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名家追忆夏淳 “好戏是观众带着思索走出剧场”

2018-06-06 13:09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6月6日,“百年念君,经典回响”——纪念夏淳诞辰百年座谈会在菊隐剧场举行。千龙网记者 纪敬摄

千龙网北京6月6日讯(记者 纪敬) 今年是北京人艺著名导演夏淳的百年诞辰。6月6日,“百年念君,经典回响”——纪念夏淳诞辰百年座谈会在菊隐剧场举办。与夏淳导演合作过的人艺同事,孙毓敏、钟艺兵、黄维均等戏剧界的专家学者,及夏淳的家人也到场,共同追忆夏淳在戏剧创作、戏剧交流、剧院的建立和管理等方面做出的贡献。

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北京人艺有“四大导演”,即焦菊隐、欧阳山尊、夏淳和梅阡。夏淳在人艺工作了40年,曾先后执导或与他人合作执导了40多部剧目。夏淳在艺术上始终坚持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相结合的原则,坚持话剧艺术民族化的探索。其中,具有代表性的有《雷雨》《茶馆》《名优之死》《悭吝人》《洋麻将》《天下第一楼》,皆堪称经典。

45
6月6日,“百年念君,经典回响”——纪念夏淳诞辰百年座谈会在菊隐剧场举行。图为冯远征。(北京人艺供图 李春光摄)

年轻人是人艺的未来

“不管戏成与不成,要先让年轻演员站到舞台上,而且站到台前担纲主演。”身为导演夏淳培养了一批又一批北京人艺的演员。还在北京人艺学员班的冯远征被夏淳导演钦点到剧院参演曹禺的《北京人》。那年,冯远征24岁成为最年轻的曾文清。6个月每天都在排练厅里,“曾文清一挑帘儿出场,就走了一上午,我有种要被导演‘开’了的感觉。”当时冯远征觉得压力很大,“夏淳导演不会发脾气,而是和风细雨的指导,谈起人物时娓娓道来,每一句话都是有用的。他建议我平时就梳背头、保养指甲,穿长衫和圆口布鞋,还要多和养鸽子的人聊天。”

从一个时髦的年轻人到复古、老气横秋的扮相,在家吃饭、上厕所都要穿长衫,时间长了就适应自如了。从戏里到现实,这6个月冯远征学会了磨炼自己,懂得了戏剧创作的规律,也是与人艺合槽的阶段。夏淳重视年轻人,对人艺未来有思考。身为人艺演员队队长的冯远征也深受夏淳影响,多为年轻人创造机会,让他们朗读剧本训练台词功力。“我们有今天的成就,也是得益于夏淳,他不仅是导演更是老师。”

46
6月6日,“百年念君,经典回响”——纪念夏淳诞辰百年座谈会在菊隐剧场举行。图为李光复。(北京人艺供图 李春光摄)

再小的角色也是戏剧总谱中不可或缺的音符

热播剧《情满四合院》里的“三大爷”,为人低调的老戏骨李光复,谈起夏淳导演都是满满的敬意。当年《茶馆》开幕,他是第一个上场的老茶客,夏淳导演把一个没有台词的“老头儿”的作用、形态都给他分析得明明白白。“我是剧里的一个音符,不是‘废物’,要生活在《茶馆》的总谱之中。”

人艺有句话叫人人是老师,处处是课堂。夏淳导演指导演员深入生活,留作业写人物自传。他会把作业拿回去,给批注写很长的评论和意见。“让我去茶馆和老人聊天,多读书,学习北京的历史、民俗。还要我涉猎多种艺术形式。”至今李光复都受益匪浅,他会相声、数来宝、京剧、练武等,直到前几个月排戏还在吊威亚。

“以前最怕夏导排戏,早早的就得来,很晚才想起来吃午饭,完全沉浸其中忘掉时间。当时不懂得珍惜,多希望他再给我排一次戏。”李光复忍不住流下了眼泪,“什么是好戏?不是剧场里的爆笑,不是闭幕时观众的掌声,而是观众走出剧场带着思索,思索人生、思索命运。”

夏淳还致力于文化交流活动,他是北京人艺走向世界的推动者和见证者。1980年9月,夏淳率《茶馆》剧组出访德、法、瑞士三国,这是中国话剧第一次走入世界剧坛。此后,他多次率《茶馆》和《天下第一楼》两剧到日本、加拿大、新加坡、韩国等国,以及中国香港和台湾地区演出。他还曾应邀赴新加坡和蒙古国执导曹禺名剧《雷雨》,赴日本执导老舍名作《茶馆》,这些演出均获巨大成功。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