免会让人觉得意犹未尽。

就剧场效果来说,《雷管》可以算是一次成功的创作,甚至是一次对《雷雨》有趣的改编。这源自主创对观众的体贴,得益于王子川对于表演的拿捏,但这种表演只有纳入到戏剧创作的结构之中,才能发挥舞台最大的魅力。所以《雷管》更像是一场对周萍性格的表演展示,而距离一部完整出色的作品,还需要更多思考。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