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律诗创作始于掌握格律

2018-06-11 09:04 羊城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诗苑清韵》诗意盎然

李元本教授即将付梓的诗集《诗苑清韵》收录了他的代表性诗作580首,编排基本上按照题材分类,涉及政治、经济、历史、文艺、生态环境、亲情友谊、人生哲理等领域,既反映时代风云、社会变化的大事,也描写个人遭际、悲欢离合的小事。时间跨度从1950年代末期到现在,长达60年,但以抒写改革开放以来新愿景新变化新气象为主。

从风格上来看,这是一本多样探索的诗集,姿态万千,各呈其美。元本诗歌最大的特质是真诚朴实,这是清丽和谐诗风之本。但其中也不乏汪洋恣肆、追求虚幻,崇尚夸张、想象奇特的浪漫主义诗篇 ,譬如《山树披彩》“不是天仙降凡尘,哪来铁树戴华冠”;《飞夺泸定桥》“独有飞候穿火海,不期铁扇借芭蕉”等,想象奇特,思飘云外。

从创作手法和艺术追求来看,诗集以写实为主。写实不是模仿或照搬生活原样,而是直面现实,植根于脚下的土地,以真实感悟为主要内容,要求对社会生活与自然现象进行高度提炼、凝神成诗意表达。写实诗歌的创作有两个难点:写实失实,刻画不准,或者升华无力,沦为平庸。而元本教授处理得很好,意象营造、语言和立意等,往往耳目一新,诗意盎然。

复兴国学始于格律

元本诗歌第二个特征是体制纯正,基本合诗律,大体通声韵,这是清丽和谐诗风之形。诗集体裁主要是七绝,次为五绝,另外有七律9首、五律8首,词16首等。抑扬顿挫、平仄对仗,突显汉语音乐美形式美,是汉语诗歌写作的基本要求,涉及中国诗词学、音韵学、音乐学等多学问,掌握并运用好格律并非易事,很多习诗者甚至专家常犯错。

公式,汉箭朝飞金仆姑” 按照对仗“朝”字应念zhao而不是cháo,“夜娖”与“朝飞”互文见义,“中国诗词大会”、“中华好诗词”的点评嘉宾都犯错。去年央视“中国诗词大会”落幕时,康震教授吟诵所作七绝:“大江东去流日月,古韵新妍竞芳菲。雄鸡高歌天地广,一代风流唱春晖。”除了押韵以外,平仄有误,粘对有失,语句不通,干枯苍白,缺少诗意诗味。由此可见,国学复兴,任重道远。

不落窠臼与时俱进

诗词格律包括用韵、平仄、对仗、字句,但在声韵方面有两点今人难解或难以掌握。一是声调古今有变。古汉语有四声:平、上、去、入,而现代汉语仅有三声:平、上、去,原来的入声字分别归于三声。二是用韵古今有别,旧韵窄新韵宽。这些给平仄和押韵造成较大麻烦和困难,增加了写诗的难度,束缚新时代诗人们的手脚。

五四以来声韵改革呼声不断,但是旧体诗用《平水韵》代代相因,已成传统,如果完全不了解平、上、去、入四声和106韵,那对唐诗宋词一知半解,更谈不上深入领悟精髓奥妙。门外者不当苛此,元本教授已步入诗坛,不囿于窠臼,与时俱进固然可喜,但是在以新韵作旧体诗词不伤旧体的同时,若能妙悟旧韵,古韵新声,说不定有新的奇妙发现,会有一个新的发现和大的飞跃。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  作者:陈 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