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大剧院上演《纽伦堡的名歌手》 五个半小时完成瓦格纳歌剧

2018-06-01 08:17 北京晨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五个半小时完成瓦格纳歌剧

昨晚(5月31日),国家大剧院与英国皇家歌剧院、澳大利亚歌剧院联合制作的瓦格纳歌剧《纽伦堡的名歌手》终于与大剧院观众见面。国家大剧院音乐艺术总监吕嘉执棒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合唱团,携手约翰·罗伊特、阿曼达·玛耶斯基、约赫恩·库普佛、达尼尔·克尔希等实力派歌唱家,用五个半小时为观众演绎了这部瓦格纳唯一一部喜剧题材歌剧作品。

构思巧妙颇似“我是歌手”

《纽伦堡的名歌手》首演于1868年,是瓦格纳创作的唯一一部喜剧题材歌剧,同时也是瓦格纳在创作技法上回归传统的一部歌剧作品。此版《纽伦堡的名歌手》由曾担任英国皇家歌剧院歌剧总监的丹麦导演卡斯帕·霍顿领衔主创团队打造,舞台视觉以名歌手们歌唱的会场为主要元素,在第一幕中舞台布景色彩统一、布局庄重,而在此后各个场景中则通过布景形状、灯光色彩的不断变化,提示着故事情节、人物心理的不断发展。在创作这部歌剧时,瓦格纳放弃了自己一贯采用的神话、宗教等宏大题材,为观众创作了一部真实人的歌剧,剧中每一个角色都仿佛与当时观众生活在同时代。在设计人物形象时,霍顿导演延续了作曲家的思路,每一个人物形象都真实而丰富。约翰·罗伊特饰演的汉斯·萨克斯是一个严苛但幽默的长者,达尼尔·克尔希饰演的施托尔青是一个不受束缚的时尚青年,布伦德恩·古奈尔饰演的大卫是一个忠厚勤劳的学徒。在人物的服装设计上同样构思巧妙,出席名歌手活动时各个角色穿着色彩鲜艳、款式威严的礼袍,而在生活场景中则穿着款式普通的衬衫、T恤,看上去仿佛瓦格纳版“我是歌手”。

英皇导演离不开“莎翁元素”

在整部歌剧中,众多角色和合唱团共同出场的宏大场面与仅有两三个主要角色在台上表演的场景频繁穿插。霍顿导演通过巧妙构思让每一个场景都充满戏剧张力。第二幕尾声的街头混乱场景被设计成汉斯·萨克斯的一场噩梦,其灵感来自莎士比亚戏剧作品《仲夏夜之梦》,卡斯帕·霍顿导演介绍说:“这个制作的理念更多偏向于这是汉斯·萨克斯的梦境——这个发生在仲夏夜的梦。我们都很熟悉莎士比亚、布里顿的《仲夏夜之梦》,都知道仲夏夜的梦境代表的是幻想。在第二幕中,第一幕埋伏的恶魔种子从萨克斯的心底爆发出来,组成了这个仲夏夜梦境中最可怕的梦魇。”第三幕歌唱大会前名歌手出场的场景,音乐起伏与每个人物出场的节奏相得益彰,《纽伦堡的名歌手》特有的“节庆”气氛被彰显出来。而在诸如第二幕中萨克斯用锤声记录贝克梅瑟歌唱中的错误以及第三幕中施托尔青为萨克斯演唱梦境中出现的歌曲等场景时,演员们则以丰富的表演保持着舞台上的新鲜感。

“名歌手”难寻演出阵容只一组

相比舞台调度与场景转换的复杂,《纽伦堡的名歌手》的难度更体现在演唱上。在五个半小时的演出中,瓦格纳的音乐没有区分咏叹调和宣叙调,几乎每一个乐句都极富抒情性。低男中音歌唱家约翰·罗伊特作为世界一线瓦格纳唱将,在唱段中用耐人寻味的低沉嗓音展现出极度丰富的情感起伏,第三幕中著名的“哲思独白”令全场观众沸腾。在著名的五重唱“太阳与我的喜悦共同欢笑”中,阿曼达·玛耶斯基、约翰·罗伊特、达尼尔·克尔希、布伦德恩·古奈尔和安涅莉·碧鲍这五位歌唱家配合默契、歌声流畅。而在施托尔青最著名的唱段“清晨闪耀着玫瑰色”中,达尼尔·克尔希的嗓音嘹亮,情感浓厚,不仅得到了台上名歌手们的喝彩,更收获了台下全场观众的掌声。此外《名歌手》此次演出只有一组主演阵容,因此,四场演出是每隔一天演出一场的排期。

责任编辑:陈莉(QC0002)