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德:修行就是始终活的是自己

2018-06-21 08:03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人物名片

马德,语文教师,《读者》签约作家。在《读者》《青年文摘》《意林》《视野》等报刊发表作品近百万字,多篇文章被选入中小学语文教材。已出版《请原谅生活对你的所有刁难》《当我放过自己的时候》《允许自己虚度时光》《住在爱的温暖里》等多部作品。新作《心向美好 慢慢修行》由北京华文天下与九州出版社联合推出。

什么是好的生活?好的生活不在于物质多么丰富,而是活出自我。如何得到好的生活?需要用心修行,体会生活的意义。近日,被读者誉为“心灵导师”的畅销书作家马德带来他的全新力作《心向美好 慢慢修行》,书中诠释了生活中所有的甜酸苦辣,领悟生活的真谛,感受心灵的洗涤,让人变得更豁达更舒心。马德在谈及创作时称,新书的内容源于自己对生活的领悟,“人生并非都一帆风顺,修行,就是在人生的低谷处,活的还是自己。我总是想什么是伟大,从难走的路走过来,从人生的极艰难中活下来,就是伟大。”

新书·马德说修行

好命的人,是那些扔掉更多的人

一个人比别人活得焦虑,一定是比别人活得更在意。在意的多了,超出来的部分,就成了心灵的重荷。心底阔大的人,可以活到优哉游哉。因为从来不想事,所以心头始终不多事。同样是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心头千事万事,而别人不余一事,这差不多就是命运的区别了。这句话的另一种表达是:所谓命好的人,其实是那些能扔掉更多的人。

俗话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焦虑的人,是既有远虑更有近忧。原本是为了跳脱,到头来却是更深的沉陷。本想未雨绸缪活到轻松,却愈发难以自在。该琢磨的不该琢磨的,一股脑儿地来了,既怕得罪别人,又担心损失了自己,犹疑惊惧,到最后,变得越来越胆小懦弱。

这样的人,其实就是在心底,一千遍一万遍左右手互搏。在时间上,用今天来透支明天,日复一日,耗减折磨自己。消解焦虑,距离或许是一个办法。一次远足,隔着千里万里,你自会放下许多事。当然了,有的人放逐得更彻底,或隐居山林,或遁入古刹,以求得一辈子的清净。生活不会单独给谁格外的恩宠,有点焦虑其实也没什么。有些雪要下,就让它铺天盖地地下,有些风要来,就让它痛痛快快地来。你所要做的是,信心满满地坐在露台上,等到风停雪化的那一天。因为,有时候,内心强大,比生活给予自己多少还重要。毕竟活出一股子英雄主义情怀来,走到哪里都显得刚强威武。

不得不说,焦虑的人有着一种莫名其妙的才情。具备这种才情的人,凭恃的是强大的想象力。正是这强大的想象力,丰富了自己,也戕害了自己。焦虑的人是可怜的,因为他们看得开却挣脱不开。焦虑的人是可悲的,因为他们办法很多却又怕的太多——就是这么矛盾,是西西弗斯,却在大战风车。当人的精神天地一片泥淖的时候,生活只会过得一地鸡毛。

好玩儿的人,是那个灵魂相对的人

好玩儿的人最大的特点是,在一起时相处舒服,走开后各自轻松。找到一个好玩儿的人,未必是在庄重中找到诙谐,或者是在呆板中看见活泼,而是在一个整天需要掩饰的世界里,你在他面前可以城门四开,无拘无束。好处就在这里,你不用端着自己了,也不用防着谁了,仿佛一下子回到了从前,找到失散多年的那份自在和自得。是一个我遇上了另一个我。好玩儿的人,其实就是那个你愿意以灵魂相对的人。

