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语《繁花》 活着的老上海

2018-06-12 08:08 北京晨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沪语《繁花》 活着的老上海

舞台剧《繁花》引爆上海舞台后,原著作者金宇澄称——  

舞台剧《繁花》第一季将于6月21日至24日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连演四天6场。近日,主办方在北京先期安排了一场圆桌对谈,邀请到了梁文道、俞飞鸿、史航与原著作者金宇澄一起,从文学到舞台剧展开了一次漫谈。该剧编剧温方伊、导演马俊丰到场参与了本次活动。

舞台剧《繁花》前后酝酿了四年,今年初在风雪夜中引爆上海舞台,被称为“现象级的一部剧”。此次到京演出,三位超级“花粉”梁文道、俞飞鸿与史航都表示,这样一部小说改编成舞台剧非常难,同时又非常期待。俞飞鸿表示:“作为《繁花》的死忠粉,《繁花》这个世界里的一切都非常吸引我。每个人身上的矛盾和冲突都是让我觉得最着迷的地方。”她从一个演员的角度对舞台剧的改编既有担心,也有好奇,非常期待了解它会选择什么样的切入点。

怀旧,原来那样的一个上海还活着

俞飞鸿表示:“作为《繁花》的死忠粉,《繁花》这个世界里的一切都非常吸引我。每个人身上的矛盾和冲突都是让我觉得最着迷的地方。”她从一个演员的角度剖析舞台剧改编的难度,这个改编的过程是非常需要有实力的,因为它的跨度和容量都很大。从对制作班底的要求,到舞台剧本身的容量,都是一个很高的标准。另一方面,因为对《繁花》的挚爱,让她对舞台剧《繁花》的改编既有担心,也有好奇,非常期待了解它会选择什么样的切入点,也特别希望能够作为观众走进剧场,亲身体验。

而梁文道则从上海之于中国和世界的地位谈起:“上海好像是一个全国在共同怀它的旧的城市,‘老上海’变成了1930年的纽约,或者1910的巴黎。我觉得《繁花》一方面好像在加重我们大家对上海的记忆、怀旧。另一方面,它也是这种集体怀旧提出一个质疑,或者是有趣的挑衅,这个挑衅是:你们在怀念上海什么?你们说的东西90年代还有,现在还活着,所以你们不必怀旧,因为我们还活着,这是很好玩的,看了这本书我会觉得,原来那样的一个上海还活着。”

作为专业编剧,史航提到《繁花》改编的去中心化,你从一个视角去窥视众生百相背后,没有完整看全,然而在这个推演的过程中,依然可以看到沧海桑田。伟大的局部就是它本身已经让你完成了这个世界,而不是非要把这个世界戳破。从这个角度来说,他对舞台剧《繁花》的改编充满了期待,期待再次被震撼。

创作,自然主义的素描方式

三位“花粉”也没放过原著作者金宇澄,追问他对这次改编如何评价。金宇澄从最初创作《繁花》背后的缘由讲起,向大家阐述和探讨了《繁花》故事的创作。“它更像是用一种自然主义的素描方式,仔细地描绘生活的世俗,塑造人物,然后赋予人物产生的时代意义。”

对于改编成舞台剧,金宇澄作为原著作者,讲述了其后的经历。“这个戏我最早是看的彩排,要说担心,作为原著作者我确实蛮担心,但是排练看一半,有几个小地方让我心里面一动,当时我说不清楚什么,但是就知道这个戏是成了,等到首演我仍然有点紧张,可我从南京西路吴江路地铁口一出来,就有黄牛上来要票,直到美琪大戏院门口,一路都有黄牛上来搭讪求票,心里就完全有底了。”“真是奇怪,表面上我一路非常平静,心里却激动。”

《繁花》,应该在北京得到理解

金宇澄表示,整台上海话大戏来北京,他觉得应该会成功,也和王家卫导演提起这小说的影视改编用上海话,还是普通话。“我们意见非常一致——这时代的观众是什么样的观众,是最懂字幕的观众。在我过去的时代,都要看好的配音演员,没有配音演员这个电影这个剧就看不下去。但是现在人都喜欢原声,我不懂英语,但是我还是觉得看原版好,演员这个原声我不明白,但我能飞快地看一眼字幕,这种习惯这种反应,这种敏捷,我们前一代人是没有的。所以从这一点来说,我觉得原声沪语根本没有问题,包括我们现在看英国话剧、看西方歌剧,看广东话的话剧——最近也有一个广东话的话剧在演出,我就安慰我自己,沪语《繁花》的舞台剧,应该在北京得到理解。”

从原本文字到舞台表演的转化,金宇澄觉得温方伊的版本做得非常好。“完全解决了一个不用内心表现,但是能够做到让观众触摸到角色内心焕发出来的冲突和平衡、甚至撞击。他设计的几个桥段都是我没有想到的。比如说有一些角色放大的例子,成为舞台剧里非常出彩的人物,小说里的人非常多,剧中肯定会做筛选。于是我们就在这里面发现了,在小说原作影响所忽视的人物,在编剧的筛选当中忽然非常重要,话剧舞台上呈现的非常独特醒目。”

■作品解读

《繁花》是一种青春与时代的悸动

2018年年初,舞台剧《繁花》在上海美琪大戏院正式上演,场场爆满,人气爆棚,好评如潮,一时间上海掀起繁花热。金宇澄曾经在上海站演后谈现场说起:“小说是一个文字上的景象,舞台剧和小说完全是两个世界,舞台剧是离开小说以后的一个非常美妙的、新生的、非常有光彩的演绎。每次去剧场里看排练,他形容自己的状态——像生了一场病,“我很欣慰,年轻人从我的书中找到了戏剧的种子。它比我想象中好10倍。这是50、60年代与80、90年代之间的一种碰撞,是一种青春与时代的悸动。”

现场金句

●你会突然一下子,遇到那么多无意义的琐事,但在此刻,同时产生了巨大的人生意义。

●生活的世俗,自然主义的细描和罗列,是非常有意思的。

●饭局,是我们保存记忆的一个办法。

●你们在怀念上海什么?你们说的东西90年代还有,它们还活着,所以你们不必怀旧,因为我们还活着。

●我觉得对于上海这座城市,最有趣的地方就是,它好像是一个全国在共同怀它的旧的城市。

●时代在变,人心始终是相通的。

●不明不白,才亲近生活,日常生活就是不明不白的。

●时代,是延绵不绝藕断丝连的。

●面对时代,我们不怀旧,我们就是记得。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