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刘奕君在雷同中寻求突破

2018-07-04 15:04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反派”刘奕君在雷同中寻求突破

45岁那年,刘奕君因《伪装者》《琅琊榜》两剧热播广受瞩目,初一成名便被誉为“老戏骨”了。此后几年,他便成为偶像剧中的演技担当,常常出现在热播古装、现代偶像剧里,却重复着类似的反派角色,以绿叶之姿衬托年轻主演们。接受采访时,刘奕君也调侃:“他们很过分,每次都给我一个‘只闻其声’的夫人,让我演一个没有感情戏的坏人,其实我有很多积累没机会施展。”

然而,他却没因此生出抱怨,始终坚持不懈地在雷同的角色里寻找突破。人们通常给演员贴上演技派或偶像派标签,然而,听刘奕君讲述他的演艺生涯时,不由得感慨,比起天生拥有“演技”这种能力,演员在每个角色中都要求自己有所突破的信念感更值得敬重。所谓“戏骨”,大概也是由此磨炼而来。

在反派角色里找到人性的善良和软弱

正在热播的古装剧《扶摇》架空历史,刘奕君反而因此更认真仔细地做好演戏前的功课。他的经验是,对人物前史梳理得越充分,现场表演时即兴发挥的空间越大,也越准确。这是他从电影学院毕业后就养成的创作习惯。

《扶摇》中,刘奕君饰演的太渊国公齐震是一个心狠铁腕的政治权谋家,类似以往《琅琊榜》中的谢玉、《醉玲珑》中的天帝。但他还是希望能有所突破,细致地给角色设计前史:“齐震是一个既坚强又柔软的人。我把他分成两块,事业上权倾朝野,不甘于一人之下,为了篡位,杀掉了很多威胁他的贵族。而柔软的部分来自女儿,哪怕女儿叛逆,但他始终用自己的方式爱她,最后伤他最深的也是女儿。”

刘奕君告诉记者,虽然剧本没有那么多篇幅写到齐震的家庭,但这为数不多的几场戏他会更精心准备,竭尽全力将最充沛的情感能量传递给观众,他解释说:“我一定会在所谓的反派角色里找到人性中的善良和懦弱,因为观众最喜欢看的是人在黑和白之间的犹疑不定,那种内心的矛盾,就如同每个人每天都在经历的选择,到底是为了利益多一点,还是为了理想多一点。”

自《琅琊榜》一朝成名,刘奕君就成了反派角色的优选之一,他清楚,“很多来找我演坏人的是求稳妥,是拿来主义。”雷同的角色一拥而上,他偶尔调侃却无抱怨,只当是磨炼演技的一种方式,“每个角色我要给自己一个突破,解锁自己一项功能。反派也有很多种,张扬的,内敛的,心机很深的,有谋略的……我庆幸遇到的每个角色都有一些新鲜的东西,和以前不完全一样的。”

拍《琅琊榜》时,导演孔笙曾经对刘奕君对反派的处理提出质疑,屡次提示他不要给坏人往回找补,坏人就是坏人。但刘奕君坚持把“坏人”的标签扯下来,从生活中找依据,用情感细节建构一个血肉丰满的人物。他相信,只有让角色成为一个真实的人,观众才会被角色带入剧本架构的故事里。最终,他为谢玉设计的情感软肋被孔笙完整地保留在成片中。刘奕君说:“每个人都有一种思维惯性,而想脱颖而出就一定要打破这种惯性,在任何一个行业,都需要突破。演员拿到一个角色时,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忘记,把过往的经验全部抛开。”

30年磨炼大器晚成

从1987年就读电影学院算起,刘奕君入行已经30余年,45岁成名,所谓的大器晚成他是如此理解。“都是老天安排的,没那么早让你火。我之前陆陆续续也演过几部特别火的电视剧,比如跟韩国合作的《摩登家庭》大结局时收视率比春晚还高,《大染坊》也很火,我是主演,但我不火。老天挑人的时候,人也会着急,感觉有很多力量,一身的本事施展不出来,得忍着、憋着,没有定力真的很难坚持。”