好玩儿的人,精神上是丰富的。他以他的丰富慰藉了你的单调,或者以他的丰富对应了你的丰富。你精神愉悦,是因为找到了一种互补,或者是得到了一种呼应。

精神丰富,才会带来生活情趣,才会活出人生滋味。人终其一生,是在寻找精神丰富的另一个人,进而唤醒自我的丰富。跟好玩儿的人在一起,最终是为了找到好玩儿的自己。活得迷茫的人,没有找到那个人,也没有发现自己。孤独的人,一定是先找到了自己,却始终找不到与灵魂匹配的另一个人。所以,孤独比迷茫深刻,也更深重。深刻,是走在了别人的前面;深重,是踽踽独行,一个人甘苦备尝。

在异性的层面,觉得对方好玩儿,喜欢就产生了。然后,有意无意地去接近,爱就产生了。婚姻是一辈子的事,把自己交给一个好玩儿的人,比交给一个好的家庭有意义。因为富贵不能产生情趣,有意味的日子,是跟厮守着的那个人过出来的。当然了,你既能遇到一个好玩儿的人,而这个好玩儿的人还生在一个好家庭,这差不多是一种命运了。因为,能把一辈子的幸运抓到手的人,必然沐受了命运的厚待。

对话·马德谈生活

好友不多,赏心悦目只需三两枝

北京晨报:大家都知道,你的作家身份之外,还是一个语文老师,你的学生喜欢你和你的文章吗?可以讲一讲你的平常生活吗?

马德:其实我的生活平淡无奇,与大多数人一样,每天上班、下班。与大多数人不一样的地方是,在空闲时间里我会读书写文章。什么都不干的时候,干脆就喝茶听音乐。我不喜喝酒,也少应酬。这么多年,好友也就那么几个,赏心只需三两枝,与他们在一起可以荤三素四,无所顾忌,也不觉得浪费时间。我没觉得学生多喜欢我,我在学生面前不谈自己的创作,也不给他们读自己的文章。我在他们面前只呈现老师的状态。跟同事们,我也很少谈自己写了什么。但我喜欢老师这份工作,因为它简单且节奏是固定的。滋扰的人和事较少,上课的时候,跟学生谈人生、谈诗词,其实是很赏心悦目的一件事。而且,窝在小城里其实挺好的,安静、清净,自得其乐。

北京晨报:你怎么看待读者“马德的作品可以让人安静和放松下来”这个评价?

马德:好多读者说过这句话,其实,尽管世事纷繁,当你看清了,也就看淡了、看轻了。我在自己的作品里,常会置读者于这样一个清醒理性的天地。至少要学会平和、知足。人在活到平衡之后,就能公正地看待世界、平静地看待自己。人到一定年岁之后,如果还没活到平衡,其实是很危险的一件事情。

好好生活,承受坏的能力很重要

北京晨报:你新书中大部分文章都在写人和人心,这些内容源自于哪里?

马德:这些都是来自于我对生活的感悟。有时候,我会听到某个人说某句极朴素的话,却深刻至极,可能言者无心,我却感到惊为天人。我想,每个人其实对人生都有足够深刻的认识,我只不过是那个能用语言组织出来的人罢了。历史的长河中,有好多先哲和圣人,但我觉得,更多的哲人在民间,他们不立一字却自得风流。

北京晨报:书中“人生的修行,最终是和你不想要的妥协,这就是你承载世界的能力”一句得到很多读者认同,对于这样的修行你有什么好建议?

马德:我觉得一个人活在世界上,承受坏的能力很重要。一帆风顺谁不会过啊,难就难在遇上不堪的人、不堪的事,你还能云淡风轻。修行,就是在人生的低谷处,活的还是自己。无论多难走的路,那些伟大的人物都替我们走过,我总是想什么是伟大,从难走的路走过来,从人生的极艰难中活下来,就是伟大。那些不想要的,就在你的面前,所以面对是唯一的现实。面对是什么?就是妥协。你死我活,鱼死网破,这不是活下来的能力。奥地利诗人里尔克说过,哪有什么胜利可言,挺住就意味着一切。在我看来,妥协就是不为难自己。一个人,要是能不为难自己,就是活得好啊!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