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看世界》发布 傅莹与变动中的世界对话

2018-06-08 07:57 北京晨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傅莹与变动中的世界对话

前天(6日),中信出版集团与清华大学智库中心在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联合举办“与变化中世界的对话——傅莹《看世界》新书发布与研讨会”。傅莹曾任外交部副部长,前驻英国、澳大利亚、菲律宾大使,十二届全国人大第一至第五次会议发言人。《看世界》是傅莹的第二部文集,汇总了她过去几年公开发表的演讲、文章和国际场合对话实录。该书于5月底由中信出版集团出版。会上,傅莹介绍了《看世界》的成书过程,并与大家分享了她从事外交工作同外部世界打交道的体会。她表示,在全球化的世界里,一个大国成功的战略,必然是顺应潮流、为其他国家和人民所能够认同的。 

谈新书 帮助世界更好地了解中国

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中国都是从观察者的角度去看世界,但进入21世纪第二个十年后,世界开始很注意地在看中国,对中国的关注和研究越来越广泛和深入。傅莹观察到,2010年之后,西方世界,尤其是美国战略透支严重,面对反恐战争、金融危机带来的巨大损耗,开始反思和调整。而与此同时,中国经济发展取得的成就显著,党的十八大和十九大接连开创新的局面,外部世界对中国有钦佩、羡慕的成分,也有一些焦虑和担忧的情绪。

面对外国的议员、官员、学者和媒体,傅莹总在不断地回答这样的问题:中国想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国家?中国向世界要什么?能给世界带来什么?外界之所以这样问,首先是因为中国成功了。人们想知道:中国何以成功?中国的政治制度是怎样保障这种成功的?中国的人民怎么想?第二是,外部世界对中国的了解很不充分。在国外传播渠道里,对中国的评论往往也是比较片面的。因此,当中国成长起来,在世界上开始承担更大责任的时候,外界自然想了解中国,想知道中国是怎么想的,将来要做什么?第三是,我们自己的传播意识和能力需要提升。直到现在,在国际信息库里源自中国的一手信息仍然是不够充分的。傅莹称:“如果说,改革开放初期主要是中国人不断去认识世界的过程,那么今后在很大程度上也需要我们帮助世界更好地了解中国。外界希望中国人多向世界提供令人信服的资讯,减少误解和误判。”

谈外交 本身就是“遗憾的艺术”

会上,傅莹还勉励青年学子,研究世界的变化,既需要预判未来,也需要探讨中国如何去影响世界的未来。在国际政治的历史当中,中国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在世界变化中扮演如此重要的角色,对世界的未来有如此大的影响。今天中国的选择,中国人的言论和行动,已经开始塑造明天的世界。但是这个塑造不会是单向度的,因为中国再怎么重要,我们也只是塑造未来世界的诸多力量之一,会受到其他力量的影响和牵制。因此,我们需要对外部世界的变化有更加敏锐的感知。

回顾自己的外交生涯,傅莹颇为感慨,她认为,外交本身就是一种“遗憾的艺术”。“在一场外交谈判中,不可能指望对方接受自己的所有要求,总是有所争取有所放弃,有所得有所不得,很难简单地衡量外交的输赢。如果总是强求全得,那样就是零和了,成功的外交还是要争取互利共赢。”傅莹表示,就国家利益而言,一个国家在由弱变强时,其利益的外延也会拓展,而与此同时,自身利益与他国利益的交叉甚至是冲突也会增加。尤其在全球化的大环境之下,世界各国的利益更多地交织在一起。对中国而言,在努力维护自身利益的同时,也要考虑当我们的利益诉求和别人的利益发生交叉或者冲突时,应该如何妥善应对和处理。

傅莹《看世界》金句摘录

中美关系

1.21世纪的世界不同于美国熟悉的20世纪,情况发生很大变化,美国自身面临很多需要解决的问题,应尽快适应变化了的世界,从不同的角度看待问题,必要时做些妥协。

2.美国的难题也许是要学习如何与平等伙伴相处。我观察,在美国的传统世界里面,国家关系只有两种,要么是俯首称臣、寻求帮助和支持的盟友,要么是需要对抗和打倒的敌人。

3.中国正在努力学会成为世界公民,在国际上发挥更大的作用,但这需要时间。

4.理论上讲,大国之间再次发生世界规模战争的可能性比较小了,各国经济高度依赖,必须考虑经济利益和代价。在经济全球化的时代,国家无须诉诸战争手段就可以获得资源、市场、资本和技术,已经不再有经济需求刺激下的战争冲动。此外,当今世界科技高度发达,大国之间战争的后果太不可测,甚至不需要热战,通过网络战争就可以相互摧毁、让整个世界停摆。我觉得,现在的危险是仍然有人认为战争是解决问题的一个选项。

(《对话基辛格(一)美国因高估中国而对华焦虑》2014年6月19日,傅莹在访美期间走访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在基辛格位于纽约的办公室与他进行了长达1个半小时的对话。)

中俄关系

1.中方的愿望是,稳定的中俄关系能够为两个大的邻国在安全的环境里实现国家发展目标提供保障,通过互利互惠的合作彼此提供支持,这为大国处理分歧和开展合作提供了有益经验,同时也有利于巩固国际体系。

2.在国际合作方面,中俄携手既有利于国际政治的平衡,也给诸多国际难题的解决带来机遇,双方既有共识,也有分歧,但双方能承认和有效管控分歧同时不断扩大共识。

3.中俄美三国目前的相互关系如同一个不等边三角形,其中,华盛顿和莫斯科的这条边距离最长。在三国关系当中,中俄关系的态势显然更加积极和稳定,中美关系一直起伏不断,俄美关系非常紧张,因为俄罗斯现在正遭受美国的严厉制裁。与此同时,中国同俄罗斯对美国动辄以武力和制裁方式对他国施压的做法以及在外交政策中的双重标准不能认同。

(《中俄关系:是盟友还是伙伴》2015年12月,美国《外交》杂志2016年1/2月号发表傅莹署名文章:《中国如何看俄罗斯:北京和莫斯科关系密切,但不是盟友》。12月17日,《参考消息》报第10版刊载中译文,题为:《中俄结伴但非结盟》。)

南海局势

1.为什么中国拒绝接受和参与仲裁程序?因为中国作为主权国家,有权选择解决争议的方式,这是国际法赋予主权国家的合法权利。同时也是因为菲律宾单方面提起的南海仲裁案存在滥用争端解决程序、偷换概念和刻意掩盖争议实质的诸多问题,自始就存在瑕疵,因此缺乏合法性。

2.习近平主席指出,中国坚持维护国际公平正义,反对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南海问题的处理事关和平稳定,也事关公平正义。本地区的国家需要共同努力,建立基于规则的合作机制。国际社会应支持中国和其他南海沿岸国家以和平方式管控和解决争议所做的努力,尊重中国以谈判解决分歧的选择,维护国际机制特别是《公约》的合法性和公正性。

(《中国为什么对南海仲裁案说不》2016年7月11日,傅莹在美国《外交政策》网站上发文,说明中国为什么不接受菲律宾单方面提出的南海仲裁案。)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