成名后刘奕君并不轻慢年轻演员,在他看来, “谁都是从年轻过来的,那个年纪没法演得特别复杂,但他要很认真地演,我会全力配合。我始终认为,演技不是PK出来的,戏是搭出来的。我把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充分跟对方沟通好,他接到了,才能反馈回来。虽然有点累,但确实能把年轻演员在演技上拽一拽。我拍了这么多年戏,真没遇到调皮捣蛋的年轻演员,都非常认真。”

等待老天眷顾的几十年里,刘奕君没有在抱怨中空度时光,他全身心地投入表演,也在生活中磨炼意志。不拍戏时,坚持健身保持最佳状态,每天七点起床跑步,中午午休,晚上十一点前上床,尽量少看手机。他说:“人应该经常引入一些好的生活习惯,要把特别痛苦的事情变成习惯,变成乐趣,时间长了就能看出好来。”拍戏间隙,刘奕君会在片场周围找公园跑步、骑车、随意散步,做戏外观察生活的功课。“可能路边看到一对男女,我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从他们的体态和表情可以推想他们谈话的内容,然后这段情景可能就和一场戏对应上了。很多很多东西,都是在生活中无意发生的,被演员发现后提炼成戏。但怎么会发现呢,就是在这一两个月,脑子里总是在想着这件事,寻找接地气的东西,哪怕是古装剧,在现代生活中也能找到。”

成名后理应有更多选择,但刘奕君似乎还总在相似的题材中饰演雷同的角色。面对质疑,他有自己笃定的一番道理。“我这么多年的生活阅历,又一直在这个行当里,现在选择一部戏,首选制片方,选择团队,包括导演和合作的演员,然后是平台发行方,这几个最主要。至于角色,只要是在两三百场戏的,我几乎看大纲就敢接。”

大多演员最重视的戏份和角色如今在刘奕君看来不是最重要的了,他说自己也曾经演过男主角,尽心竭力,结果那部戏根本没有在国内播出。至于剧本,他的经验里,百分之百台词、脉络、剧情都非常好的戏几乎不存在。刘奕君以《琅琊榜》举例说:“拍完两个月我去看孔导,他在做后期,说戏挺好看的。又过了两个月,我去看他,他还在做后期,我说你怎么还在做,他说这个故事好看呀。再过两个月我们俩见面,他居然还在做后期。”通常一部戏的拍摄周期三个月,半年已经播出了,而刘奕君看孔笙做《琅琊榜》后期就用了多半年,“到最后他跟我说,这部戏肯定成了,每个角色都会出来,会特别好看,果然!”

接《扶摇》前,刘奕君也另有选择,他请《琅琊榜》制片人侯鸿亮出主意。“他建议我拍,因为这是个非常有活力的团队,他们是有发展的。果然,这次我特别感谢这部戏的制片人。”通常古装剧需要后期配音,然而《扶摇》配音时刘奕君另有片约,为了后期制作时片方请配音演员代劳。在配音后的成片过审后,制片人决定还要请刘奕君本人为角色配音。“但那时我恰好在台湾拍戏,真的回不来,她居然派了一位配音导演,在台北租了一个录音棚单配我一个人的声音。后来配音导演也说,从技巧上,配音演员比演员要娴熟,但他们就是配不出那种临场感。因为演员为一个角色花了几个月的时间,配音演员一个星期就配完了,即便再厉害,也达不到演员对角色的理解。所以,制片人她懂演员,宁可多花钱也不把演员的表演割裂开,我要感谢她,让我齐震这个角色血统纯正。”刘奕君由此说明,一部好剧并非全是演员的功劳,而是项目团队所有人心力的凝聚,审美、气度、一丝不苟的职业精神缺一不可。

责任编辑:纪敬(QC0003)  作者:金力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