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德莱尔负责“恶” 树才负责“花”

2018-07-01 19:03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当风度翩翩的树才君,用缠绵悱恻的法语朗诵《黄昏的和谐》,用巴黎味的浙江普通话讲出来,使小小圣殿顿时充满了色彩。《恶之花》的色彩、芳香和音响交织在一起,所有感官全部打通。”十月文学院副院长吕约说,“波德莱尔负责‘恶’,树才负责‘花’。”

1
6月30日,“名家讲经典”第十一场讲座在十月文学院(佑圣寺)举办。图为树才主讲《恶之花》。千龙网记者 纪敬摄

在这周末的一场“名家讲经典”中,诗人、翻译家、文学博士树才为文学爱好者讲解了现代诗的开山名作——波德莱尔的《恶之花》。

“波德莱尔是白羊座,白羊座特别大的特点是无法无天、离经叛道。”树才说,在波德莱尔身上魔鬼的力量超过上帝的力量,是一个反叛、纨绔子弟,故意与他深爱的母亲失和,对继父恨之入骨。“现在不希望年轻人去过的日子,波德莱尔都过上了。他吸过毒,两年时间把遗产花掉了一半,10万金法郎花掉了5万金法郎。”天才诗人为什么会成为这样?

童年变故结出“恶之花”

波德莱尔是19世纪法国象征主义诗人,在文学领域,他与爱伦·坡、陀思妥耶夫斯基、卡夫卡等人共同拉开了现代主义文学的帷幕。他的《恶之花》挑战了西方诗歌延续了数百年的古典美学观,专注于发现丑恶事物中闪光的美,不知疲惫地为地狱边惨白的花朵歌唱。诗集塞壬般的歌声如同打开潘多拉魔盒一样,开启了现代诗的大门。由此,诗歌进入了一个崭新的颠覆性的发展向度之中。

波德莱尔出生时,他的父亲已经63岁,只陪伴了他6年就去世了。他本来有一个幸福的童年,母亲年轻有文化素养,而且是一个非常敏感的人,波德莱尔从气质上继承了母亲。7岁时他随母亲改嫁,幸福的童年一去不复返,少年生活开始有隐隐的抑郁。

“波德莱尔有恋母情结,从他的书信里可以看出来。他父亲去世以后,接下来一年他和年轻、温柔、美貌的母亲生活非常幸福,因为儿子不得不跟生父分享妈妈的爱,生父走了母亲全心全意地呵护他,他内心天堂般的生活是最希望维持下去的,这就是波德莱尔的心境,做妈妈的不可能这么有洞察力,当然得有自己的爱情和生活。”波德莱尔的性情在童年埋下伏笔,一直到青年、中年,最后结出了“恶之花”。

古典诗歌解释不了现代诗

精通法语的树才通过原汁原味的读译,更新了观众对于《恶之花》之中几首经典诗歌的认识。他以个人创作实践为依托,表达了自己对于现代诗歌写作的困境与可能性的理解。

“诗歌无非是名词和动词的舞蹈。诗人的天才除了个性、追求诗学,最重要的是对语言有特殊的敏感,能体现在具体地使用上。”树才说,“古典诗歌解释不了现代诗,现代诗人都是以波德莱尔为原点,诗歌始终保持着不确定性才是非常好的。”

正如波德莱尔所说,《恶之花》是给少数人读的。波德莱尔的天才表现在他能在恶的世界中发现美,也能在美的体验中感受到恶的存在,并通过诗歌化腐朽为神奇。体现了个体在社会中失落价值、找不到出路后内心的压抑、躁动。他的忧郁、孤独、高傲、悲观、叛逆,也通过焦灼的充满罪恶感的诗歌表现出来。(记者:纪敬)

责任编辑:张嘉玉(QC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