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 王珮瑜要唱昆曲

2018-06-07 08:00 文汇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这一次 王珮瑜要唱昆曲

每年年中,都是王珮瑜静下心学戏的时光。而这些新学的老戏,都以“余脉相承”传统骨子老戏展演向戏迷“汇报”。到了今年是第四季,王珮瑜一口气推出六台戏。数量增加了,如何有新意让王珮瑜有点犯难。行内的朋友给她出主意,不如接着京剧经典《击鼓骂曹》,演一段昆曲《骂曹》。于是近日,王珮瑜自己开着车,踏上苏州学戏之旅。

昆曲的这出《骂曹》,传了三辈只演过一次

这些年为了学些冷门濒危的老戏,王珮瑜如同武侠小说里的剑客,在全国范围内寻访老先生,北京的朱秉谦、天津的孙元喜、上海的名票李锡祥……知名的不知名的,但凡手上有“独门技艺”,都给她挖了一遍。不管综艺节目、宣传普及中如何嬉笑怒骂,变着法让外行觉得“京剧其实很好玩”,钻在戏里,王珮瑜对“传承”有着出奇地郑重——这是作为戏曲演员的安身立命之本。

这次她求教的老师,名不见经传,是“昆大班”与蔡正仁同窗的老艺术家陆永昌。而她要学的这出昆曲《骂曹》,同样名不见经传。故事取自明代戏剧家徐渭创作的《四声猿》中最有名的故事《狂鼓史渔阳三弄》。所以,不同于以往剧种演绎同一个故事,虽有剧情细节出入但故事大纲相同。昆曲的这出《骂曹》是徐渭对三国故事的延续。讲的是祢衡到了阴间,面对曹操亡魂,又重演“击鼓骂曹”一幕,所以得名“阴骂”。而痛斥内容也将黄祖杀祢衡之后,曹操残害忠良、把持朝政,直至临死前的“直捣到铜雀台分香卖履”一并纳入。唱腔上,“骂曹”的《油葫芦》《天下乐》两支曲曲调峭拔,激越悲愤。无论是故事还是唱段,与京剧两厢对照,都别有一番意味。

“这出戏在昆曲舞台不常演,自‘传字辈’倪传钺老师传给我后,只有我的学生在十多年前演过一次。”陆永昌与王珮瑜第一次见面,来不及寒暄,就将这出戏的“前世今生”交代给新学生。原来,戏虽好听好看,但由于昆曲的音乐舒缓,其“击鼓”从气势上不比京剧,40分钟的戏码祢衡的唱占了绝大篇幅,无疑对唱功有很高的要求。手腕受过伤的陆永昌自认条件不够,学会这出戏后也没能上台演一遭。所以,他嘱咐王珮瑜,如要演出这出戏,关键要把鼓套子设计好。

跨界传承但求一板一眼“不走样”

“希望我能把老师的东西一点不走样地学下来。只是我从来没好好学过昆曲,零基础,老师别嫌我烦!”王珮瑜也很快和老师交了底,既然专程学昆曲,就不是演出噱头,一定要有板有眼地传承。

这边是诚心求教,那边是倾囊相授。听说王珮瑜这样一个名角要来学昆曲老生戏,陆永昌很谦虚,直说“我们是切磋”。常在电视上看王珮瑜的戏,陆永昌深知她的唱功了得,确实“早就该学几出昆曲了”。

授课开始,陆永昌拿出工尺谱满宫满调唱起来。手上这本工尺谱,是他十六七岁学戏时用的,挂历纸包得仔细。摊开来,唱词旁都是密密麻麻的笔记。没有录像、缺少录音条件的年代,全靠口传心授。时隔几十年从头到尾唱一遍,不磕绊不打结。这让掏出录音笔的王珮瑜不由赞叹:“那个年代的老先生是怎么把一整出戏记下来的!”陆永昌说没有什么捷径,“一个戏老师最多讲三遍,如果唱念记不下来,后面的身段更顾不上了。”

虽是第一次见面,陆永昌对这位新学生很上心,已然替她做了规划:“学完这出《骂曹》,明年你再学学《弹词》!”昆曲的常演老生戏不多,老先生希望王珮瑜能一点点啃下来,有朝一日真正担得起“文武昆乱不挡”几个字。

作别老师,王珮瑜才顾上忐忑。“这段《骂曹》真是好听,可实在是太难了!”虽说京昆不分家,可一个是板腔体,一个是曲牌体,更不必说不同的调门和运腔。不过两周后来交阶段作业的时间自己定好了,硬着头皮也要啃下这块硬骨头。

回程,手握方向盘的王珮瑜心情又好起来,“学戏还是最开心的”。这两年忙着上综艺、编写京剧课程、推出普及漫画,这一趟苏州之旅似乎又让她回到学生时代,回归爱戏的纯粹初心。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