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节的文人诗会

2018-06-13 15:06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端午节的文人诗会

抗日烽烟中的1941年“端午节”,“陪都”重庆的许多文人在“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主持下,举行了“第一届诗人节”的盛大庆贺活动。

这次“诗人节”的启动,缘于头一年“端午节”对大诗人屈原的纪念晚会。当年的端午节,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召开晚会纪念屈原,一些会员还发表了纪念文字。如郭沫若于5月3日写出《关于屈原》一文,介绍屈原生平及创作,并指出在屈原身上,充分显示了“中华民族的尊重正义,抗拒强暴的优秀精神”。此后,郭沫若又写了《革命诗人屈原》,从文学形式、语言文字发展变化的历史,论及屈原的功绩,批判当时“死守着文言文的旧垒”,“排斥白话文”的顽固派。

在这次纪念晚会上,一些会员提出,可不可以将“端午节”定为“诗人节”?这个建议得到大家的呼应。但最终实施成功,还是到了第二年——1941年“端午节”之时。

1941年端午节前,全国“文协”的会员们便忙碌了起来。作家、诗人安娥,柳倩,方殷等人,一方面广泛征求各界的纪念文章,一方面与《大公报》、《新蜀报》等报刊联系,希望他们能够为庆贺“诗人节”辟出专版,各家报纸均表示大力支持。

全国文协负责人之一的老舍,为庆贺活动出力甚巨。他约请了几位朋友,先期写出一篇《诗人节缘起》,并交郭沫若修订。这篇文章将对屈原的纪念与当时的战争联系在了一起:“目前是体验屈原精神最适切的时代。中华民族在抗战的炮火里忍受着苦难,东亚大陆在敌人的铁蹄下留下了伤痕,千百万战士以热血温暖了国土,山林河水为中华民族唱起了独立自主的战歌,在古老的土地上,中华儿女迎接着新生的岁月……”

这篇文章洋溢着诗人的文采和激情:我们决定诗人节,是要效法屈原的精神,是要使诗歌成为民族的呼声,是要了解两千年来中国诗艺术已有的成就,把古人的艺术经验,作为新诗的创作途中的养料……是要向全世界高举起独立自由的诗艺术的旗帜,诅咒侵略,讴歌创造,赞扬真理。中华民族新生的朝气在飘荡,中华民族独立自由的精神在飞扬,中国新的诗艺术的光芒,将永远在宇宙中辐射。

《诗人节缘起》发表之后,不仅诗人、作家,就连大学教授、政界人士也纷纷执笔,写出一批纪念文章。郭沫若、孙伏园、易君左、徐迟、安娥、吴组缃、老舍.……均写有诗歌或文章;大学教授梁宗岱、李长之等人也都写出专文,衷心纪念。为在端午节开好庆祝诗人节的会,名画家李可染创作了一幅屈原画像,经郭沫若题词后,立即送去装裱起来。这幅屈原像,后来就张挂在纪念会场上。著名作曲家、小提琴演奏家马思聪,将屈原《九歌》中的“云中君”一节谱成歌曲,以表达对“诗人节”的庆贺。诗人方殷作词《汨罗江上》,由王云堦作曲,也预备在纪念会上演唱。

举行诗会的礼堂地方不大,却有二百多人参加。老舍向大家汇报了“诗人节”筹备情况,并先行声明,已预备下这个节日必须的粽子,以此表达共同庆贺心愿。常任侠朗诵了屈原名作《国殇》,通过诗歌表达对战争中将士的哀伤心情。李嘉独唱了马思聪作曲的屈原诗作《云中君》;“文协”组织的合唱队演唱方殷诗作《汨罗江上》;吴晓邦本想表演“披发行吟舞”,可惜没有场地,无法献艺……

抗日战争,是一个民族危难的非常时期。但是,这一年的端午节又成为“诗人节”,成了联合作家诗人,鼓舞国人斗志的凝聚点。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