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批评要彰显评论家的风骨

2018-06-04 09:24 中国经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人们常常会问:何为好的文学批评?其实,好的文学批评并不是理论多么新颖先锋、博大精深,也不是文章写得多么俏皮华美、与众不同,而是不失去底线地发出真实声音。当然,这里的真实,不独是敢说真话,还包括会说真话。真话蕴含我们通常讲的真、善、美三要素。真,就是要讲真话、道真情、求真理;善,就是合目的、合伦理、合法则;美,就是行文美、表达美、形式美。做到这三点非常困难,也正因为如此,才值得我们用心用力地去呼唤、追寻和创造。

放眼当下文坛,虽然评论文章时有出现,但许多评论家习惯于各自为战,对外界难以形成一个整体规模和话语体系,未能发出较大分贝的批评声音。实际上,评论家需要一个专业的平台,比如《纽约时报》的书评,可以用数十年打造一个专业的、有权威性的批评平台,批评家的意见甚至会直接影响一本书的销量。但我们缺少可供批评家发挥的这种专业平台,不知是没有人耐心做评论,还是没有这种战略眼光。现在文坛喜欢讲评论家与作家良性互动,那么,何为良性互动?在许多人心目中,一团和气似乎就叫良性互动,而稍有点不同意见、稍有一些争论,就是不和谐、非良性。其实,评论家作为作家的诤友,应该有替读者鉴别优劣的责任担当,应该有“自由其思想,独立其精神”以及“坏处说坏,好处说好”的胆识和态度,这才是真正的良性互动。中国现在每年能出版4000多部长篇小说,还有汗牛充栋的诗歌散文,如果没有靶标精准的评论,读者如何在浩如烟海的文学作品中去鉴别和选择可读之书?

文学批评实际上是整个社会文化批评的一个分支和一个方面,批评环境问题看似属于外围因素,但它对批评能否健康正常开展有着直接的影响。这个问题一直未引起人们足够的认知和重视。中国当代文学批评的历史与现实都证明,只有营造出一个健康正常的批评环境,才能抵达真正辨析问题、找到前进方向的理想境界。有学者云,营造真正健康的批评氛围,首先不允许其他力量的介入,再就是没有商业色彩的干扰,批评不能雇佣。衡量批评环境健康与否的核心标志,其实已经非常明确了,就是能否允许批评的独立和批评的自由。在健康和正常的批评伦理中,对于作家来说,最大的尊重就是准确地说出他的独特创造,准确地指出他固有的缺陷和毛病。好的文学批评一定要带着问题意识和问题导向,这是评论家进入批评现场的牢靠抓手和有效路径。在我们这个思想多元而驳杂的时代,文学评论的价值坚守实际上有着非常重要的思想启蒙意义。评论家要勇于挺身而出,去勇敢地走向文学现场,用独立的见解,去启发创作者,去引领读者,使他们形成有价值的创作观和审美观。评论家是到了有所担当的时候了,需要到大众当中去,用自己的理论和出色的见解去引领大众,使之形成有价值的审美观。在当代文坛,谁都可以偷懒,但是批评家、学者却不可以。越是学术界权威的专家,越是著名的批评家,越应该面对这些问题,从关注世俗社会、世俗艺术做起,发出批评的声音。

如何才能做好文学评论?简单地说,就是不发空论,不立虚言,坚守求真、向善、亲美的初心与夙愿,彰显评论家的个性与风骨。对作家作品的分析需作持平之论,既不捧杀,也不棒杀,发出理性之声。要传承鲁迅、茅盾、李健吾等人开创的现代文学理论批评传统。文学批评与科学研究并非同一件事。如果说现实生活是作家创作的素材来源,那么文学作品、文学思潮、文学现象则是批评家创作的素材来源,评论家通过批评艺术地表达对社会、人生、文学的理解和思考。米兰·昆德拉说过,写作就是写那些无人敢写之事,讲那些无人敢言之语,这就意味着要反一般人之常态。创作的乐趣就在于此。

西方哲人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文学批评是一项偏于理性思考的工作。它不是工作总结,不必面面俱到,但一定要有评论家自我的独立思考、独特见解以及独创锋芒。文学评论无定法,不必定于一尊,而应该鼓励丰富多样、彼此区别的文体范式良性竞争,尤其要允许和鼓励评论家有自己独特个性和个体风格。文学评论最忌的是那种貌似公允的中庸姿态,好的文学评论或文学批评之所以不同于文学研究,恰就在于它拒绝面面俱到,摒弃骑墙表达。在这方面,中国的诗话为我们提供了关于文学批评的范例。比如钟嵘《诗品》、严羽《沧浪诗话》和王国维《人间词话》等,很难说它们有什么严密体系,大都“各执一隅之解”,作随感断见、片言只语式的评解,加以记闻之学,给以顿悟启智。其实,即便是十九世纪俄国著名的文学批评家别林斯基、车尔尼雪夫斯基和杜勃罗留波夫,他们的文学批评也不总是正确的,或有剑走偏锋和阐论片面的时候。但他们那种实事求是、坚持真理的立场和态度,永远是文学批评者需要见贤思齐的旗帜和标杆。

责任编辑:王漓鹂(QF0015)  作者:周思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