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给他带来非议的山水画,值得重新审视

2018-07-25 07:48 文汇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齐白石大概是国人知晓度最高的一位画家,而人们熟悉的齐白石,似乎仅限于他笔下那些活灵活现的花鸟鱼虫。近日,两个齐白石重量级大展亮相北京,一个是正于故宫博物院举办的“清平福来——齐白石艺术特展”,一个是登陆北京画院美术馆的“胸中山水奇天下”齐白石山水画特展。它们互为补充,向人们呈现出两种关于齐白石不一样的“打开方式”,令这位艺术大师的面貌更为立体、清晰。

“清平福来”传递和平愿望,齐白石笔下的鸽子与毕加索笔下的有何异同

故宫博物院汇聚两百余件绘画、篆刻、文献作品的“清平福来——齐白石艺术特展”,可谓综合性的齐白石大展。别出心裁的却是,齐白石“和平使者”的身份成为展览暗含的线索,引发人们关注齐白石艺术中的和平意蕴。而这正是齐白石鲜为人知的一个侧面。

1955年,世界和平理事会将“国际和平奖”授予年过九旬的人民艺术家齐白石。当时,他曾感慨道:“正因为爱我的家乡,爱我祖国美丽富饶的山河土地,爱大地上一切活生生的生命,因此花费了我毕生精力,把一个普通中国人的感情画在画里,写在诗里。直到近几年,我才体会到,原来我追求的就是和平。”展览名称中的“清平福来”,即体现着齐白石对于“和平”一词的理解。齐白石生于乱世,向往太平,晚年喜欢以“清平福来”为题,画老翁持瓶,蝙蝠展翅——“清平”是“青瓶”,“福来”是“蝠来”,以此传达对于安定、祥和生活的期许。此次展览中,齐白石获得的“国际和平奖”证书与奖章、“人民艺术家”奖状等文献以及《清平福来》图都格外显眼。

饶有意味的是,齐白石的“国际和平奖”奖状扉页上,印着西方绘画大师毕加索画的和平鸽,而鸽子其实也是齐白石晚年的重要题材,用以抒发步入新社会之后自己内心的愉悦,祝福祖国万岁、世界和平。此次展览展出的齐白石92岁时所绘的《和平鸽图》,即为艺术家和平鸽系列作品中的代表作品。画面以鸽子、雁来红来直观表达“和平”的象征:三枝红色淡墨的雁来红叶子与墨色浓重的鸽子浓淡相间,鸽子的红色喙爪又与红叶互相呼应,画面左上方以篆书题款“和平”二字。1951年,齐白石为了祝贺“亚洲及太平洋区域和平会议”的召开还曾画过一幅《百花与和平鸽》。为了画好鸽子,他在家里饲养鸽子,仔细观察他们觅食、打斗、嬉戏、起落。齐白石笔下的鸽子是自成一格的,他曾将自己画的鸽子与毕加索画的鸽子做对比:“他画鸽子时,要画出翅膀的振动。我画鸽子时,画翅膀不振动,但要在不振动里看出振动来。”他也曾在画稿上留下对于画鸽子的体会,如“大翅不要太尖且真”“尾宜长”。

“十二条屏”是一种社交方式,齐白石还有太多耐人咀嚼之处

于北京画院美术馆拉开帷幕的“胸中山水奇天下”齐白石山水画特展,展出来自故宫博物院、中国美术馆、天津博物馆、辽宁省博物馆等十家重量级文博、艺术机构的逾160件(套)作品,最大规模地集结齐白石一生中重要的山水画。

去年年底于艺术品拍卖市场拍出9.3亿元人民币的齐白石《山水十二条屏》,改写了中国艺术品的全球拍卖纪录,也令齐白石的山水画步入大众视野。齐白石是个全能画家,但他一生画花鸟草虫、水族虾蟹最多,山水画最少,并且山水画为他惹上了最多的非议。齐白石画山水,摒弃了前人讲究的平铺细抹,画面总是寥寥数笔,简约稚拙,这样的另类画法被人攻击为“野狐禅”。而事实上,齐白石的山水画,是其艺术生涯演变的重要脉络与见证,近年来也越来越为学界重视。

1902年至1909年,齐白石远游七年,“五出五归”,饱览了大半个中国的山河美景,途中积攒了大量的山水写生画稿。这是他人生中的重要阶段,也为其山水画带来不容忽视的影响。远游归来后,齐白石根据写生画稿所创作的山水画,相较于其早期临摹《芥子园画谱》时的山水画,灵动性大大增加。此次展出的《借山图册》便是其中的代表。这套图册原本有50多幅,如今在北京画院存有宝贵的22幅。在这一系列画中,人们能看到洞庭落日、灞桥风雪、十里桃花、雁塔坡、滕王阁等生活实景跃然纸上。画面多以线勾勒,少皴擦,且富有色彩感,极简的构图显示出了无限的空间感。

此次借展自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的《山水十二条屏》,堪称齐白石晚年的山水巨制。用十二条屏的方式作画,是齐白石与人打交道的一种特别隆重的方式。齐白石这一生中,仅创作过三次山水十二条屏。其中最早创作的那套不知去向,第二次创作的那套去年轰动拍场,此次现身展览的是第三套,创作于1932年,赠与他在四川的一位朋友。当时齐白石的山水画往往是远游时期写生稿与记忆中家乡景色的融合,画面常常漾起思乡情怀,可谓既真实又虚幻的“家乡”之景。此套《山水十二条屏》相较拍卖场的那套,画面更加简洁,构图及技法的运用更加纯熟。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