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谦:收藏是阅读的动力

2018-06-26 08:04 北京晨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我愿意为你被放逐天际”“我们变成了世上最熟悉的陌生人”“谁知道一想你思念苦无药”,在《我愿意》《味道》《最熟悉的陌生人》这些经典作品中是我们熟悉的姚谦,他将情感深处的玄机变成言简意赅的歌词,唱出大众心中的真情可贵。而在勃鲁盖尔、安迪·沃霍尔、刘野等艺术家的作品中,还有一个让我们感到陌生的姚谦,他的这个身份是热爱收藏并具有三十余年收藏资历的收藏家。姚谦曾说,他生命中最美好的礼物有两个,一个是音乐,另一个是美术。前者是大众与他联结的渠道,后者则是他阅读世界的方式。近日,姚谦与《细读文艺复兴》的作者杨好在北京展开对谈,这一次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作品和艺术家成了他阐释阅读和收藏的载体。“艺术收藏品里有很多人的阅读心得,很多人的生命累积,那些知识都在那里,而我就用最轻松的方法去感受和获得,那是特别的价值。艺术会牵扯到时代,牵扯到各种领域,透过艺术的阅读可以领悟历史,这是最好的、最有价值的阅读,可以用来对照此时此刻你面对的世界。”

与“文艺复兴”刚刚结缘

“你的书的叙述法完全符合了我的逻辑,和我们这个时代对视觉观看的阅读逻辑,一下子就打开的方式,所以看的特别的舒服。”姚谦对《细读文艺复兴》这本书给出了极高的评价,称杨好的文笔、语言感、叙述层次都接近日常讲话的亲近感,读来非常通畅。“我这两三年才开始收藏文艺复兴时代的东西,原因,是刚才你提到一个关键词,缘分。”姚谦称他以前也觉得古典艺术和自己没有太多关系,都是神话的、片段的,顶多就记得几个人名、几个名词而已,很难跟人们的生活放在一块,“我一个朋友在拍卖公司工作,认识那位朋友以后,我收藏最大的原因是认为收藏是阅读最好的推动力。《细读文艺复兴》这本书我读了一个多月,正好我经历了一个比较长的旅行,我从南印度到乌干达,这是第一遍。第二遍,我快速看了一遍,内容流畅了,最重要的是我有兴趣,因为开始觉得跟我有关系,这个关系具体是什么,是在阅读里面慢慢获得,获得之后又促成我愿意往下读。”姚谦称文艺复兴的阅读让自己经常想到当下的生活,和当下的某些心态是相近的。“那是特别有趣、特别有价值的阅读,当你有一个对照物的时候,你就可以因此推演想象你面对的生活里类似的场景,你应该怎么对应它。”

阅读角度不同获得养分各异

在年轻的专业学者杨好面前,姚谦非常谦虚,很多时候都是一个后辈的姿态。他提到,阅读的立场和角度不同获得的养分也不尽相同。“像你站在年轻的角度阅读,我站在中年的阅读立场,我觉得艺术常常有这种魅力,不同角度不同立场的阅读,就给你不同方面的养分。”比如对于大众都熟悉的大卫肖像,姚谦称自己最初是有疑惑的,“大卫是英雄,但为什么找一个男孩,还是带一点女态的?通过你的叙述再看这个作品,我就明白了,所以艺术非常有趣。”在《细读文艺复兴》一书中讲述了达·芬奇、拉斐尔、米开朗基罗等人们所熟知的文艺复兴大师们,除了他们的作品,姚谦对于发生在这些人身上的故事也充满了兴致,他带着好奇的神态询问着拉斐尔为什么没有答应梵蒂冈主教娶他的侄女,求知欲甚是强烈。与此同时他的解读也充满了趣味性,“米开朗基罗画少年画得特别好,但是他的知己却是一个熟女,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家活得非常‘当代’。”姚谦称19世纪的印象派作品距离我们的时代太近了,缺少可想象的空间,但罗马史恰巧有这个阅读的自由空间,“我被罗马史吸引的原因,是有很多专家有很多扩散性的研究,然后说出自己的观点,形成共同认同的结论。罗马史和文艺复兴都是仔细看就会感受到其中充满各种悬疑的想象力细节。”

从一本书到一幅《斑马》藏品

姚谦最著名的身份是词作家,但他却并不是科班出身,在姚谦的背景资料上写着他毕业于台南昆山工专(今昆山科技大学),专业是工业设计,这个听上去和艺术确实有一些关联。其实,姚谦幼时就因为父亲而受到美术的熏陶,上大学前终于有了一定的美术专业知识,理解了绘画世界的简单轮廓,单纯地喜欢上了一些人的一些画,并学会了判断一幅画是印象派还是其他画派,而这些都是通过阅读。1996年,姚谦有了第一幅收藏作品,是他在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在书店的拍卖展览上买的一幅刘奇伟的《斑马》。之所以买刘奇伟,是因为之前姚谦读过他的书,觉得这个老先生特别有意思。从这一张画开始,姚谦开始了更为专业深入的阅读,也经常去美术馆、画廊拜访,为了收藏而去查资料,正式走上收藏之路。“我也不是有钱人,我就是靠版税收藏的,我常常很感谢人家支持我的创作,所以我挣到这些版税,我也不会买房子、买车子。买艺术品,我觉得不是金钱价值,而是人生价值最好的投资。因为只有收藏,你会觉得你跟它的关系更亲近,造成你愿意往下深入的阅读。所有的深入阅读又会巡回到下次收藏的变化和方向,这是收藏对我最大的意义。”此外姚谦也为收藏结识了美术研究者、创作者、工作者,“这些累积造成了你生活的多面性,丰富性和厚度,这就是收藏带来的好处。”

●人物漫话·姚谦

通过艺术的阅读领悟历史对照今日

最近几年,姚谦出现在公众面前时更多的身份是“收藏家”。而“收藏与阅读的关系”是姚谦在讲到收藏时最常切入的角度,通常大多数人不会关注到这一点。“我必须承认,有时候真诚的收藏,还能招财运,这是实话。但是这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价值’,你这一天的价值,过去这一段时间,你花了脑力,花了时间以后,你获得了什么,那种踏实感只有阅读知识会达到。而收藏是让我更乐意往下阅读一个很好的动力。艺术收藏品里有很多人的阅读心得,很多人的生命的累积,所有努力累积下来的东西,那些知识都在那里,而你就用最轻松的方法去感受和获得,那是一种特别有价值。艺术会牵扯到时代,牵扯到各种领域,透过艺术的阅读可以领悟历史,这是最好的、最有价值的阅读,可以用来对照此时此刻你面对的世界。”

在姚谦这里,文艺复兴在很多地方都可以与当代产生“对照”关系,而这也正是美术作品的一大特点,既可以从历史的角度观摩,也可以从现代的角度解读。“现在创作的面向更丰富,更多的是从自己的时代感受创作和阅读,而文艺复兴就是一个时代感特别鲜明的时代,它的鲜明并不是固定在那,因为里面太多可能要挖掘的东西都还没有定义完成,历史上通过美术再定义它,我觉得是最诚实和最开阔的定义了。”姚谦认为文艺复兴的作品影响了当代摄影,特别是女人的形式感以及当代的商业设计,“我也说不出原因,我自己的直觉,里面的形式说不出来,总觉得很多广告大片是在这里抄出来的。”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